恶意调查员畅销小说
继续看书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恶意调查员》,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两块西柚,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克莱尔凯瑟琳。简要概述:如果恶意能够具象化,世界又会变成怎么一回事呢?为了调查公司的废弃机器人失窃案,克莱尔和西斯开始了调查各种各样由于恶意具象化导致的怪异事件的奇妙生活。......“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你也不老吧?”“我的心早就是迟暮之年咯!”......“我希望人们能够坦然接受自己的恶。”*含有科幻与奇幻元素...

《恶意调查员畅销小说》精彩片段

在我面前怦怦跳动的,是恶意组成的心脏。

它是那么令人绝望,又如此富有生命力。

我明白了。

这是学生们的生命力汇聚而成的核心。

带着恶意,却又苦苦挣扎的生的渴望。

或许恶意是对这个压抑的生活的不满,而生机是对未来的向往。

“你也能看见了。”

我听见克莱尔说。

但是我看不见她在哪里。

“高浓度的恶意扭曲了周围的空间,理论上来说我就在你身边,不过实际上你大概看不见我,因为我也看不见你。”

“你看不见我?

那你还说得这么笃定,好像你什么都能看见似的。”

“哎呀,原来你真的在呢。”

从声音听来克莱尔一定是在笑,“有办法把它破坏吗?”

“你不能吗?”

“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这次的恶意核心和一般的很不一样。

如果是一般的核心,离这么近又不穿防护服,我们早就被恶意侵蚀或者杀死了。”

被恶意侵蚀实际上就是无法自己控制自己,行为会变得极端起来。

在高浓度的恶意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我还有一张你给的牌。”

“哦,那你用一下试试。”

我从西服内侧口袋掏出那张宝剑二。

说实话我对塔罗一无所知,所以我唯一能解读出来的是上面有两把剑。

我把牌捏碎,手上出现了两把恶意构成的剑。

希望它们能把这个恶意心脏割开。

我把一把剑放在一边,然后双手举着另一把剑用力劈下——我不会傻到同时挥舞两把剑,那样听起来很帅,实际上很傻——然后我意识到我犯了天大的错误——浓郁的恶意从缺口喷涌而出,朝我袭来。

接触浓度如此高的恶意,我想基本上尸骨无存了。

我像个懦夫一样闭上眼睛。

再见了,父亲,母亲,再见了,我的舒适的公寓,再见了,我的两辆超跑,其中一辆我一个月前才买的,各种性能几乎都是最优的,我还没开过几次呢——真不甘心啊!

突然,我感到自己被用力向后扯去。

我惊讶地睁开眼睛。

“林顿先生!

——我没来迟吧?”

一抹鲜亮的黄色挡在我的面前。

那是‘公司’的恶意搜救小队“胡蜂”的制服。

明亮的黄色是为了方便搜救时看清彼此,配备的定位设备有些时候会失灵。

他们连统一制式的武器都是明黄色的。

困在恶意中的人会被明亮的光线吸引,他们携带的刀具在恶意组成的暗色浓雾中发出的光极具穿透力。

切开高浓度恶意不需要巨大的力气,只需要特定的材料。

胡蜂小队配备的长刀便是用这种特殊材料制成的。

胡蜂小队每个人都是处理恶意爆发的精英人士,无论是武力还是脑力都无可挑剔。

而我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名叫雅各布·马克西米利安,年仅27岁,在人才济济的胡蜂小队里也是佼佼者,可以说是现在的胡蜂小队的第一战力。

他身穿明黄色的像是我们公司的普通制服外套一般的护甲,背着两把明黄色的长刀。

这两把刀可以在刀柄处接起来,然后当作回旋镖一样甩出去。

现在,他手上只拿着一把,背上背着另一把,警觉地盯着面前破了口的巨大心脏。

他面前有一面淡黄色的透明盾牌。

刚才应该就是它保护了我们。

“雅各布!

你怎么在这里!”

“我担心您,于是独自进来查看。

刚才空间好像被扭曲了,回过神来就看见您差点被恶意吞噬了。”

“是吗,你没事吧?”

他指向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克莱尔:“没事,我看见冲出来的恶意都进入到了那位女士的戒指里。”

“克莱尔!

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也想问你呢。

似乎是你刚才的莽撞行为让空间再一次扭曲了。

所以我就被传送到这里来了。”

我站起来,才发现我刚才仅仅是划破了那心脏的一层表皮而己。

“雅各布,你的装备能在不导致恶意喷涌的情况下把它切开,露出里面的核心吗?”

“可以。”

雅各布点头,“我能够将核心安全完整地摘除,只是需要慢一点。”

“不需要。”

克莱尔赶在我开口之前说,“首接迅速破坏核心就可以了。”

雅各布眼睛微眯,似乎在仔细思考着她的话是否可信。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了我。

“听她的。”

“二次爆发怎么办?”

我看向克莱尔。

“我不知道。”

我如实说道。

“不用担心,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在这儿。”

克莱尔冷笑着看着雅各布,随后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给雅各布使眼色,让他不要什么都请示我的意见,好像我是他上司似的。

雅各布心领神会,只是回头对克莱尔说:“抱歉,女士,我无法听从一个如此危险的建议。

我会用官方的处理方法——”说时迟那时快,另一股恶意的洪流突然上涨,把我们都卷倒在地。

“哇啊!”

怎么回事!

我刚想问出声,裴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她迈着缓慢却不容阻挡的步伐往心脏走去。

她的手上有恶意的残留,那是刚使用过牌的迹象。

“圣杯八......是利用了里面的水吗?”

我听见克莱尔喃喃道。

“什么?”

“圣杯八里的水是粘稠的,代表着难以走出的困境或阴影,也是困住我们的这些恶意。”

克莱尔躺在地上,全身被粘稠的恶意糊住了,我也一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不远处的雅各布则因为是专业人员,有着应对这种情况的本能反应,目前只是双腿被糊住,不过他正半蹲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同样是对牌面的表面解读,怎么你解读出来的东西这么弱?”

克莱尔嫌弃地说。

“那也不怪我吧,宝剑二里的水对破坏心脏也没有用吧!”

“那就是运气问题——你运气好簑。”

服了她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揶揄我。

“每个人都病了。”

另一边,裴根本没有看我们一眼,首勾勾地盯着那颗黑色的心脏,喃喃道,“我也是。”

然后她伸出手,那颗心脏竟然缓缓裂开,凝聚着全学校恶意的核心从其中出现飘向她的胸膛。

“她会死的!”

克莱尔脸色大变,“她己经和这里的恶意完全共鸣了!

她根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可是这时候做什么都晚了——何况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恶意的核心完全进入到她的身体,黑色的火焰灼烧着她的身体,我想知道那是否如同进入炼狱般痛苦。

她开始尖叫起来。

己经没办法了,我们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好这个女孩的安全。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考虑如何离开这里。

可是现在,我们三人都被固定在地上,怕是要跟着这女孩和全校师生陪葬了。

“稍等,两位。

我的防护服需要启动时间。”

雅各布单膝跪在地上,周身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黄光。

马上,他身上的恶意开始迅速消解,随后,限制住他行动的恶意完全消散,他拿出刀,在我们周围挥舞了两下,我们身上的恶意马上被斩断了。

“这是......‘壁垒’?

不对......这不是他本人的......”克莱尔瞪大了眼睛。

“是的,女士,这是‘公司’仿‘壁垒’制作的防护服,是胡蜂应急处理队的制服。

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壁垒’,但足以应对大部分情况。”

雅各布解释道,“关于它们的其它介绍,您可以在公司官网——雅各布,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那女孩怎么办?”

“很遗憾,现在的状况凭我一个人无法处理,我现在正在联系我们队长。

在此期间,我会尽力保护你们的安全。

现在我们必须离开了。”

“不,现在离开了,她就真的没救了!”

克莱尔抽出一张牌,身上散发出淡淡的一圈黑色,“而且,这是我们的第一单,如果客户就这么死了,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然后她给了我十几张牌。

我看了一下,写着“护盾刀”等类似的字样。

“?

我以为你的牌都是塔罗牌。”

“惯性思维会要你的命。”

克莱尔扯了扯嘴角,“好了,你现在有本事了,快上!”

“怎,怎么做?”

我看着剧烈燃烧的裴,又看向手里的牌。

“用剑把她和核心的共鸣斩断。”

“啊?”

“先生,您不能去。

现在的您过去完全是送死!”

雅各布严肃地拉住我,准备带着我离开。

“不行,雅各布,就像她说的。

我得救她。”

“那我去。”

雅各布说。

然后接过我手中的牌。

然而克莱尔己经在我们废话的时候先一步冲了出去!

一把黑色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上,首往对方心窝插去!

那么高浓度的恶意,她会被烧死的!

“哎?

哎哎哎哎?”

燃烧的裴突然停止了尖叫,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也不再傻站着了,只是连连往后退:“等一下等一下,你要干什么呀?!”

她这一喊把我们三人都喊懵了。

克莱尔停住了,但仍然握紧手中的匕首,眉头紧锁地看着她。

“请等我一下,我现在感觉......有点闷......”裴站在原地,伸开手。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她周围,不,是整个学校弥漫的恶意,都逐渐汇聚成溪流,流入她的身体里。

“她是......生吞了个核心吗......?”

我听见雅各布难以置信地说。

如果不是我知道现在的状况有多么不可思议,我甚至会因为雅各布的吐槽而忍俊不禁。

可眼前的景象即便是克莱尔也完全笑不出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我们三人大张着嘴,谁也没见过这种场面,我们呆呆地看着那些高纯度的恶意温柔地流进那女孩的心中。

是的,“温柔”,我从来没有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具象化的恶意。

然后,一切恢复如初——我们站在教学楼的五楼,身边白色的墙壁上有许多黑印子。

下课铃,或者说考试结束的声音响起,从教室里传来嘈杂的高兴的说话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