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皇胡明
继续看书
七年之前,他遭遇好兄弟陷害锒铛入狱,从高高在上的楚家少爷沦落成阶下囚,一夜之间,他身败名裂,遭受万人唾弃,初恋女友也舍他而去,七年之后,他强势回归,楚云已经死了,楚少皇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楚少皇胡明》精彩片段

楚少皇满脸戏谑看着许婉莹:“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他着想什么?”

“你借着这位北荒兄弟的名号狐假虎威,胡乱杀人,你觉得这样合适吗?你会连累他的,听我的,去自首吧。”

楚少皇冷哼发笑。

他不想解释什么。

更不想浪费时间跟许婉莹在这里争辩。

“说完了吧,说完你可以走了。”

“楚云,听我一句劝去自首吧,这样对你对大家都好,没有人欠你的,是你自己心里扭曲,我好心劝你,是看在我们曾经在一起的份上,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

楚少皇面杀气,一声怒吼:“滚......”

伴随着这道声音。

停在一旁的保时捷车窗瞬间炸裂。

许婉莹吓得直缩脑袋,面露惊恐看着楚少皇。

她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唇,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随后,她转身上车灰溜溜的离开了。

许婉莹离开后,楚少皇和雷狮也上车去了立新医院。

立新医院是东海市最出名的一家贵族医院。

这家医院一天的费用,是普通医院的十倍。

能在这里看病的非富即贵。

此刻,两道杀气腾腾的身影穿梭在了医院走廊里。

来到前台,楚少皇面无表情说道:“去把你们院长叫出来。”

戴眼镜的小护士抬头看了楚少皇一眼:“你谁啊?你以为我们院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我要找他打听一点事,你赶快去把他叫过来。”

“有什么事,你问我就行。”戴眼镜的小护士,头也不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剧。

“那我问你,三年之前你们医院是不是给一个叫楚浩鑫的小孩做过骨髓移植手术?”

戴眼镜的小护士抬起头,想了想:“不知道,三年前我还没来这家医院呢,你去问问别人吧?”

她话音刚落,雷狮抬手拍在了桌子上:“不知道,就去把你们院长叫过来,再浪费时间,老子杀了你信不信。”

雷狮如同一头嗜血的雄狮。

她的怒吼声回荡在小护士耳边。

把小护士吓得当场呆滞。

这时,又有一名体型肥硕的忽视走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大吵大闹的?”

小护士见状赶忙起身:“护士长,这两人找我打听消息,我说不知道,他们就吼我。”

护士长皱眉打量着眼前的楚少皇和雷狮:“我是这家医院的护士长,你们想打听什么消息?”

楚少皇耐着性子:“三年之前,你们是不是给一位叫楚浩鑫的小孩做过移植手术?”

“楚浩鑫,你是说那个小兔崽子。”

楚少皇嘴角抽搐着,抬手扇了护士长一巴掌。

护士长直接被扇飞,牙也被扇掉了好几颗。

落地之后,她捂着脸颊,喷火的眼神看着楚少皇。

“妈的!你凭什么打我?”

“楚浩鑫是我的侄儿,到你嘴里就成了小兔崽了。”楚少皇上前一手拎起护士长,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到墙边:“说,楚浩鑫的骨髓移植给了谁?”

护士长一边拍打着楚少皇锁喉的那只手,一边声音沙哑说着不知道。

“不知道是吧!”

只听“咔嚓”一声,护士长的脖子被扭断。

楚少皇松手后,护士长歪着脑袋,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那名带眼镜的小护士见楚少皇杀了护士长,发出杀猪一般的尖叫。

她一边尖叫,一边朝着楼上跑去。

恰巧这一幕被楼道里两名巡逻的保安看到。

其中一个矮个子用电棍指着楚少皇。

“你们是干什么的?”

说完,他伙同另外一名保安急速朝着楚少皇冲来。

楚少皇见状迎面轰出一掌。

两名保安被轰飞,在楼道里一路朝后飞掠,最后撞破走廊尽头的玻璃,掉了下去。

刹那间,走道里鸡飞狗跳。

护士病人吓得到处乱窜。

一名坐轮椅的病人,在惊恐之中,尽然站起身,跑了起来。

几分钟后,戴眼镜的小护士领着一个穿大白褂的中年男人,和十几名安保人员从楼上冲了下来。

小护士指着楚少皇:“孔院长,就是他杀了护士长。”

孔院长看了一眼地上如死狗一样的护士长,然后目光又落在了楚少皇身上。

“你好大的狗胆,尽然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楚少皇阴恻恻看着对面这个老头:“谁是太岁爷?你吗?你来的正好,我找的就是你。”

孔院长打量着楚少皇:“你到底是谁,为生么要来我的地盘撒野?”

“我是楚浩鑫的叔叔,三年前他死在了你们医院,我是来替他报仇的。”

“楚浩鑫的叔叔?”喃喃自语间,孔院长恍然大悟:“你是楚家的少爷楚云?”

“没错,你爷爷我就是楚云!”

孔院长猖狂大笑:“我还以为是哪路神仙呢,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强犯,就凭你这个自甘堕落的废物,还想为楚浩鑫报仇,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本?”

当年楚少皇身上的事情震惊东海市。

他一说他是楚浩鑫的叔叔。

孔院长就知道他就是七年前被抓入狱的楚家废物少爷。

楚少皇虎目瞪着孔院长:“趁你现在对我还有利用价值,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否则,你立刻就得死。”

“哟!你好大的口气,那我倒要问问你想知道什么?”

“当年你们为什么要为楚浩鑫做骨髓移植手术,你们把他的骨髓移植给了谁?”

孔院长大言不惭:“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又何妨,你侄儿的骨髓移植给了东海八大豪族之一周家太太,我告诉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先不说人家老公是谁,我光是把周家搬出来,就能吓破你的狗胆,我还告诉你,今天周太太就在我们医院。”

孔远长口中说的周太太以及周家,楚少皇都没听说过。

他已经离开东海七年了。

这七年东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晋的贵族世家更是层出不穷。

楚少皇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带我去见这个周太太。”

孔院长面露嘲讽:“就凭你,一个废物强犯,还想见周太太,别说你想见她,你出现在这家医院,就已经玷污了这里的空气。”

“趁着周太太发现之前,我必须要把你清理掉,否则,让她知道你污染了这家医院的空气,我也要跟着遭殃。”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