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成爱:高冷老公宠上瘾
继续看书
诱婚成爱:高冷老公宠上瘾“老公,痛,别亲了。”他轻抚她微肿的红唇,勾笑:“肿点更性感。”早晨:“小东西,抱你去刷牙洗脸。”中午:“小东西,小嘴张大些,不然不好喂饭。”晚上:“小东西,关灯睡觉生猴子。”“唔.......不要........”

《诱婚成爱:高冷老公宠上瘾》精彩片段

奢华婚礼现场,唯美浪漫。

这天是贝臻臻和未婚夫顾苏洋结婚的日子,两位新人正准备交换戒指的时候。

一直待在国外的宫临玺突然出现在结婚典礼上,他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墨蓝色的眸子,万般莫测。

“贝臻臻,我把你的孩子带回来了。”

他手中牵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萌萌的瞧着贝臻臻,软软糯糯的声音流出:“漂亮妈咪,小宝终于见到你了....”

宾客们惊愕的开始众说纷纭。

“贝小姐什么时候生过小孩了?”

“就是啊,这小男孩是贝小姐和谁生的?”

“这下有戏看了。”

“......”

贝臻臻惊讶至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顾苏洋拽住她的小手,面容错惊受伤。“贝臻臻,你生过孩子了?”

贝臻臻脑子懵了,大脑一片空白,连连摆手:“苏洋,那不是我的小孩。”

宫临玺微微拧眉,削薄性感的唇往上掀,手中拿着几张资料,递给顾苏洋,音质森冷。“这是亲子鉴定结果。”

顾苏洋拿过资料,一行字一行字的扫下去,脸色渐渐僵硬至要崩溃,眼角是止不住的怒气,他压底着声音朝贝臻臻吼去:“你一直在骗我吗?!”

贝臻臻惊讶疑惑,心脏砰砰直跳,喉咙发干,呼吸好像要被夺去了。

顾苏洋将亲子鉴定资料甩到贝臻臻身上,面容扭曲,青一阵白一阵:“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贝臻臻不安的看完亲子鉴定的资料,漂亮清澈的眼眸移向宫临玺旁边的小男孩,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宫临玺面无表情的走向贝臻臻,牵起她白皙玉嫩的手,在她耳边轻柔低语。“走,我们回家。”

贝臻臻眼眸里有水汪汪的泪珠,被握着的手有些轻微颤抖,她和顾苏洋一样,十分不解。

“小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宫临玺挽住贝臻臻细小的腰,冰冷的手掌在她的脸上轻轻拍动一下:“回家再说。”

顾苏洋拦住他们前去的脚步,目光如炬的扫过去。

“宫三少爷,这事情,你们宫家得给我们一个解释,传出去,我们顾家怎么做人?”

宫临玺薄薄的唇角边,淌出几丝寒意,开口的声线如同结了冰。“解释?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都做了什么!”

顾苏洋冷哼一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反咬一口吗?”

宫临玺眼角抹出一丝邪笑,但眼眸中的狠劲让人不能忽视。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支精致黑色的录音笔,指腹轻轻一按。

“苏洋,不要嘛。”

“宝贝,来,再亲一下。”

“人家不要了嘛,你已经来过一次了。”

“宝贝这样迷人,一次怎么够呢?”

贝臻臻脸白如纸的盯着录音笔,愤怒,不解,羞辱,各种情绪涌入她的心头。

她从宫临玺的怀中挣脱开,抢过了录音笔,关掉那另她厌恶至极的对话。

“顾苏洋,原来你一直背着我和千柔在一起?”

千柔,那个两人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好闺蜜!

顾苏洋从最开始的惊讶不安,渐渐的恢复过来,厌恶的反击贝臻臻。

“是又怎么样?总比你好,你一直不肯我碰,敢情在外面都被野男人玩出小孩了!在我面前装的跟个圣母一样,原来是个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我是男人,不是圣人,你不肯我碰,难道要我为你守身如玉不成?”

贝臻臻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气的想拿枪崩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眸已经发红。

“顾苏洋,好,很好,我祝你们这对狗男女恩恩爱爱一辈子!!”

宫临玺嘴角扬起一股不易察觉的笑意,优雅的上前几步,挽住贝臻臻的肩膀。“贝臻臻很棒,骂的好。”

一旁的小男孩扯住贝臻臻的手,轻轻的摇晃,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好像住了精灵一样。

“妈咪,这样的男人不配你,长的又丑,说话又有口臭,我们不要理他。”

小男孩说完还可爱的用手在鼻前挥了挥,那样子别提有多逗了。

宾客们有些人失声发笑,顾苏洋感觉今天的脸都被丢尽了,又气又恼。

“把录音笔给我,我们顾家和你们宫家谁也不欠谁的!”

贝臻臻盯着手中的录音笔,怒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录音笔裂成两半。


那个黑衣男人走到年小成的身边,拽住她的手就想往前拖。

“我劝你少挣扎,不然的话受的苦只会更多!”

年小成冷笑了声,眼角瞥了下不远处,她给男人使了个眼色。

“你朝那边看看。”

男人愣了下,疑惑的转过眸往边上的方向看。

宫家有五六个保镖正往这边而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短枪,对准着男人的脑袋。

这位黑衣男人当下就明白了情况。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年小成,那眼神巴不得将她给生吞了。

“你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对,就是故意的,现在怎么样?你还想把我带走吗?”

宫家的几名保镖将他围绕在一个圈圈内。

“先生,快把枪放下,不然的话,别怪我们把你打成肉饼。”

男人拧眉瞧着眼下的情况,他一向识时务,知道当下的情况对于他是无利的。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他也没有多想,短短几秒之后便把枪给扔到地上,举起手。

“只要你们放我走,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找她。”

宫家的两名保镖冲过去将男人制止,拽拉住。

年小成拍了下刚才被男子握住的手臂,表情嫌弃。

“要我们放了你可以,但是呢,你得把能真实的情况告诉媒体!”

男子脸色不怎么好:“要我说出来可以,但是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年小成在心里冷笑了声,这个夜优优的手下也太不经事了,随便那么一吓,立马就倒了方向,看来夜家在培养忠心手下这方面还是非常的有欠缺啊。

男子瞧了个宫家的这些保镖,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上面大致可以看出是宫家的人。

他想了有一会儿,才说了保命的话:“我可以全盘说出夜小姐的事情,但是在事成之后,你们得给我一笔钱,让我到国外去生活,如何?”

年小成挑眉看着他:“我觉得你太容易答应我们的要求了,我怕这其中有炸!”

男人好像是叹了声气,眼神飘远了一些。

“其实我呆在夜家也是迫不得已的,总之有很多事情一言难尽,但是我是真的不想再在国内呆下去,只要你们肯答应我,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你真的没有在说慌?”

“没有。”男人拿下眼境的时候还是惊呆了年小成。

“你,你怎么只有一只眼?”年小成有些惊愕,怪不得刚才透过墨镜看他的眼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因为这一只眼就是因为上次办事不利,而被夜优优那个女人给弄成这个样子的,所以你完全没有理由怀疑我,如果可以,我其实早就想离得她远远的了。我知道,你们宫家如果愿意帮我这个忙的话,那就一定是能够帮得上的!”

听到了这,年小成也没有再怀疑什么。

夜优优是个怎么样狠毒的女人,她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那个女人那样对自己的手下,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年小成的视线对视上保镖:“你们把她带到宫家去吧,如果他知道足够多的夜家内幕,我想对你们宫家应该是有利的。”

“我们小姐说,事成之后,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其中一名宫家的保镖说。


宫临玺微微颔首:“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

“恩,我知道了。”贝臻臻当下的心情是真的很开心,很高兴。

爸爸的仇总算可以报了!

宫临玺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好好休息。”

“恩恩。”

虽然宫临玺让她以后不能再联系妈妈,可总算是做了件好事来弥补她。

宫临玺走了出去。

听着门口传来的关门声,贝臻臻立马拿来手机,打了电话给贝启明。

.......

而现在这个时间点,在一家医院的烧伤科,唐昱抱着年小成坐在治疗室。

年小成这会感觉很无力,疼的全身都出了汗水。

医生拿着处理药品,坐在他们的对面。

“姑娘的脸蛋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唐昱把她额头上的汗水给抹掉,担忧的问:“以后会不会流疤?”

医生瞧了他一眼,并没有马上回话,而是拿来消毒剪刀,剪开年小成脸上的水泡。

之后用消毒棉球蘸干,轻细的涂了点紫花膏在上面。

“问题应该不大的,不用担心什么。”

唐昱松了口气:“那就好。”

医生听到这话后,像是不乐意了。

他睨着唐昱,微微扯唇:“喜欢一个人不应该只喜欢一个人的外表,而是要看到人内在的东西,就算有疤痕,也不应该影响彼此间的感情。”

“.......”唐昱没有想到这医生会突然间来这么样的一句,一时半会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年小成有气无力的白了唐昱一眼:“我要是有疤痕,估计你就会把我扔得远远的了,你们男人都是视觉动作,没有一个好东西!”

医生的嘴角抽了抽,清了下嗓子,幽幽的说:“这里还是有一个好男人的,你不能以偏概全。”

年小成憋了下嘴:“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我说的是我身边这个男人。”

“恩,那么你说的就是对的。”医生伸出手,指了下门口,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

“把我开给你们的药拿好,回去之后按照我的方法涂抹,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康复。”

唐昱不满医生说的话,什么叫做他就不是好东西了,这医生摆明的就是在对他放地图炮啊。

暴脾气的他这会有隐隐发作的局势。

年小成察觉到他的反应,推了下他,转移话题:“喂,你是想在这里过夜吗?快把我带回去,我要回我家!”

唐昱的注意力被扯回来。

他的脸皮动了动,将不悦的眼神从医生身上移开。

“你那破家有什么可回的!又脏又乱!”

年小成伸手指戳他的脸,要不是现在她没有什么力气,她一定会照着他的脸给上一巴掌的。

“唐昱你说话他么的给我注意一点,老娘现在是伤员,你的态度给我好一点!”

“还不好吗?从刚才一直抱着你,然后还要把你抱回家!”

“.......”年小成转过脸,眼珠动了下,说起了正事:“说真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夜优优的家里?”

“你公寓里一个阿婆告诉我的,说你被一个男人抱着上了车。”

“可是你怎么知道车主就是夜优优?”

唐昱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她:“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傻,认不出车型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