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小娇妻又作妖了
继续看书
有位先生送了补品,说是你父母以前的朋友。 那他人呢?周歆暖迫不及待地想下床去追。 他早就走了。 陈凌轩在她床沿边坐下来,......

《厉少的小娇妻又作妖了》精彩片段

有位先生送了补品,说是你父母以前的朋友。

那他人呢?周歆暖迫不及待地想下床去追。

他早就走了。

陈凌轩在她床沿边坐下来,有些心疼地看着她苍白的脸,又做噩梦了?

她点点头,自从那次和妈妈一起出了车祸,她总有一些事情记不起来,纷纷扰扰很是头疼!

可能是车祸的后遗症,我一定会让你和伯母好起来的。陈凌轩握着周歆暖的手,而且,不管作为男朋友还是医生,我也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

周歆暖没有抽离自己的手,也许是他感动了自己吧。

自从妈妈住进医院,他就是妈妈主治医师,两年了,也算是费心费力。

她早就看出了陈医生的心意,纠结了好久,终于在一个月前答应了他。

但现在只停留在牵手的阶段。

后天是伯父去世三周年,我准备了一些东西,到时候陪你去墓园扫墓。陈凌轩看着她心力交瘁,早就打点好了一切。

凌轩,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周歆暖有些感激地看着这个斯文的男人。

歆暖,这鸡汤,我来喂你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病房门没有关,门外出现的男人一字不落的听完里面的对话,阴沉的脸上更加清冷!

来往的小护士看到了这个冰山美男,忍不住纷纷侧目。

三日后。

城郊的墓园。

周家从老爷子那辈发了家,就成了大家族。

周家直系继承人的忌日,肯定一大家子都要来做做样子的!

周歆暖身侧站着陈凌轩,他很担心她下一刻又出什么意外。

周星怡前天被打了耳光,心里仍然耿耿于怀!想趁这次机会扳回来。

周歆暖,你爸爸的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你变成了这个样子,还能安息吗?!前晚刚上了简家大少的床,昨天又勾搭上帝国集团的厉总,今儿这位斯斯文文的像个良家妇男你可真是好手段呀!

周星怡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来扫墓的亲朋好友都能听得到。

周星怡,你别太过份了!

周歆暖的怒气被点燃,指甲几乎嵌进肉里,下一刻仿佛能杀人!

哎呦,我的好妹妹,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好害怕!

周星怡越说越兴奋,明明是忌日,脸上的妆浓的好像要去夜店。

姐姐也是担心你,怕二伯父在地底下忍不住了,掀开棺材板出来教训你!像你这种不知廉耻,到处勾搭男人的女人,我们周家可从来没有过!

周星怡的话像毒一样释放着,亲朋好友们听着就开始八卦起来。

周歆暖突然转身,周星怡赶紧闪开,害怕她下一巴掌又落在她身上,

这女人看着瘦巴巴的,扇耳光是真的狠!她脸上的红肿现在还没消呢!

刚刚好像听到有人提到了我的名字?

一棵大青松树下,走出了厉之洵的身影。

啊!居然是厉总?!

周星怡看到这个英俊多金的男人直直向她走过来,内心如小鹿乱撞。

厉总您有所不知,我这个堂妹的私生活乱的很

是么?我和我未婚妻的私生活,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点评?

厉之洵利剑一样的目光扫过来,周文海大气都不敢出。

他可是年纪最小的金融大鳄,身价已经是上千亿美金。

但凡惹了他的人,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不是不是。周星怡顿时气势全无,气势弱了下去。

暖暖?想好了吗?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

厉之洵直接忽略周歆暖身旁的陈凌轩,将她揽在自己怀里。

周歆暖没有挣脱,忽然抬头凝望他的眼睛,开口,我现在就愿意!

厉之洵眼神复杂,她看他的眼神,还是宛若初见时的陌生,并不像装出来的。

她好像不认识他!

一时间,所有人哗然,反应最大的当然是陈凌轩。

歆暖,你是不是受到他的胁迫了?如果

陈凌轩想要去帮周歆暖,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陈医生,不关你的事!

周歆暖看了看厉之洵身后带着的一众保镖,主动挽上他的胳膊。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厉之洵一副了然的神色,大手覆在她寒凉的纤手上。

当然!

诸位,今天是我爸爸去世三周年的日子,周星怡却当着我爸爸的面出言不逊,诋毁我的名誉,我要她跪在我爸爸墓前磕头认错!

周歆暖清朗的声音响起,不卑不亢,最慌张的当属周文海和他老婆了。

歆暖,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周文海想辩驳什么,碍于厉之洵在场,明显气势不足。

大伯,我怎么过分了?她一个晚辈给长辈磕头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呀!我爸爸在世的时候那么疼爱堂姐,大家都有目共睹,受她一份孝敬也是应该的吧?

确实应当。

应当应当!

磕一个肯定不够,磕三个

后面的亲朋好友一个个应和着。

周歆暖的靠山可是帝国集团啊,他们可不得审时度势嘛!

厉之洵抬手会意,两个戴着黑墨镜的保镖走上前,面无表情的按住周星怡。

她一个没站稳就跪在了青石板上,疼得龇牙咧嘴。

歆暖,伯母求你,是星怡嘴贱,求你放过她。

歆暖,伯父保证,回去一定好好管教她,星怡毕竟是你堂姐,你不能这么对她啊!

周歆暖好像冷血动物一样,看着他们一家,并没有叫保镖停手。

歆暖,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周星怡的额头被摁在石阶上,已经磕出了一个红印子。

停!

周歆暖凉薄的声音响起,她悲伤地回望了下墓碑上爸爸的照片,闭了闭眼睛。

我今天不想见血,你们最好安生点!

周文海连连应是,夫妇二人扶起女儿往后退了好几步。

今天是厉之洵在,他才没感轻举妄动,可心里却憋着一股气。

周星怡起身的时候膝盖都快要破皮了,也暗暗发誓要报复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