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锦歌秦瀚星知乎
继续看书
“圣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将这就令人去寻几个女子来。”花锦歌说道。秦瀚星眼中的不满愈发浓郁了。他大手摩拂过她垂在耳边的秀发,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朕,只要你。”温暖之气吹着她的脖颈,花锦歌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她硬着头皮对视上那双布满欲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圣上,末将是个男人。”

《花锦歌秦瀚星知乎》精彩片段

“圣上,你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且……”花锦歌头皮发麻,果然喝酒误事啊。


“君臣有别?好一句,君臣有别。”秦瀚星冷笑一声,然后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


“现在还有别吗?”


花锦歌断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此刻再次亲吻她。


秦瀚星的举动让花锦歌当头一懵,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上戎装未卸,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现在,她根本无法无视秦瀚星那布满深意的眼神了。


“圣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将这就令人去寻几个女子来。”花锦歌说道。


秦瀚星眼中的不满愈发浓郁了。


他大手摩拂过她垂在耳边的秀发,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朕,只要你。”


温暖之气吹着她的脖颈,花锦歌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


她硬着头皮对视上那双布满欲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圣上,末将是个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这爱将是个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没这胆子!


可,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满朝文武,他独独对她动心。


后宫三千佳丽,他不曾心动,却为她乱了心。


而她还如此生疏抗拒,一想到这,秦瀚星心生趣味。


他低头在她脖颈处细细一吻,花锦歌猝不及防轻唤一声,又吓得赶紧制住。


不。


不可以!


这怎么可以!


“圣上。”花锦歌声音颤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这么继续下去,若是被发现,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亲,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会被问斩。


花锦歌急的眼眶都红了,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她怕过。


可独独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怕了。


秦瀚星抿了抿唇,目光发深。


“末将有负圣上恩泽,末将……”花锦歌脸色煞白。


她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么风头尽显,可能患上就不会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会时常担心身份败露,连累家人了。


想到这,花锦歌眼眶湿润了。


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秦瀚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花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花锦歌去了殿前,秦瀚星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将军和花锦歌同坐一辆马车,花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花锦歌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花锦歌心中一喜。


才到将军府,她便迫不及待去偏房寻哥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