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独白
  • 心里的独白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李冉
  • 更新:2022-09-10 23:35:00
  • 最新章节:心里的独白第4章
继续看书
秦修:「冉冉,沈漾找你做什么?「为什么我会听不见你的想法了?」我思考了一会儿,把秦修的联系方式全部删掉拉黑了。因为我觉得我太无辜了。读心术不是我造成的。

《心里的独白》精彩片段

我突然很好奇沈漾是怎么能听到我的想法的。

我:「那个…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我感觉挺影响你的,咱们又不熟,这种事谁碰到了也是倒霉。」

沈漾的脚步再次顿住。

「不熟?」

他的音调陡然冷了八度:「行,李冉你好样儿的。」

然后扭头就走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走,然后又一脸懵逼地看他掉头转回走近。

沈漾:「明天八点,接你一起去医院。」

我松了口气。

这样挺好。

免得又给一个无辜的人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沈漾刚一走,我室友老大就凑了过来。

「牛掰啊老幺,刚走了个秦修就把沈漾给拿下了?

「你妲己转世啊!」

我:「……

「误会,他是我高中学长,帮我解围而已。」

室友老大一脸羡慕:「我的妈,你居然见证过沈漾大佬传奇的高中生活?

「这可不就是天赐良缘嘛,老幺,忘了秦修那个渣男,奔向新生命!」

我看了眼远处还站着的秦修,无力感上涌。

摇了摇头:「没心情。」

莫名其妙就被甩了,这事儿搁谁谁能接受?

我前脚刚回寝室,后脚就接到秦修的短信。

秦修:「冉冉,沈漾找你做什么?

「为什么我会听不见你的想法了?」

我思考了一会儿,把秦修的联系方式全部删掉拉黑了。

因为我觉得我太无辜了。

读心术不是我造成的。

秦修享受了它带给他的便利跟我在一起,但如今却又用它当做伤害拒绝我的借口和理由。

我一直都没变。

变的是秦修。

我没办法原谅他。

从某种程度来说,我更憎恨这个读心术。

辗转反侧了一晚上后,我顶着熊猫眼下了楼,却没等到沈漾。

打算打电话又想起来没有沈漾电话。

手机开机才看到几条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陌生号码:「有事去不了,等我电话。

「我沈漾。」

我把号码存好。


我把号码存好。

然后去加他微信。

却发现这个号码已经躺在通讯录里了。

我啥时候有沈漾的微信号的?

我记得我快高三那段时间加过几个线上家教的号,难道沈漾还当过家教?

看来大佬挺不容易的,家境贫寒还能这么优秀。

吾辈楷模。

下午上完课,我给沈漾打去电话。

是一个男生接的。

「沈漾在吗?我找他有事。」

男生语气很是兴奋:「找漾哥啊?好嘞好嘞!」

男生拔高嗓子大吼了声:「漾哥!你女朋友找你!!!」

我:「……」

那边大概又是在篮球场上,我还听到一阵起哄声。

就跟昨天沈漾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拽走一样。

片刻后,有人走近。

沈漾低沉好听的嗓子响起:「我在篮球场。」

「系里过几天有比赛,忙着训练。」

我:「那我来找你。」

读心术是病,得早点治。

治好我俩都不遭罪。

我提心吊胆。

而他可能被我的想法吵得烦不胜烦。

那头安静了一下,沈漾大概是找了个清静的地方接电话。

我听到他拧矿泉水瓶盖的声音。

沈漾轻笑一声:「怎么,就这么怕我听到你心声?」

靠……别读了行吗?

我不吭声。

那头喝水声起。

我突然脑子里浮现沈漾仰着脖颈,水流顺着喉结往下滚动的场景。

两秒钟后,沈漾被水呛到了。

我:「……」

沈漾哑着嗓子慢道:「想象力不错。」

要命……

我虚弱道:「你等我,我马上到。」

马上就把你绑去医院做检查。

我赶到篮球场的时候,沈漾好像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他穿着一身全黑的休闲服,旁边还站着几个差不多高的男生。

这样看过去沈漾真的好高,那几个男生看起来也算是有一米八的个,他居然还能高出半个头来。

此刻正靠着围栏低头玩手机。

其中一个男生好像先看到我了,然后疯狂朝我挥手。

喊出一个让我望而却步的词语。

「漾嫂!!」

然后下一秒我就看到沈漾慢慢站起来,抬起腿冲那个男生屁股来了一脚。

男生双膝跪地,大概是没想到这意外的惊喜。

嘴里还在喊:「不喊嫂子难道喊妹妹?」

沈漾:「你可以试试。」

那男生缩了缩脖子。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

沈漾收了手机,自然又娴熟的冲我说了三个字:「先吃饭。」


那个跪地的男生一蹦三尺高:「为了迎接冉妹的到来,我们吃重庆火锅吧!」

我有怨念但不敢说。

大姨妈刚来,鸳鸯锅行不行?

沈漾再次一脚送过去。

「吃养生锅。

「冉妹是你能叫的?」

他的几个朋友再次发出促狭的起哄声。

我的心情却更沉重了。

怎么感觉好像我跟沈漾的关系有点走偏了?

咱们这不是难兄难弟的病友关系吗?怎么搞得有点像是在谈恋爱?

吃完饭我迫不及待地就要沈漾跟我一起去医院。

他的兄弟们一听要去医院,惊到嘴巴都闭不上了。

那个话多的男生:「漾哥,不是吧?下手这么快?!」

其他男生:「靠了,漾哥干什么都要快人一步,这事儿得好好商量啊。」

「漾哥,孩子这事儿确实是得好好考虑考虑,这可是人家女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啊,恭喜你喜当爹!」

我:「???」

沈漾也被气笑了:「我是你爹。」

「头疼,她陪我去医院检查。」

我马上也补了句:「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们别误会了。」

沈漾瞥了我一眼,很快又收回去。

他的朋友们更兴奋了:「什么?!冉妹你没跟他谈啊?」

「啧,漾哥居然不行啊……」

沈漾抬手拦了辆车。

只留了两个字给他们就拉着我离开。

「傻逼。」

我有点忧虑。

「万一治不好怎么办?」

沈漾似乎无所谓:「治不好就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我 OS:治不好可我脑子连一点杂念都不敢有啊!

沈漾笑了声:「比如说?」

「你可以试试,尺度大再大的我应该也能接受。」

我揉了揉太阳穴,一脸的怨念。

「必须得治好啊,我们俩又不熟,这要真治不好我还怎么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

「一天放了多少个屁,打了个多少个嗝你都能知道。

「我还要不要活了?」

沈漾往后仰了仰,靠在车座上:「就这?」

他这语气有点刺激到我了。

我脑子里突然就冒出来以前跟秦修接吻的画面,然后扭头问他:「这种呢?是不是有点影响心情?」

安静片刻后。

我听到沈漾低低地嗯了一声。

完蛋,好像真的有点影响到别人心情了。

我赶紧开始疯狂背诵大悲咒,好清空内心杂七杂八的想法。

隔了会儿沈漾轻笑:「别背了。」

我:「?」


私底下却是个挺细心体贴的男生,难怪我们学校帅哥这么多,他也还是能高居校草之位稳坐不下。


沈漾的学院跟医学院有场篮球赛,他忙着训练,我就在旁边陪着,一边看点书。


看了会儿我抬头看沈漾打球。


好帅!要不是现在的我被他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说不定拥有平常心的我秒秒钟就被他给征服了。


阳光下,黑发黑眸,高高跃起的沈漾。


眼神专注又认真,唇线微抿。


隔着距离,都有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气质。


打完一把,他站在那里轻轻喘气休息。


我刚要起身给他送水。


旁边等了许久的两个女生就拿着水围了过去。


我的脚步一顿。


突然就想起秦修那天接水的画面。


心脏还是抑制不住地微微抽痛了一下。


我也搞不清楚是因为秦修,还是……沈漾。


我假装没看到,赶紧重新坐了下来,扭开手里的水瓶喝了两口水。


试图平复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李冉。」沈漾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面前,他替我挡住热辣又炽热的阳光。


逆光俯身看着我。


唇角勾起,「你骂得好大声。」


我躲开他的眼神。


沈漾运动过后蓬勃热烈的气息扑面而来,眼神明亮又霸道。


我怒道:「你不是说不听了嘛!?」


沈漾:「啊,本来是没听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