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屈辱
  • 十年的屈辱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2-09-11 05:26:00
  • 最新章节:十年的屈辱第4章
继续看书
学习委员邱婷抱着一摞卷子走了进来,眼神不住地往这边瞟。邱婷之前作为年级第一在家长会上做过分享,江书华妈妈认得她。一见邱婷进来,她气焰更盛,咬着牙讽刺道:“我儿子就是找,也不会找你们家这个废物!我儿子找也要找年级第一”

《十年的屈辱》精彩片段

男朋友踹了我之后要和美女学霸去清华双宿双栖。

可是高考结束,我作为唯一考上清华的学生代表上台讲话。

他俩只能在下面看着。

我和男朋友早恋被发现了。

班主任请了家长,男朋友的妈妈对着我就是一顿输出。

此刻这个干瘦的中年妇女正站在我面前,口沫横飞:

“年纪不大就知道勾引男人!我们家书华以后是要上清华北大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估计以后也就上个专科去工厂流水线吧?!”

“耽误了他你负得起责任吗?”

我擦了擦她喷在我脸上的唾沫星子,扭过头去看我男朋友江书华。

他低头避开我的目光,一句话也没说。

一边的我妈怒道:

“你说什么呢?成绩好了不起啊,说不定就是个书呆子!”

江书华他妈一听更来劲了。

“总比你姑娘六门加起来200分强!什么东西?!你管不好我替你管!”

说着她就要上来扇我耳光,被我妈劈手拦了下来。

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混乱。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学习委员邱婷抱着一摞卷子走了进来,眼神不住地往这边瞟。

邱婷之前作为年级第一在家长会上做过分享,江书华妈妈认得她。

一见邱婷进来,她气焰更盛,咬着牙讽刺道:

“我儿子就是找,也不会找你们家这个废物!我儿子找也要找年级第一”

我看到邱婷脸色微微泛红,偷看了江书华一眼。

江书华抬头和她对视又很快移开了目光。

……

最后这场闹剧以班主任的各打五十大板宣告结束。

江书华虽然成绩好,但我家里有钱,没少给班主任送礼。

班主任也不好意思过分说我,只提点了一句:

“学生嘛,还是以学习为主,乔如,你们以后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我能看出来班主任心里其实还是向着江书华的。

毕竟年级吊车尾和年级第二的恋爱,换了谁也会觉得是我拖累了江书华。

我抿了抿嘴。

“知道了老师。”

班主任给我们放了半天假,说让我们回去平静一下。

我妈领着我走出校门,她倒是没再指责我。

我看着她的脸上被江书华妈妈挠出来的血痕,心里酸涩得难受。

我给她丢脸了。

因为我成绩不好,她花了大价钱把我塞进了重点高中,一门心思地给老师送礼、请老师吃饭只求他们多关照我。

我是吊车尾,她连跟别人吵架的底气都没有,一个富太太点头哈腰、低声下气地给老师道歉。


好好学习说起来轻松,然而做起来实在太难。

我高一玩了一年,高二到现在也一直没学习过。

我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化妆打扮、追星,还有出去蹦迪上了。

我是真的觉得学习没意思。

我家有钱,以后我就是考不上大学我爸妈也会想办法把我送去国外。

我干吗要累死累活地学习呢?

高中一年半,我一次作业都没做过,考试要么交白卷要么随便划拉几笔,稳居年级倒数前三。

我想了半天,决定先从高一的内容开始补。

可是一翻开书,所有的字我都认识,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天书一样。

我逼着自己看了十分钟就再也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金星,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止不住。

太难了,这真的是太难了。

明明看江书华做题的时候都不怎么用思考就下笔了,好像没这么困难啊!

我心里开始打退堂鼓。

反正我家里有钱,他们考清华又怎么样,说不定将来还是来给我打工呢。

就在我刚要放下书的时候,我妈突然敲门进来了。

她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脸上全是错愕。

“如,你在学习啊……”

我妈表情很快变得惶恐起来,她咧了咧嘴似乎想笑,把水果放我桌子上局促地擦了擦手。

“哎呀,妈妈是不是打扰你了,你快学习吧!”

说着她就急匆匆地出门了,轻轻地把门带上,没发出一丝声音。

我愣愣地看着桌上的水果。

是葡萄,连着梗剪下来,用面粉洗了好几遍,干干净净一个烂的都没有。

之前的每一天,我妈都会这样。

她怕保姆洗不干净水果,怕保姆做饭我不爱吃,换着花样的伺候我。

我妈刚表情在我眼前不断地出现,一会儿是心酸的说:“你给妈妈争口气吧。”

一会儿是打扰我学习的惶恐。

我捏了捏手里的笔,把要合上的书又翻开了。

妈的,还是再看一会吧。

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我才恍然这节课居然已经过去了。

四十五分钟 ,平时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我都得数着秒度过。

然而今天怎么一眨眼就过去了?我还没学够呢!

我扫了一眼课本,上面已经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

跟其他的课本看起来简直格格不入。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恨不得把所有的课本都记满。

邱婷和江书华从我身边走过,我没在意他们,只是想着今晚的历史作业。

这天晚上,我破天荒地进屋就开始做作业。

我妈吓了一跳,想跟我说话又不敢,我听到她在屋外压低声音的笑声。

“老乔,你看见没有,如如学习呢!”她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的惊喜。

我爸欣慰道:“孩子长大了,懂事了。”

我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埋头继续做卷子。

……

没过多久,我的历史就学得越来越好。

历史老师有点像老干部,总是板着张脸,看起来有点严肃。

但是他对我却不吝啬夸奖。

背问答题背得熟练了,作业做得好了,上课认真了,他都会表扬我。

他越夸我,我学习的劲头就越足,甚至在别的课上我都在背历史。

晚上回家,我会把正在学的历史课本从头到尾再扫一遍。

虽然我只学习一个小时,但是比起之前来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很快,下学期的第一次月考就来了。

拿到历史卷子后,我扫了一眼题目颇为自信。

这些题目,大多数我这些天都背过。

其实历史这东西并不难,也不需要什么基础。

只要有个好脑子,生背都能背过。

我下笔如飞,很快把所有的题目都做完了。

……

然而其他的学科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学历史,其他科都没怎么看,也就是上课听了听。

这些题目看着是比之前眼熟一点了,可是答案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确定。

无奈,我只能咬着牙连算带蒙,好歹也没交了白卷。

全部考完后,我心里就开始了紧张。

头一遭,我是认认真真真真地做完卷子。

我会会考得怎么?会进步,还是继续倒数?

历史老师知道我的成绩会不会失望?邱婷和江书华一定又要嘲笑我了吧?

所有的念头搅和在一起把我的脑袋塞的快要张开,我什么也学不进去,只是像等待审判一样的等待着成绩。

很快,月考成绩就出来了。

我看着正在发卷子的邱婷,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发到我的时候,邱婷看了看卷子,眉头皱得死紧。


当天晚上,江书华就跟我提了分手。

他在微信上说,这几天他想了想,学生确实该以学业为主,希望我们高考结束再谈别的。

我倒是没有怨恨他。

毕竟他成绩那么好,一直以去清华为目标,我可以理解他不想耽误学习的心情。

可我没想到,没过几天江书华就跟邱婷官宣了。

朋友圈里,我看到他和邱婷同步发了一张在图书馆手牵着手的照片。

配文是:“跟对的人在一起,才会让你越来越好。”

下面是一水儿的祝福。

“年级第一跟第二,我慕了!”

“这生出来的孩子得多聪明啊,智商180?”

……

那张图片拍得很好,一束阳光正好从窗外照进来,洒在一双十指相扣的手上。

女生的手素白雅致,是江书华喜欢的那种手。

他说过很多次我做的美甲太浮夸,不好看。

是啊,他一直喜欢的就是邱婷这种人。

长得好,一头黑长直别提多清纯了,成绩又总是遥遥领先,简直就是青春电影里的女主角。

而我,只不过是死缠烂打以后的不得已罢了。

我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后知后觉地明白了江书华的意思。

所谓的专心学习不过就是个跟我分手的借口。

然而他甚至都不愿意把这个借口的敷衍完,分手没几天就迫不及待发这种朋友圈,完全没有顾虑过我。

是啊,学霸之间的爱情是多么美好。

他们会一起去清华,拥有美好的未来。

而我,不过是这场爱情里所有人都觉得格格不入的一个残次品!

我拿起手机来给江书华打电话。

过了很久,他才接起电话。

我想骂他个狗血淋头,然而一张口,我的嗓子就开始发紧。

“江书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哽咽道,“你不是要好好学习吗?

江书华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低声道:

“抱歉乔如,感情这种东西,我也控制不了。”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她跟你不一样,我跟婷婷在一起不会影响学习。”

“那我呢!”我撕心裂肺道,“我怎么办?!我对你不够好吗?”

“对不起,”江书华的声音缓慢而坚决。

“你可能很可怜,但我没办法。”

话筒里传来了模糊的女声,是邱婷的声音。


好好学习说起来轻松,然而做起来实在太难。

我高一玩了一年,高二到现在也一直没学习过。

我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化妆打扮、追星,还有出去蹦迪上了。

我是真的觉得学习没意思。

我家有钱,以后我就是考不上大学我爸妈也会想办法把我送去国外。

我干吗要累死累活地学习呢?

高中一年半,我一次作业都没做过,考试要么交白卷要么随便划拉几笔,稳居年级倒数前三。

我想了半天,决定先从高一的内容开始补。

可是一翻开书,所有的字我都认识,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天书一样。

我逼着自己看了十分钟就再也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金星,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止不住。

太难了,这真的是太难了。

明明看江书华做题的时候都不怎么用思考就下笔了,好像没这么困难啊!

我心里开始打退堂鼓。

反正我家里有钱,他们考清华又怎么样,说不定将来还是来给我打工呢。

就在我刚要放下书的时候,我妈突然敲门进来了。

她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脸上全是错愕。

“如,你在学习啊……”

我妈表情很快变得惶恐起来,她咧了咧嘴似乎想笑,把水果放我桌子上局促地擦了擦手。

“哎呀,妈妈是不是打扰你了,你快学习吧!”

说着她就急匆匆地出门了,轻轻地把门带上,没发出一丝声音。

我愣愣地看着桌上的水果。

是葡萄,连着梗剪下来,用面粉洗了好几遍,干干净净一个烂的都没有。

之前的每一天,我妈都会这样。

她怕保姆洗不干净水果,怕保姆做饭我不爱吃,换着花样的伺候我。

我妈刚表情在我眼前不断地出现,一会儿是心酸的说:“你给妈妈争口气吧。”

一会儿是打扰我学习的惶恐。

我捏了捏手里的笔,把要合上的书又翻开了。

妈的,还是再看一会吧。

……

学习是真的很痛苦,然而度过了那个难熬的开头,似乎后面也就没那么抓心挠肝了。

甚至于我在看历史书的时候还看出了一丝兴味。

以前跟我妈去看过兵马俑,但是秦王扫六合之后都做了什么,我完全没有了解过。

没想到是这样的胸襟和气魄,真是让人震撼。

我之前没有做过任何笔记,书上全是上课画的小人画。

秦始皇的画像上被我加了两撇胡子,还换了个发型。

当时是为了打发时间,然而现在认真看了之后却觉得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我一页一页地翻着历史书,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自己都忘了。

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我居然发现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

脸上还留着书页的印子。

我看着镜子的自己,心里颇有点不可思议。

居然有一天我乔如还能看书看睡着了。

我妈叫我吃饭的时候对我态度也特别好,一个劲地给我夹菜。

“多吃点,学习消耗大!”

“我姑娘就是聪明,稍微学学就能超过那个小兔崽子,他牛什么啊?我们将来也考个清华看看!”

我看着碗里的鸡腿,心里五味杂陈。

我妈对我一直就是这么有信心。

她闺女是坨狗屎,她也觉得是世界上最棒的狗屎。

我稍微学一学,她就开心得不得了。

真是好满足。

我看着我妈亮闪闪的眼睛。

今天晚上……我还是再学一会儿吧。

早上进学校的时候,我碰到了邱婷。

我的小姐妹们围过来,问我晚上去哪里玩。

“哎乔如,南京路开了一家新酒吧,我听说很多帅哥,晚上走起?”

邱婷从一边路过,斜眼扫了我们一眼。

她没有说话,甚至表情都没有变,然而我却从那个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不屑。

那是一种藐视,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在她眼里,我们似乎就是一堆垃圾,是和她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渣滓。

事实上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她在哪里,同学和老师都是一片赞誉。

而我这种人,别人说起来都会说:

“那个混子。”

“乔如,你说话啊,晚上我请客。你今儿怎么没化妆啊,一会去补个妆吧!”

我回过神来,看着我那群穿着紧身裤,脸上浓妆艳抹的姐妹。

我这才惊觉今天早上光顾着想学习的事了都忘了化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她们妆容精致的脸却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去了……我晚上有事呢。”

我没好意思说我晚上要回去学习,她们肯定会笑话死我。

“切,什么事儿啊,无聊。”

她们几个看劝不动我,嗤了一声就转身走了。

我看着邱婷的背影,她跟不远处的江书华摆了摆手,快走几步上去揽住了他的胳膊。

江书华微笑着侧过脸来摸了摸她的头。

他们两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璧人。

我失神地站在原地。

他们谈恋爱,班主任没有叫过家长。

听说是邱婷跟班主任下了军令状,一定不会成绩下滑。

所以明明早恋是不被允许的,他们却可以这么肆无忌惮。

是啊,年级第一跟年级第二在一起,怎么会影响学业呢?

他们是天生一对,似乎所有人都默认了。

不远处邱婷跟江书华说了几句什么,江书华不着痕迹地扭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容蓦地消失了。

他眼里,是跟邱婷如出一辙地鄙夷。

我很想冲上去抽他一耳光,但我知道那么做的后果。

我就这么盯着他们渐远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