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我克夫
继续看书
傅瑾渊身旁的特助心里啧啧称奇,同情的看向任语薇,只觉得这个女孩真刚,连他们傅总都敢利用。 特助已然准备好傅瑾渊下令让他把......

《傅先生我克夫》精彩片段

傅瑾渊身旁的特助心里啧啧称奇,同情的看向任语薇,只觉得这个女孩真刚,连他们傅总都敢利用。

特助已然准备好傅瑾渊下令让他把这个女人赶走。

却没想到,傅瑾渊正探究的看着她。

傅瑾渊也不知为何,在看见眼前这个人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傅瑾渊墨眸沉了沉。

见傅瑾渊迟迟没有回答,任语薇有些失望的垂了垂眸。

现在他们还不认识,傅瑾渊对她冷漠很正常。

抱歉,是我......

话未说完,傅瑾渊淡淡道:她跟我们一起的。

原来如此。两个保安顿时不敢怠慢,小姐,傅总,请进。

傅瑾渊抬步走入,任语薇连忙跟上。

谢谢你。

嗯。傅瑾渊轻声回答,而后瞥了眼特助。

特助即刻会意,这位小姐,我们傅总是来谈生意的,恐怕......

一听这话,任语薇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我不会跟着你们的。

双方分道扬镳,任语薇上了二楼,走进包厢。

她将带在身上的信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他们会有人来收走这封信的。

刚走出包厢,任语薇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见上面的来电号码,她挑眉。

任嫣儿竟然会有她的手机号?

滑动接通后,任嫣儿甜腻的声音传来:姐姐,该吃饭了,爸爸说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呢。

知道了。

刚走进别墅,任语薇便听见饭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她眼神微凝,不紧不慢的来到饭桌。

本来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僵住,就好像他们三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而任语薇只不过是个外人。

任嫣儿看见任语薇回来,当即扬起微笑,眼神却有些可怜柔弱:姐姐,刚刚是我不对,你能不能原谅我呀?

哦。任语薇不给任嫣儿半个眼神,坐到一旁空着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品尝起餐盘中的牛排。

这优雅的动作让几人吃惊。

不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吗?这标准的西餐礼仪是怎么回事?

任建平轻咳了咳:明天有个舞会,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舞会是需要跳舞的,不如今晚我教姐姐交际舞吧?任嫣儿附和。

她这懂事的话得到了任建平和李媛媛满意的眼神。

交际舞?

任语薇嗤了声,她上辈子就是听信任嫣儿的鬼话,学了她教的舞才在舞会上大出丑。

看来这次任嫣儿还想要故技重施了。

好啊。任语薇像上一世般同意了。

但这一次,她不会再在舞会上丢人,反而会让任嫣儿自讨苦吃!

而任嫣儿并不知道任语薇的想法,在任语薇答应之后,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眼中透出了一抹得意。

她一定要让任语薇在明天的舞会上大放异彩!

让她再也没有脸面出现在大家面前!

......

次日。

舞会门口停了许多豪车,红毯上排着长长的队伍。

任家的人早早到场,唯独任语薇不在。

任嫣儿穿了一身高定紫色小短裙,露出白皙的肩膀和双腿,瞬间吸引了男人们的视线。

平日里与任嫣儿关系很好的几个千金小姐围着她:嫣儿,你今天也太好看了吧,好多富家少爷都在看你呢!

呀!嫣儿,你身上这件衣服是Kay·Church设计的吧,据说她设计的衣服千金难求,我排了一年的队都没买到。

感受着她们羡慕的眼光,任嫣儿得意的勾唇。

拿下这件衣服她可是废了不少力气,为的就是在今天艳压群芳。

当然,等任语薇来了,以她那不修边幅的乡巴佬样,一定更能衬托出她的美好。

毕竟在她的暗示之下,家里只给任语薇准备了一身非常难看,过季好久的礼服。

她只要穿着那身礼服过来,肯定会被大家嘲笑!

加上她的给任语薇准备的惊喜,绝对能保证她这辈子不敢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想着,任嫣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然后故作担心的问:都什么时候了姐姐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一旁的任建平脸色有些难看,第一次带任语薇来参加舞会她就迟到,这让别人怎么看待他们任家?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嫣儿,你说的姐姐该不会就是那个从乡下来的乡巴佬吧?

是啊,难道是会场太大她找不到路?也能理解,毕竟他应该没来过这种地方的,呵呵。

那要不要找个保安去找找她呀?

听见这些话,任建平脸色更黑了。

他正准备打电话给任语薇,却猛然想起,他连任语薇的电话都没有。

顿时,任建平的脸色犹如墨水一般。

任嫣儿和李媛媛见状,心照不宣的勾起嘴角。

就在这时,人群中响起几道惊呼。

那个人是谁?好美!

这姿色,海城的任嫣儿都比不上,李秘书,给你三分钟,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话落,任嫣儿等人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大门。

只见来者肌肤白嫩通透如羊脂玉,一袭深蓝色鱼尾抹胸礼服完美衬出曼妙的S型身材,巴掌大的鹅蛋脸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眸妖冶妩媚,完美的天鹅颈和锁骨,无一不让在场女人嫉妒。

正是任语薇!

她一来,便得到众人炙热的视线。

任语薇不紧不慢的走到任建平面前:抱歉,我来晚了。

话里虽是在道歉,但脸上却毫无歉意,有的只是清冷气质与骄傲。

任建平眼前一亮,对任语薇这一身行头非常满意,也就没有责怪:来了就好,快入座吧。

宾客们看见这一幕,一个个都瞪大双眼。

甚至不时能听见人倒吸气的声音,这也实在是太美了吧!

连娱乐圈的明星都比不过!

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竟然就是任家刚认回的亲生女儿?

是谁说任家的亲生女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个乡巴佬?

这明明是个仙女!

刚才还围着任嫣儿夸赞的几个小千金在看见任语薇身上穿着的礼服时,一个个瞠目结舌。

我......我没看错吧,那好像是Lydia·Wild设计的妖姬人鱼!

天呐!那可是Lydia·Wild,只为皇室设计衣服,她不是乡下来的吗?怎么做到的!

这么一看,还是任语薇更好看更有气质啊,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和假货就是不一样。

闻言,任嫣儿眼神落在任语薇身上,嫉妒的攥拳,眼中的恶意几乎纷涌而出,恨不得当场拿着刀子把任语薇捅死。

她没想到,任语薇居然这样轻而易举的在晚宴上大出风头。

还有不少人居然说,任语薇比她要好!

要是任语薇真的比她还好了,那她之后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地位?毕竟任语薇才是任家的亲生女儿!

不过很快,任嫣儿想到了自己的计划,冷静下来,盯着任语薇冷笑。

礼服盖过她又如何,等会儿她一定能把被抢走的风头通通拿回来!

几人落座后,任嫣儿迫不及待把一包好东西倒入香槟中。

之后任嫣儿走向任语薇:姐姐,你应该还没喝过香槟吧,来尝尝看?

任语薇抬眸。

任嫣儿被看的发毛。

难道她知道香槟里面有问题?

不可能!自己的动作明明很隐蔽,她根本不可能看见的!

于是任嫣儿沉住气,有些委屈的看向任语薇:姐姐该不会还在生妹妹的气吧?

任语薇看着任嫣儿这副矫揉造作的样子,差点没吐出来。

任语薇低头,看向了那杯酒。

上一世,她喝了这杯加了料的酒后,差点出事,是傅瑾渊救了她,但她当时太过慌乱紧张,不但没有感谢傅瑾渊,还......

不过这一世不会了。

她肯定要趁着这个机会,重新遇见傅瑾渊,然后好好的......感谢他。

于是明知道酒里面有问题,任语薇还是接下香槟,喝了一口。

反正这点药效对这辈子的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见状,任嫣儿勾唇。

任语薇喝了一口之后,就站起身,按照前世的记忆走向洗手间。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个地方遇到了傅瑾渊的。

就在这时,几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哟,美女,你看着状态不是很好,需不需要哥几个帮帮你啊?

是啊,我们哥几个最喜欢帮美女排忧解难了。

几个男人说着便要对任语薇上手。

任语薇后退一步,厌恶的皱眉,正想要动手把这几个恶心的男人解决掉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

任语薇抬头,正好看见了男人。

是傅瑾渊!!

几个猥琐男人看见任语薇背后的人,脸都绿了。

傅,傅总......

他们只是拿了钱替人办事,不曾想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大佬,眼下马上就有些想跑路的意思了。

毕竟谁也不想为了一点小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而在傅瑾渊出现了之后,任语薇一改之前的冷淡中带着厌恶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柔软可怜了起来,伸手轻轻扯了扯傅瑾渊的衣角:请您......救救我。

任语薇的声音轻若羽毛,让傅瑾渊的心有些瘙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