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之光吴可
  • 高校之光吴可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吴可
  • 更新:2023-08-31 16:24:00
  • 最新章节:高校之光吴可第9章
继续看书
「你至于吗?不就是说要用你的护手霜吗?都是一个寝室的,借用一下不是很正常嘛~」 我后退两步,坐回自己椅子,刚刚站在床边,搞的我还得仰视她。 但我这个位置,导致场域扩大了一些,戴 A 和盛 B 不得不波及其中,本来,她俩就不是啥无辜的人。 「借用一下正常,但你天天借用,还背后骂人傻逼,也正常?」

《高校之光吴可》精彩片段

从图书馆回来已经十点了,楼道里就听到了她们的欢声笑语,宿舍门开着,我直接进去。

当时只有戴 A 在椅子上坐着。

她看到我后,洋溢的表情突然就没了,也不说话,身体转了过去。

之前,我俩看到对方还会点头打招呼,现在,看来送饭盒的事情,她应该也参与讨论了。

就在此时,突然,吴可的声音从她的床上隔着帘子传了过来。

「戴 A,把傻逼新买的护手霜给我拿下。」

我愣住了。

戴 A 也愣了一下,睁大了眼睛地看着我。

偏偏戴 A 还没开口阻拦,吴可又继续了。

「净整洋牌子,还茱 X 蔻,炫耀给谁看,都给她用了!」

另一个在床上的盛 B,一如她的名字,搭着腔,「笑死,就她那倒霉样儿,用她手上真浪费。」

刚巧,我妈上周刚给我寄过来一个护手霜,就是她们口中的茱 X 蔻。

我站在寝室中间一言不发,看着面前的戴 A,她有些发毛,甚至开始躲避我的目光。

原来,她们几个人在我不在屋的时候,就是这么聊我的。

我过往的迁就,此刻显得我确实像个「傻逼」。

那个瞬间,我什么都不想忍了。

我走上前,站在床边,一把掀开吴可的帘子,直接开口质问。

「你说谁呢?」

吴可一惊,看我半天没反应过来。

我连眼睛都不眨,一直这么瞪着她,她才慢慢坐了起来,声音有些慌张。

「没,没谁。」

我没回答,还是只是看着她。

吴可被我看得心虚了,补了一句「你回来啦。」

我那时的表情应该是要吃人的样子,多一个字我都没说,只是冷冷地命令:

「下来。」

吴可不甘心,尤其当着戴 A 和盛 B 的面子,不想被我指挥。

所以回绝了我,但是,那个语气,却没什么气场可言。

「那个,我才刚上来,累了。」

旁边床上的盛 B 不接茬了,窝在上铺不动弹,。

我面无表情,回到位置拿起那管护手霜,直接扔到了依旧装疲惫躺在床上的吴可怀里。

「你是要用这个吗?来,用吧。」

吴可见我一改往常,和她正面交锋,知道逃避不过去,也就坐了起来。

「你至于吗?不就是说要用你的护手霜吗?都是一个寝室的,借用一下不是很正常嘛~」

我后退两步,坐回自己椅子,刚刚站在床边,搞的我还得仰视她。

但我这个位置,导致场域扩大了一些,戴 A 和盛 B 不得不波及其中,本来,她俩就不是啥无辜的人。

「借用一下正常,但你天天借用,还背后骂人傻逼,也正常?」

「不是,你刚刚听错了。」

吴可开始狡辩,拿着护手霜有些局促。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让着她,她得寸进尺,你直接怼,她反而怂了。

「用啊,我也想知道,你准备怎么把我这个傻逼的护手霜用光。」

吴可不动了,也不再解释,她变换策略,开始运气,甚至眼眶有些红红的,彷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以后不用了嘛,你别生气了,我不知道……不知道你这么介意……」

椅子上的戴 A 至少还看着我俩,床上的盛 B 干脆装死。

我内心只想呵呵,现在吴可已经不得已装绿茶应对了,但偏偏,这俩人谁都没出声帮她解围。

多么只能共富贵不能同患难的友情。

但我并不想因此就放过吴可,毕竟这招,她对我用了好多次了。

我拿起桌子上那个让我抑郁了一下午的保温桶,直接丢到了坐在床上的吴可怀里。

「自己用完的不洗,等着别人帮你洗吗?去,洗干净。」

那一刻,戴 A 和盛 B 全部注视着吴可,等待着她下一步动作。

吴可知道逃避不过去,「体弱多病」地下了床,让人全然无法联想刚刚满嘴跑火车的正是面前的这个弱女子。

下来之后,她抱着保温桶站在我面前,脸上就是古言里的那种「泫然若泣」。

「我不会洗,所以就放在了那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内心一阵 mmp。

你是去洗个饭盒,又不是去洗猫,哪来的不会洗???

但我懒得跟她在口头上纠缠了,我体会过,一旦对方进入绿茶设定,吵架你能把自己气死。

所以只说了两个字。

「去洗。」

吴可见招数不好使,手紧紧抓着保温桶,甚至用力到关节有些发白。

深吸了好几口气,认命一般走出了寝室。

那一瞬间,我感觉,撕破脸,真的好爽。

我之前都在忍个丁日啊!

吴可出去后,我看着趴在床边看热闹的盛 B,一脸冷地问她。

「盛 B,护手霜,你还用吗?」

盛 B 不说话,躺回去装死。

我就知道。

好几回了,矛头不指向她的时候,嘴别提多毒了,一旦被推了出来,反而哑火了,一言不发。

怎么?你是猫眼螺?卧沙了?

吴可把保温桶放在我桌上的时候,一言不发,但表情早就没了委屈,而是恶毒地盯着我。

我拿出手机,搜出了护手霜和保温桶的链接,发到了我们四个人的群里。

「想用,以后自己买。」

她们谁都没回复。

但就是这个搜索,让我被大数据记住了。

在大学里,任何八卦都可以在十分钟内传遍学校。

因为每个班、每个社团,都有群,你转发三个群,基本就能让全学院知道了。

我们班级微信群,就收到了一组微信合并聊天。

是旁边工业大学的一个男生跟自己的哥们吐槽一个女生,女生还是我们学校的,起因经过高潮齐备,但无结果,外带一些聊天截图,吃瓜吃得我这叫一个起劲儿,甚至都放下了正在盯梢的「另一个时空的我」账号。

「你想我了吗?」

「嗯。」

「嗯嗯,老公,我也想你了,我能这么喊你吗?(害羞 Emoji)」

「嗯,可以,要不要,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害羞 Emoji)」

「可能不行哦,英语写作课要交作业,好难,好多单词不认识……」

嚯,看来还是我们学院的,更有意思了。

「想吃什么?我给你叫个外卖。」

「不用啦老公,我可以自己点哒。」

「给你点个粤菜吧,虾饺?」

「嗯嗯,谢谢老公公!」

「我这么老?」

前半部分对话是一对男女在相互撩拨的对话,外加一些锁骨局部、马甲线局部,各种局部的自拍,男的就发点自己做的实验、吃的外卖照片。

女生欲拒还迎,差点把我腻出糖尿病。

后半部分,整体画风变了。

「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你在哪?」

「这会儿不方便啦……」

「给你买衣服买包买化妆品,现在人不见了?」

男生再发信息,就得到了一个红色的叹号。

原来,是女生装网恋骗给男生送东西,累计差不多一万了,然后拒不见面。

合并的聊天都是好多组,看到最后一组的时候,我吃瓜的心情瞬间 down 到了谷底。

因为最后一组,是这个女生微信和朋友圈的截图。

这些打了薄码的头像和朋友圈照片,都无比令人熟悉。

因为,都是我???

这,就特么离谱!

我现在脑袋瓜子嗡嗡的,虽然打了码,但是认识我的都能知道是我。

只想提刀把吴可砍死,这除了她,还能有谁!

群里已经炸锅了,吴可一言不发,可戴 A 和盛 B 却来劲儿了。

尤其是盛 B,直接怼出一句,「天天相处都没发现是这种人啊」。

戴 A 不痛不痒补了一句,「难怪」。

以报我那天评论她们朋友圈之仇,讽刺我的日用品都是靠这种方式得来的。

辅导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一趟。

我本以为,这个男生会是一个不好沟通的、强势的人。

没想到的是,还是个纯情大男孩。

我还没亮出身份的时候,他就先支支吾吾道歉了。

他说,那个聊天记录,是他气不过所以在三个哥们的群里发出来发泄的,哥们气不过发到了更大的群里。

没想到传开了,根本拦不住舆论了。

我扶额。

「我们今天见一面吧,你有时间吗?」

「你不是不想跟我见面吗?」

「额……不是的,我们见面说吧。」

「嗯,好。」

我特意把他约在两个学校中间的一个汉堡小吃店里,公共场合,我还是做好了万一没谈拢至少能跑的准备。

我是准时到的,他是……提前到的,我进门的那一刻他就看到我了,站了起来跟我打招呼。

热情的让我不知道要怎么回应,那一刻,我竟然伸出了右手,和他握了个手???

可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是个校园撕逼故事!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回到正题。

男生姓张,我就称呼他为「张同学」。

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把自己的微信打开,放在了他面前。

他一脸疑惑,「是要加回来吗?」

我摇了摇头,「不是。」

「哦。」他有些沮丧。

「哎呀,你先看这个。」我指了指自己的微信,又打开了自己的朋友圈,在他面前刷了一遍。

「这个,才是我的微信,你把你加我的那个微信打开。」

张同学还是疑惑,但照做了,他拿出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对话页面最后一条显示,对方已经把他拉黑。

我点开了两个「我」的微信,把两个手机同一个页面摆放一起,推到了张同学面前。

「你看,这个,是我的微信,这个,是冒充的。」

「我没明白。」

「就是有人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把我的朋友圈、照片都搬了过去,冒充我跟你聊天,骗了你很多礼物。」

张同学此时无法消化这么多信息,皱着眉头不说话。

我继续补充细节,梳理他的思路。

「你从来没见过她很随手给你拍的正脸吧,都是那种不是当下的自拍,或者干脆不露脸。」

「是。」

「你们也没视频过吧。」

「没有。」

我继续推理。

「我看了那个疯传的聊天,里面提到她从来不收你的红包,所以你觉得她不物质,所以对她有好感。」

「是。」

「我猜,她不是不想收,大概是因为那个账号,没有实名认证,没办法收红包。」

张同学眼睛突然亮了,估摸着想通了什么。

「怪不得,她收礼物,却唯独不收红包。」

「现在全班,甚至全校,整个大学城,都以为是我,估计就这一两天,我们学院领导也会跟你们学院领导见面,带着我和你,商量处理办法。」

所以,我要在处理结果出来前,找到证据。

张同学沉思着,然后突然看我,「Ta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看着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我也不知道。」

但我今天来找他,不仅仅是跟他聊天。

我还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做——找证据。

「可以把你们以前的聊天给我看看吗?」

张同学面露难色。

「有点羞耻……」

我噗嗤一笑,脱口而出一句「有多羞耻???」

说完我就后悔了,让你八卦!让你吃瓜!都什么时候了!

因为张同学脸都涨红了,犹豫着把手机开屏后推给我,「你看吧,别外传。」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