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之情
继续看书
我不知道陛下说得是何人,叫隋茹菁如何作答!隋茹菁回道。这会,万万不能说出隋茹蔓的事情。这是要满门抄斩的罪! 欧阳璟根本无......

《草木之情》精彩片段

林中,隋茹菁被一伙歹人拦住。

危急时刻,一阵悦耳的笛声响起,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群恶蛇,围住歹人。之间其中一只蛇直冲上去,一口叨住了歹人的手腕。

伊清峰,别躲了,我知道是你!歹人捂着手腕,吃痛地瘫坐在地上。

只见远处林间又是一阵笛声,刚才凶神恶煞的蛇么恩突然乖巧起来,安静的消失在密林中。

隋茹菁一听这笛声,便知道是自己的师傅来救自己了。

一股暖流涌入隋茹菁心中。与其说是师傅,隋茹菁更想称之为丈夫。

叶天昊,你可真没出息。林中缓缓走出一个身影。

师哥,怎么又是你?少废话,快给我解药!倒在地上的叶天昊神志已经有点模糊了。

伊清峰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白瓷瓶,丢到林中。

在外面不许提我是你师哥,废物。

叶天昊连滚带爬的去追解药。

危机解除,隋茹菁再见伊清峰,喜出望外,直接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伊清峰甩开她的手,没有回头,冷漠的询问。

这说来话长。师傅,你带我走吧,我慢慢跟你说。隋茹菁又重新抱了上去。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隋茹菁,在我的印象当中,你应该不是这样的随便。

隋茹菁听着,没有回答。好一会儿,她脸上浮现淡淡的笑靥:我刚才以为我没救了,没想到你来了,我知道,你还是关心菁儿的。我我。

隋茹菁的脸红得发烫,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可是,如果错过了今晚,她就再也没有机会表达出来了。爱,就是要勇敢一些。为什么不说?心底的声音一直告诉自己。

胡闹!伊清峰阻止道。有些话,他不想听,有些情来了只是负担。隐隐地一种郁积和不快在俊美如璧的脸庞上。

我送你回去。伊清峰回过身

不!我不要回去!隋茹菁泪眼婆娑地求道:你让我跟着你吧,带我回你的瑜风国,哪怕是做奴做婢,我都愿意。那楚楚可怜的脸上一片水汪,让伊清峰心烦意乱。

可笑!同是姐妹,隋茹蔓那么想离开他,而她的姐姐,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却死活要跟着他。伊清峰心想。

对不起,我不能带你走。你是个好女孩,应该有更好的归宿伊清峰狠了狠心说道。

峰哥哥,我已被皇上封为妃。隋茹菁颤声道。望着他的背影,她有满腹诉不出的苦痛。

伊清峰驻停了脚步,回过头来,望着这个女孩子,是那般的柔弱与无助。他俊美的脸庞上掠过一抹察觉不到的神伤。

隋茹菁,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伊清峰缓缓地说着,语气平稳若常,根本听不出有太的羁绊,只是眉间的朱砂痣动了一动。

隋茹菁,你跟我在一起不害怕吗?伊清峰又问道。

不,我不怕,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隋茹菁答道。

真的?让蛇在你身上蠕动,你也不怕吗?伊清峰倏然一问。

隋茹菁咬咬唇:不怕!

好,我带你走。伊清峰如媚地笑了。

峰哥哥!隋茹菁惊喜地唤道,双手牢牢地绕住他的脖颈,高兴地像个孩子,又重重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接着快速地将唇附在他耳鬓厮磨,如酒如梦的话喃啁传递:我爱你。

伊清峰俊美的脸庞上笑得从容,或许这一会儿,他真的被感动了,她的爱很纯很纯,让他都无法拒绝。或许,醒来后会很残忍,但又能怎样,就算是一个梦,也是美好的回忆吧,给自己,给她!都是美好的留念吧!

第二天,晨曦的阳光洒在美丽如斯的脸庞上,隋茹菁张开了眼睛,第一眼,她并没有看见心上的人儿,隋茹菁心一惊,慌乱地爬起身来。

峰哥哥,峰哥哥!叫了两声,都没有回应。隋茹菁正心急了,这里明明还是在桃花府邸,那么昨夜的事都不是梦呀!

隋茹菁快速地奔上房间门口,却差点撞上一个人,幸亏他将手中的汤碗往旁边一让,才没让她给撞翻。

菁儿,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没多睡会?伊清峰问道,看着她慌张的情色微有奇怪。

隋茹菁一看到伊清峰,哪里还顾得上说话,一把抱住他,把头伏他的胸膛上,听着那么动听的心跳声音。仿佛她还能感觉到他还在她身边,不曾离开,从来就不曾离开她。

她柔软的发丝贴住他的颈项,把他的皮肤弄得好痒,伊清峰别扭地扭了扭脸。

菁儿,听话,你弄得我脖颈很痒,松开下!伊清峰哄溺着说道。

不,我不松,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响地就走了?我不让你走,再也不让你走了,我要把你锁在我身边,峰哥哥,峰哥哥!隋茹菁情切地说话,眼睛里一片润红,最后两声峰哥哥叫得人心都酥了。

锁我?伊清峰冷不住地笑了,俊美的脸庞上绽放出光彩,接着,望了眼手中还端着的碗。

好啊,就算是要锁住我,你自己也要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来,我给你准备了碗甜汤,你把它喝了。伊清峰说着,藐着隋茹菁,接着一手轻轻拉开她的距离,递过汤碗。

隋茹菁笑眯眯地接了过来,望着这碗汤,晶莹剔透的汤里还浮动着几颗莲子芯,看着挺好喝的样子。

你不在我身边,就是为了替我熬这个吗?隋茹菁抬起水眸望着他,眼底揶不住心底的心思。

呵呵,怎么了,这么快就被感动了?先别说了,喝了吧,凉了就没有味道了。伊清峰淡若轻风地说着。

嗯。隋茹菁重重地点点头。把碗端到嘴角边,尝了一口,哇,真的很甜,一下,咕噜咕噜地都喝完了,嘴角泛着浅笑,还挂着那甜汤的晶莹剔透的亮泽。待再看向伊清峰时,本来清晰的脸庞怎么怎么突然变得有些朦胧?

隋茹菁使劲地晃了晃脑袋:峰哥哥,怎么我,我的眼发晕,头,头也好晕。还没说完,身体竟软了下来,朝着一旁歪去。咣当!碗摔碎在地上,化破了这宁静的屋子的氛围。

伊清峰牢牢地接住她软下来的身体,看着她安静地倒在自己怀里,俊美的脸庞上划过一抹诡秘的清袅。

对不起,隋茹菁我是不可能带你走的!伊清峰对着怀中的妙人儿低声喃喃,接着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横抱起身,快速地走出房间,走出桃花府邸的大门,此时一辆马车已经在外面等候。

伊清峰将她抱入车内,才放开,手指轻轻地拨了拨她散下的乱发。一抹温柔藏匿在心间,一袅惆然的叹息在心涧。盯着她看了会,接着掠过眼,不再看她,转身跳下马车。

走吧!送她到该去的地方。伊清峰淡淡地吩咐道。

是的,公子。车夫答话,接着驾!扬起马鞭,赶着马车就踏入了林间。

伊清峰站在门口,望着那车远去的影子直到再也看不见,可那心底的落寞也越来越明显。他还是在乎她的,虽然,这样做,她会恨他!但,那又怎样呢,他只会尊从内心,菁儿,即成的皇命不可违啊!未来的路,只有更强的人才能陪你一起走过,相信在他的保护下,你定能幸福的。

傍晚黄昏,残阳斜落,丹霞似锦,那片庭际的湖面也洒满了金色的霞披霭光,就像女子剪下的鸳鸯锦绸,瑰美而炫缡。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