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夫人轰动九天
  • 帝尊夫人轰动九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烟雨芳华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2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小哥哥命不该绝
继续看书
重生前作为满级大佬楚千离看过了许多勾心斗角,结果退休重生成为古代嫡女之后,她发现身边的所有人都想要算计她!既然这些人想要玩勾心斗角的游戏,那么她一定会奉陪,只是教训了这些人后,楚千离想过平静的生活,偏偏凤玄度这个人总是给她招惹麻烦!

《帝尊夫人轰动九天》精彩片段

寒冬腊月,阴冷地牢。

满是斑驳血迹的刑架上,楚千离被捆着双手吊起,唯独脚尖勉强着地。

粗糙的麻绳将她纤细的手腕磨得皮开肉绽,鲜血顺着白皙的手臂向下,浸透了罗衫,滑过曲线姣好的身躯,滴落在脚下冰冷的石板上。

“啪!”

楚灵萱满脸快意的挥舞着手中的长鞭,对着楚千离狠狠地抽了过去。

“你一个乡野长大的贱人,却偏生占着相府嫡女的名号,和我爱慕的三皇子订立了婚约,我如何能够放过你?”

一鞭鞭落下,楚千离原本便满是血污的罗衫破损,露出了完好肌肤处雪白细腻的纹理。

楚灵萱眼底猛地一寒,扔掉了鞭子,从旁边拿过匕首,嫉恨道:

“满脸红色胎记的丑八怪,却拥有如此匀称、玲珑的身材,还说不是天生的贱货?是不是还妄想着嫁入三皇子府?我告诉你,三皇子早就说了,他此生非我不娶!”

绳索被砍断,楚千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的血泊里,随着一起摔碎的,还有她多年的爱慕之心和姐妹情谊。

“我一直把你当妹妹……”

“若不是你生母出身苏家,在朝中有浓厚的影响力,三皇子需要你来拉拢人心,你这样一个克死生母的不祥之命,乡野长大的粗鄙之身,有何资格和他定亲?”

楚灵萱蹲下,握着匕首冷笑一声,而后在楚千离的脸颊上狠狠地划了一刀。

鲜血四溅,楚千离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呵,就你这满是胎记的脸,有这一刀没这一刀也看不出多大的差别,不过,还是划你一刀让我痛快。”

楚灵萱勾着唇角笑的无比舒心。

“如今,人人皆知你和三皇子的婚约,即便要解除,也不能毁了他的名声,所以,所有的错只能在你。”

楚千离盯着楚灵萱,眼底涌起深沉的恐惧。

“把最劣等的药拿来,给她灌下去,然后扔给那几个死囚,记住,我不许她活着出去,完整的尸身也不能留!”

“是。”

楚千离被拖起来,强硬的掰开嘴巴,一股浓烈的气味灌进了胃里,紧接着被拖起扔到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里,五个目露赤光的男人立刻涌上前,目光贪婪的在楚千离身上流连。

他们曾是流寇,无恶不作,被关入大牢便是死期,没想到死前还能尝尝相府出身的贵女滋味。

虽然这脸丑了些,可是这身段真是无人可及。

想着,他们直接向着楚千离扑了过去。

“呵。”楚灵萱看到这一幕,冷冷的扬起了唇角,“走吧,别脏了我们的眼睛,过会儿再来收敛尸骨,顺便多叫些人来看看,我的好姐姐是哪般模样。”

“是。”

守卫离去,就在那些死囚即将碰触到楚千离的刹那,那双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绝望伤心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冷凌厉。

楚千离刚刚恢复意识,便看到一个目露红光的男人扑过来,浑身恶臭、状若疯癫,她条件反射的一脚踹过去,正中那人的胸口。

男人被踹倒在地,却没有如预料中被踹飞。

“嗯?”楚千离这才发现不对,脸颊剧痛不说,这身体更是快废了,还没有她往常的两分力气。

等不及她细思,剩余的男人被激发的凶性,直接扑杀过来。

楚千离目光一寒,一个肘击击碎了最先冲过来的男人喉咙。

“啊,杀人了……”

楚千离不给剩余几人反抗的机会,如法炮制的将他们依次解决,而后脱力般的摔倒在地。

她完成了所有的任务,积攒了无数金银财宝,应该过上有钱有闲的退休养老生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脑海中剧痛传来,属于原身的记忆浮现。

“呼……”

楚千离轻轻地呼了口气,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哪怕修养再好,也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时空管理局,我去你喵了个咪的!”

根据记忆,原身是东玄国相府嫡女,却因生母难产早逝,又被人批命刑克双亲不祥被送往了乡下。

本来贫穷着长大也没什么,偏生她无意中救了三皇子性命,被发现重新接回了相府,还被三皇子的母妃记起,说她曾和原身生母有孕时订立婚约,请旨为两人赐婚。

这可不就戳了现在相府继室的肺管子?

偏生原身是个傻的,别人对她笑一笑就掏心掏肺,误把继室之女楚灵萱当成了好姐妹,还一心说服舅舅帮助三皇子,最后落得被折磨身死的下场。

一股热潮涌入身体,楚千离银牙咬紧,这原身还被灌了下三滥的药。

“好,好得很!”

她楚千离奋斗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舒心养老吗?

反正现在她退休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阻挠她要养老的心!

体内热潮涌动,楚千离觉得自己就像是热锅里的鱼,马上就要被烤熟了。

楚千离连忙用手按压穴位压制药性,可这药反倒是越发的来势汹汹。

那楚灵萱到底给原身用的什么药?

既然徒手无法压制,只能逃出去想办法了

楚千离扫了一眼地牢,随即抬手摸上墙壁。

这处地牢建造的异常坚固隐蔽,而且面积很小,应该是私造,既如此就需要避人耳目,方便进出,且留有后手,以防发生变故。

果然,她很快便发现了墙壁上的机关,抠下一块壁砖之后,墙壁转动,露出黑沉沉的密道入口,她想也不想的便走了进去。

楚千离意识越来越迷糊,药效发作的十分凶猛,且因其品质劣等,十分伤身,必须要尽快解决。

好在出口并不算远,只是她刚走出去,便差点被一阵烈焰掀翻在地。

到处是黑色干枯的草木,火苗熊熊燃起,热度惊人,仿佛沾染上一丝,便会被焚为灰烬。

现在退回去被发现是死,闯出去也不容易。

楚千离目光冷沉,用力的咬了咬舌尖,利用疼痛让自己维持清醒,她闯过那么多世界,灭世的事都干过,谁也别想打断她的养老生活!

想着,拼着所有力气,直直的向着火海冲过去。

下一刻,眼前景色蓦然一变,火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滞的迷雾,她走了两步,下一刻又绕回了原地。

“混沌五行阵?”

楚千离心思微动:这里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困阵?

算了,不管了,破解了再说!

楚千离凝神屏息,脚下踏着极其玄妙的步伐,身影轻盈的向着大阵的阵眼而去。

就在她踏足阵眼的刹那,迷雾顿时消失,前方的空地上,一名身着华丽红衣男子正毫无知觉的躺着。

“嗯?男人?”

药性发作使楚千离顾不得多想便走过去,随即目光露出惊艳之色。

地上的男子裹着一身烈烈灼目的如火红衣,体态颀长、身材绝佳,墨发披散蜿蜒在地,精雕细刻般的面容完美无瑕。

他修长的眉羽下双眸紧闭,鼻梁高挺,薄唇微白,真的是增减分毫皆不宜,处处透露着一股俊美的近乎妖孽的气息。

“唔……”

药效再次上涌,楚千离嘤咛一声,身形一晃,差点跌落在地上,她看向地上昏迷不醒的男子,默默地念了一句。

“小哥哥,对不起了。”

楚千离四处一扫,看到不远处一座小屋,费力的将男人拖了过去。

“想要解个药性真是不容易。”

说完,她直接扯开了男人的红衣。

下一刻。

男人紧闭的双眸骤然睁开,一抹瑰丽的红色在漆黑的眸底闪过,将一双狭长的凤眸衬托的越发妖冶,紧接着他便感觉胸前一冷,一双冰凉细腻的小手摸了上来,令人浑身战栗。

男人身形一僵,汹涌的杀机顿时自心中涌起,冰冷、强势的气势铺天盖地。

“谁?”

“小哥哥,你醒了?”

“你……”

“我知道,你动弹不了是吧。”

“你……”

“你放心,我就用你解个毒,很快的。”

楚千离丝毫没有受到男人气势影响,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直接将男人给剥光了。

她默默地咽了口唾沫,心中再次亲切的问候了一遍时空管理局。

之前忙着完成任务退休,没找过男朋友,母胎单身solo几百年的单身狗,第一次就要对男人用强,真……

刺激!

“小哥哥,你这身材真不错的。”

男人身材同样匀称的无可挑剔,肌肉恰当,有力却不显夸张,锁骨深邃、脖颈修长,此时他气的胸口起伏,俊美的面容多了几分艳色,再加上凌乱的衣衫,越发显得妖孽非凡。

男人盯着一身血污的楚千离,恨不得用眼神将她击毙,奈何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滚……”

楚千离点头一笑:“等会就滚,放心,保证不对你负责。”

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丰富的理论也能支撑着她做下去。

等到一切结束,药性退却,楚千离松了一口气。

躺在地上的男子面颊带着薄红,双眸死死地盯着楚千离,深沉的凤眸带着刻骨的杀机。

这个女人!

楚千离后知后觉的有了一丝丝愧疚,伸出手去在他眼睛上一拂,动作和让死不瞑目的人闭眼一般无二。

“小哥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重谢你。”

男子胸口再次剧烈起伏两次,他修长的手臂努力抬起,一把抓在了楚千离的手腕上,随即碰触到了满手的血迹,不由费力的看过去,这才发现她身上伤口血肉模糊,可她竟然面不改色……

楚千离笑意心虚:“小哥哥,有话好好说,你……”

下一刻,一丝血迹从男子唇角溢出,而后骤然晕死了过去。

“嗯?”

楚千离连忙摸上男子的脉门,随即有些惊讶。

这脉象紊乱虚弱到了极点,似乎下一秒便会停歇,分明是将死之兆。

楚千离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小屋,叹了口气。

“小哥哥,不是我不救你,我现在浑身上下连根银针都没有,实在是无能为力。”

她完成任务退休之后,所有道具都被收回,现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罢了,就帮你擦干净,让你美美丽丽的去,你救我一命,我一定厚葬你……”

楚千离仔细的帮男子擦干净唇角的血迹,一时没注意,有一滴血沾染到了她的手腕,紧接着一阵炙热感传来,一圈隐隐的凤纹在手腕上浮现、凝聚。

“凤凰血玉镯?你也来了?”

楚千离眼底闪过浓浓的惊喜,这只镯子是她偶然所得,没什么作用,却一直陪伴着她,算是为数不多的纪念。

下一刻,光芒隐去,手腕上被磨伤的皮肤恢复,一只刻着凤凰的血玉镯出现在纤细的腕子上。

楚千离感慨的伸手去摸,下一刻,九根金针出现在她掌心。

“嗯?血玉镯还有这功能?”

看来这位小哥哥真是命不该绝!

楚千离沉下思绪,手持金针,对着地上昏迷的男子扎了下去,每一针都扎在死穴,落针极深,针尾颤动不止。

鬼门九针,针针致命,旁人用起来必死无疑,她用起来却能够让人置之死地而后生。

九针落下,楚千离不断捻动着金针,激发男子死穴中蕴含的生气,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精细无比、准确无误,不然便是命丧当场的结局。

一刻钟之后,楚千离动作凌厉的收起最后一根银针,抬手抹了一把冷汗,脸色苍白无比,现在这副身子实在是太弱了,好在男子的脉象平稳了。

“小哥哥,你救我一命,我救你一命,我们就两清了,从此再也不见。”

外面隐隐有声音传来,楚千离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罗裙,捡起男人的红色衣袍一裹,转身从小屋窗口跳了出去。

片刻之后,男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察觉到体内流转开来的生机,骤然愣在原地。

他不是应该维持不生不死的状况三个月才能恢复吗?为何现在就能动了?

恰在这时,护卫赶了过来,见到男子坐了起来,顿时满脸惊喜。

“尊主,您能动了?”

等等,尊主他怎么光、光、光着?

“闭眼!”

“是。”

护卫们连忙转身跪地,片刻之后,一身红衣的男子缓步而出,清冷的声音带着震慑人心的寒意。

“找一女子,面带红色胎记,左侧脸颊有伤。”

女,女子?

尊主这些年身边的飞只鸟都是雄的,怎么可能有女子?

“尊主,您找这位女子是?”

“找出来,凌、迟!”

五年后,无影山谷中。

一座极大的院落将一株百年桃树环绕其中,此时正值三月,桃花开得极盛,挤挤挨挨的堆簇在一起,远远瞧见,宛若一片粉色云霞。

云霞之下,一架长椅秋千悬挂在粗壮的树枝上,长椅上铺着狐裘裹着锦缎,一名白衣女子正躺在上面慢慢的摇晃。

她身形纤细修长,体态婀娜多姿,侧身躺着,越发显得曲线玲珑、弧度优美。

下一刻,一道奶声奶气的惊叫声从天空中响起。

“娘亲!”

一只雪雕盘旋而过,经过院落上空时,一道小小的身影从雪雕后背上一跃而下。

凝神去瞧,正是一个粉妆玉砌的男娃娃。

那小娃从半空跌落,却无丝毫恐惧之色,仍旧清凌凌的笑着,在朝霞的映衬下,大大圆圆的眼睛暗含一丝瑰丽的红光。

眼看着小娃就要摔落在地上,秋千上的女子终于睁开了潋滟水眸,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三丈开外,伸手将那小娃接在了怀里。

“谢谢娘亲。”

小娃仰着头,露出唇红齿白的小脸,满脸都是得逞的笑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