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夜半。

急促的铃声响起。

昏暗的屋里,单人床上,从薄被里伸出一只纤细的胳膊。

少女蹙着眉头,摸索着将刺耳的电话声掐断。

半晌。

屏幕再次亮起。

楚烟拿过手机,动作暴躁,气压极低,鼻音浓重,“什么事?”

话音刚落,那头传来阵阵哭声,“烟姐,救我。”

楚烟意识清醒了几分,双眸未睁,语气漠然,“给你三句话,把事说清。”

“......”

“哑巴了?”

“王锡要把我送给志飞的安总,在悦薇酒店。”

夜里,楚烟贪凉,特意留了扇窗。

此时月光丝丝缕缕的照进来,能看到她细长的眉眼,如三月的细雨,清澈、淡然。

“你要不……”她神色倦懒,漫不经心道,“从了?”

“烟姐,别挂!”

那头似乎早有预料,悲泣地喊着,“我错了,你早交代过我小心王锡,是我没当回事,姐,他们给我酒里放了东西……求你救救我……”

没等说完,楚烟已将电话挂断。

她转头望向窗外,眼神清冷,眉间微蹙,似有犹豫。

救不救?

洛洛并不是她手下的艺人,单为此,与公司的‘皮条客’王锡作对,太不划算。

楚烟重新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未果。

她起身走到客厅,开灯、倒水,目光触到书柜上的海豚摆件,面色微怔。

紧接着,楚烟快速返回卧室,拿起手机拨了号码,“房间号。”

“啊?”洛洛声音发着懵,“......2902。”

“躲好。”

“我在浴室,烟姐要来吗?”

“嗯,给你收尸。”

“......”

说话间,楚烟已经套上衣服出门,一袭银灰色V领高开叉长裙,雪颈如瓷,一双清冷的眸泛着冷意。

悦薇酒店——

前台值班人员撑着下巴,盯着大门,百无聊赖。

登时,眼睛亮了起来,人也跟着精神了。

只见,一位身姿绰约,面容清丽的美女款款而来,修长的美腿随着裙摆,若隐若现。

前台咽了咽口水,干巴巴问,“您好,需要办理入住吗?”

楚烟摘下墨镜,“2902,找人。”

“......”

见她目光呆滞。

楚烟反客为主,勾起唇角,眸中含笑,“我的房卡丢了,能帮我补办一张吗?”

眼波流转,有勾魂夺魄之效。

前台的女生脸色坨红,感觉自己在这眼神攻势下要被掰弯了。

她连忙点头,“......可以。”

“谢谢。”

叮,一张房卡从机器里掉出,楚烟接过,做了个飞吻,向电梯间走去。

身后两位值班人员面面相觑,“去2902的?总裁这是要还俗?”

挑的确实是个妖精!

楚烟寻着门牌号,一路来到走廊的西侧。

“出手倒是阔绰。”她看着2902的门牌号,轻言冷笑。

众所周知,悦薇的总统套房单有钱可入住不了,还得有势。

她低头,认真将衣服检查一遍,深吸口气......

刷房卡。

顺利潜入。

室内灯火通明,异常安静。

楚烟站在玄关环视,并未发现人影,再往里,双人床上亦是空荡荡。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楚烟转眼望去,入目,是一张俊逸深邃的脸,眸色偏棕,眉眼似带着薄霜,发梢的水落下,滴在性感的锁骨上,让人浮想联翩。

这就是......安总?

现在的金主,皮相都这么好了?

楚烟心中生疑,还来不及细想,对面的男人已经沉声开口,“看够了吗?”

“......”

见她不语。

蓝桥易迈着长腿过来,冰冷的目光从她身上一寸寸掠过,骨节分明的手落向她的领口。

“安先生。”

楚烟不动声色得后退,打量着室内的方位构造,脸上露出几抹娇羞,“不用喝酒助兴吗?”

男人听着她喊出那几个字,眸色明灭不定。

几秒后。

他俯身凑近她的耳廓,“你想喝什么?”

“波尔多。”

蓝桥易退开一步,看着她,“自己去拿。”

酒柜在靠窗的位置,刚巧路过浴室,楚烟一边往里走,一边寻找洛洛的身影,她往后朝沙发处瞥了眼,男人正背对着她。

她身姿一闪,快速进了浴室。

可是……

里面竟也空荡荡的,未见人影。

楚烟掏出手机,给洛洛发消息:你不在2902?

刚发出一秒,手机就被抽走了。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此时,站在她面前,看似不动声色,实则眼眸紧盯着她,那双如鹰的眼,让她有一瞬的恐惧。

下一秒。

他倾身将楚烟两条细胳膊锁住,腾出右手,挑起她长裙的领口,探进去——

楚烟红唇勾起,声音娇软,“安先生,我还没洗澡,这样不好吧?”

“无碍。”

蓝桥易修长的手指擦过她腰侧的肌肤,眼神紧锁着身下的人。

她的眼神在慢慢变冷。

却偏偏要做出小白花的镇定模样。

很好!

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何时,如此,他的手更加放肆......

楚烟抬手准备反击时,蓝桥易用力一扯,将她藏在胸针后的针孔摄像头,拽了下来。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