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报复记知乎小说
继续看书
丧尸病毒暴发,男友一家人要将我赶出去。本以为大不了一死,当初自己瞎了眼看上这么个东西,却不曾想自己的眼瞎到姥姥家了。男友竟然打电话给我爸爸,威胁我爸不带物资过来,就将我丢出去喂丧尸。天杀的,要是我还能有力气,绝对要先弄死这孙子。可被他们绑起来饿了三天的我却没有力气反抗,心中暗暗祈祷爸爸千万别来。

《重生报复记知乎小说》精彩片段

丧尸病毒暴发,男友一家人要将我赶出去。

本以为大不了一死,当初自己瞎了眼看上这么个东西,却不曾想自己的眼瞎到姥姥家了。

男友竟然打电话给我爸爸,威胁我爸不带物资过来,就将我丢出去喂丧尸。

天杀的,要是我还能有力气,绝对要先弄死这孙子。

可被他们绑起来饿了三天的我却没有力气反抗,心中暗暗祈祷爸爸千万别来。

事与愿违,不知道爸爸如何突破重重困难来到这孙子家的。

门外,爸爸在焦急地敲门,身后是丧尸不断靠近的声音,而男友一家却不开门,怕丧尸进来。

我努力挣脱绳索,没了力气爬也要爬去开门,却被男友妈妈拦住,抓着我的头发给拖了回去。

最后爸爸见开门无望,认命了!

「宋争,东西我带到了,你要遵守承诺,照顾好漫漫。」

「漫漫,爸爸走后要照顾好妈妈,还有顾霖,他为了护我过来死了,爸爸对不起你顾伯伯……」

爸爸的声音越来越弱,丧尸的低吼声淹没了他,外面是啃食的声音。

我泪流满面不顾头皮的疼痛要出去,被男友爸妈联手拳打脚踢,不知道什么时候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男友一家正计划着怎样将我弄出去来吸引丧尸,他们好去拿爸爸用命换来的物资。

我假装还在昏迷,心里却盘算着计划,直到被凉水泼醒,我哭着喊着要去找爸爸。

「好,既然你要去找你爸爸,那你现在就离开我家。」

男友平日里斯文的脸上满是恶毒的算计,我同意但前提是自己要吃东西。

就算是死我也不想当个饿死鬼,对付这帮比丧尸更可怕的人,还得有力量才行。

男友一家见仅剩下的食物进了我的肚子,都有气但却忍着,毕竟待会儿外面的食物更多。

恢复了体力,这一家子就催促着我快出去,男友还在一旁说着,只要我跑得快就能不被抓到,生怕我反悔了。

他这是想让我吸引走丧尸,自己好出去拿东西,这样一个男人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的,真想扇自己两巴掌。

我装作相信他的样子点头答应,男友爸妈在身后偷偷地笑了。

男友轻轻地打开一点门缝,当看到在外面已经成了丧尸的爸爸,没有头绪地游走在楼道间,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快出去啊,跑啊……」

男友小声催促着我去引开丧尸,我却突然转身拉开门,嘭的一下将门推到最大,也制造了响声。

楼道里的丧尸听到声响朝这边跑了过来,男友情急之下就要将我推出去。

可我死死地抓着门,用尽了全身力气,奈何也抵不过他们一家三人。

就在我即将被推出门外时,我的手臂死死地卡在了门口,即使血肉模糊,我也不放手。

丧尸们已经上来疯狂地咬在我的身体上,而我的意识最后,是丧尸破门而入,我才放心地变异成了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痛,全身被撕裂般的疼痛。

我睁开眼环顾四周,我不是被丧尸撕碎变成丧尸大军中的一员了吗?怎么还好胳膊好腿的?

「漫漫,你醒了?怎么睡了那么久。」

看到面前将我推出门外喂丧尸的男友,我眼睛里的怨恨藏都藏不住。

「漫漫,你怎么这么看我?还在为我爸妈提出的要求不开心吗?他们不也是为了我们能有个自己的家吗?」

我低头掩饰,克制自己要撕碎宋争这个渣男。

我记得他也变成了丧尸,怎么大家都好好的。

突然,脑袋里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今天几号?」

「今天十月一啊,怎么睡个午觉给睡傻了。」

十月一?

我重生了?

重生到丧尸爆发的七天前?

十月八号,当休假结束,人们陆陆续续去上班,惨绝人寰的那个早晨,脑海中那种恶心的生物遍地吃着人。

那天因为宋争母亲说我家附近的包子好吃,我就起了一大早,开了一小时的路程送过去。

当我准备返回上班的时候,楼下开始发生暴乱了,所以只能在宋争家里待着,却没想到见到了人性的丑恶一面。

想起从未给爸妈买过早餐,却讨好那豺狼虎豹一家,最后不但害了自己,更害了爱我的爸爸,悔恨难当!

「于漫,出来准备晚餐了,怎么睡个午觉都睡那么久!」

「年纪轻轻就这么懒,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伺候你吗?」

宋争爸妈在外面阴阳怪气地说着,那些拳打脚踢的画面历历在目,他们一家丑陋的嘴脸尽显。

我努力平复好想弄死这一家三口的冲动,扬起一点笑意说刚才爸爸发信息来要我回家,我好借此机会跟爸妈说一下他们想让我家出首付给他们儿子买房,贷款我还,他儿子赚的钱补贴家用,真是好算计。

他们听我这么一说,立马变了脸色,好声好气地让我好好回家跟我爸说说,这都是为了我们婚后能过好点着想。

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不足六十平米的出租屋,想不明白当初怎么就信了宋争这个渣男的花言巧语,好好的有钱人家大小姐不做,要嫁给他这个凤凰男,还妄想我爸给他买房买车,真够不要脸的。

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联系了爸妈赶紧回家,有重要事情商议,他们见我这么严肃,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漫漫,你这么急着叫我们回来,是不是你跟宋争有了?」

妈妈担忧的目光在我的肚子上瞧了瞧,以为我怀了那个渣男的孩子?

爸爸一脸的怒不可遏,看我的目光满是失望,他从来不看好宋争,觉得他不是个能托付终身的男人。

看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是绝对准的,宋争绝对是渣男中的大渣渣。

「妈,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跟他有孩子呢,你不是跟我说没结婚前不能那个吗?谁知道最后结婚的人是哪个。」

我打趣地挽着妈妈的手臂,另一只手拉着爸爸的,撒娇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我的爸爸,这世上最好的爸爸。

突然,眼中强忍的泪水就掉落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凶猛。

「我的宝贝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姓宋的欺负你了?」

刚才还一脸严肃的爸爸一下子慌了神,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女儿还未曾哭得这么伤心过。

我一直哭,一直跟爸爸说着对不起,上辈子是我害死了他,将这两人给弄蒙了。

努力调整好情绪,妈妈给我倒了一杯热水,一家三口挤在沙发上。

我郑重地跟爸妈说起了上辈子的事情,毕竟这件事瞒不了爸妈,我们还需要在这七天里囤好物资,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场灾难。

听完我最后被宋争给推出家门喂丧尸,爸爸紧握的拳头重重地捶在茶几上,茶几的玻璃都裂开了。

「爸,对不起,都怪我。」



「傻瓜,你是爸爸的女儿,不用跟爸爸说对不起,不管重来多少次,爸爸都会去救你的。」

我是家中独生女,妈妈因生下我后身体不怎么好,爸爸就不让她再怀,他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事事以家庭为首要,这才是有担当爱妻爱女的好男人。

宋争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

「你们都相信我说的几天后会有丧尸病毒暴发吗?」

我觉得末日丧尸这种事,像他们这样上了年纪的,肯定会觉得是不是女儿精神有问题。

「相信。」妈妈坚定地说。

妈妈说自己这几天总是睡不安稳,去世的外婆托梦让她多买点东西待在家里不要出去。

而爱老婆的爸爸自然无条件地相信我们两个。

当晚,我们一家三口就罗列了接下来要囤的东西,末日之下还是躲在家里比较安全。

毕竟我爸妈年纪大了,我一个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真打起来肯定最先挂掉的那个。

我爸妈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属于高档小区,一梯一户,我家住在二十楼,属于楼顶,还带一个顶楼花园,妈妈平日里最喜欢种些花花草草,爸爸买这里就准备退休了老两口天天养养花、逗逗鸟惬意生活。

爸爸生意做得还不错,有自己的公司,现在十月一员工们都放假回家了,有钱的人都出去旅游去了,小区里真正住着的人不多。

爸爸打电话联系了部门,将员工们的假期延长两天,让各自都待在家里别外出,还嘱咐多囤点食物在家,到时候回公司可以报销,算是给员工的福利。

如果只是让别人多囤点食物可能大家都没这个意识,但如果可以回公司报销,想必大家都是很愿意多买点的。

「漫漫,其实我和你妈瞒着你给你准备好了婚房,楼下 19 楼在你名下,我和你妈想着等你以后有了孩子,我们也退休了,好给你带带孩子烧烧饭。」

我心中一片温暖,这辈子能作为他们的女儿,真的是很幸运。

楼上楼下都是我们家的,那囤货可以囤多点了,而且两层也增加了安全系数。

爸妈在家计划着接下来几天的任务,而我在自己房间电脑前认真发帖。

我将跟爸妈罗列出来的末日囤货指南发表在热门网站上,并警示末日即将到来,让大家都囤点货,若大家不相信先收藏一下总可以的。

我刷新帖子下面的评论大多数是骂我的,最热门的评论是让我有病快去医院看看,不过收藏的人还挺多的,我心里多了些许安慰。

当晚,宋争发信息问我让我爸买房首付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敷衍地回答了几句,让他再等等,先等这几天我将我爸哄开心了再说。

十月二号。

一大早,一家三口分工明确,准备出门。

爸爸去装修公司用高价让老板加急做最好的防爆玻璃和防爆门,小区虽然是高档小区,但开发商用的定不会是最好的,到时候末日来临,可怕的不只是丧尸,要是遇到居心叵测之人,若有人破门而入,那我们一家三口没什么武力值定是不行的。

能花钱搞定的事,就别将费脑子,毕竟爸爸不缺钱,昨天他说刚到一笔货款,卡里几百万是有的,让我们放心大胆地花。

真的到了末日,钱这东西都没用了,拥有物资才是保命的首要。

妈妈和我去商场采购了大量日用品和保暖的衣物,换洗的衣物越多越好,日后要是停水停电了,洗衣服这种在现在稀松平常的事会变得十分奢侈。

日用品:纸巾、湿巾、卫生巾、毛巾、牙刷、牙膏、洗手液,消毒液、沐浴露、洗发水、肥皂,等等……

最保暖的羽绒服每人五套,保暖棉毛衫套装,棉袜,靴子,拖鞋,棉被也买了十几套,以防天气突变,临走前还有家店里卖电热毯,又买了两张,还拿了两箱暖宝宝,这下冻不着了。

这些东西买下来都中午了,由于东西多,商家免费送上门,报了爸爸公司仓库的地址,这是我们一家昨晚商量好的,在家里没有安装好防爆玻璃和防爆门之前,采购的这些都先放公司仓库里,以免安装师傅们看到这么多物资,日后末世来临,将会是个巨大的危险。

下午,跟爸爸会合去了较远的粮食批发市场。



粮食这种在末日抢手的东西要是被人发现,定会招来祸患,所以爸爸说去远一些的地方进货。

到时候丧尸病毒暴发,那些人就算想到了,路途那么远,也不可能冒着这么大风险过来。

大米 30 袋、面粉 20 袋、挂面 5 箱、方便面 10 箱、火腿肠 5 箱、面包 10 箱、压缩饼干 10 箱,一些零食十几箱,塞了满满当当一个大货车。

若按平时来算,我家一袋大米三个人一个月够吃了,爸妈都是爱吃米饭所以大米囤得比较多,这些物资够我们吃好几年了。

老板给送上车的时候还笑问怎么采购那么多,我爸笑着说给公司十月一留着加班的员工福利,老板直夸我爸是个好老板,我爸坐他车一起将货送到了公司的仓库。

路上,我爸也隐晦提醒,让他忙过十月一这七天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休息陪陪家人。

忙活了一天,一家人都累瘫了,早早地睡了。

宋争半夜发来消息,问有没有跟我爸说买房的事,我睡得太沉看都没看,第二天回复他说我妈已经同意了,现在要好好做我爸的思想工作,让他别急。

十月三号。

安装防爆门和防爆窗的师傅一早就来了,我爸今天留家里帮忙,师傅看我们家新装修不久,门窗都非常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安装这种在他们眼中没必要的防爆窗和防爆门,爸爸还另外加钱让做一个铁门在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坚固的堡垒。

我爸只能拿我当借口,说我生病了,有被迫害妄想症,只有这样才会睡得着觉,工人师傅们看到我的时候都统一投来了可怜的目光,搞得才睡醒的我一头雾水,懵懂的样子在他们眼里更加可怜了。

上午,我和妈妈去卖窗帘的店定制了加厚全遮光窗帘,本来需要四五天时间,加了钱后天就能赶制出来,刚好那时候防爆门和防爆窗都能安装好了。

下午我们去订购了太阳能电板,买了两套让老板加急明天开始安装,特地让明天下午来,装门的师傅差不多弄好去楼下弄,这样不会碰到。

随后我们到电器城买了五个平板、五个手机、两个望远镜、三个遥控飞机、四个监控等一系列东西,装了满满一后备厢。

十月四号。

爸爸还是留家里,上午,顶楼的防爆门和窗都安装好了,师傅们又去 19 楼赶工,中午安装监控的师傅来了,捣鼓一个小时就给搞好了,下午安装太阳能电板的老板亲自过来给我们安装。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我和妈妈则是去买了很多土和种子,打算将顶楼的阳台弄成菜园,还去买了十几只小鸡,花了大价钱做了个静音鸡窝,鱼是老爸最喜欢的,阳台一角圈起一个池子可以养鱼,我和妈妈又去卖鱼的地方买了一些养鱼必备产品。

晚上的时候,我和妈妈在阳台铺土撒种子,爸爸则用水泥和沙子自己打了一个鱼池。

又是累瘫的一天。

十月五号。

防爆门窗都安装好了,窗帘也送来挂上了,太阳能电板也给弄好了,这下不用怕停电了,只要有太阳,我们家里就有电用。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买了酒精炉、煤气桶,外加防止煤气桶太多爆炸,买了好多个灭火器。

我在屋子里环顾,感觉忽略了什么东西,想了半天才发觉自己忘记给地上铺静音垫了。

丧尸的听觉比较灵敏,要是家里发生些动静被听到就完蛋了。

还有单向透视膜要贴玻璃上,免得被有心人觊觎,虽然我们是 20 楼,但还是小心为上。

爸爸和我出去采购,单向透视膜都有现货,拿回来自己贴上就可以。

静音垫加了钱让老板今天就调货,看在那么多钱的面子上,老板承诺晚上能来铺好。

果然花钱了就是好,晚上十二点左右静音垫就铺好了,我在楼下听,老爸老妈在楼上跑步,切菜剁肉都听不见,这钱花得值。

妈妈今天则是去附近的药店,每个药店能买的药都给买回来先,免得到时候家里有人生病了没药可不行。

宋争又是半夜发信息过来,说我这几天怎么都不跟他联系了。

我这两天忙得脚都不着地,还真的想不到他这号人物。

我敷衍地说自己跟爸爸已经说了,他并没有太反对,说自己考虑考虑,我让宋争先看看想买哪里的房子,让他高兴几天。

十月六号。



时间越来越紧凑,家里大件要人来安装的都给安装上了,上午我和妈妈一组,爸爸一个人一组,分别去两家店买了三个冰柜,都是现货,加钱半个小时就送到家了。

两个放在 19 楼,另一个放 20 楼,20 楼我们居住的本来就有个双开门冰箱,昨晚我妈已经去囤货给塞满了,现在就等大采购一次将冰柜装满。

买好冰柜,我和妈妈去大的超市买食材,负责将三个冰柜给塞满。

我爸则去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去定水,分了几家店,分不同时间,将一百桶水给送到家里,放在不同的房间,免得被看到。

爸爸做事很是谨慎,他是生怕自己像上辈子一样没保护好我,这是我偷偷在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听他跟妈妈说的。

另外又网上同城订购了一百箱瓶装水,怕生活用水不够又在楼顶放了两个大的水箱囤水,净水器和净水片都准备好了,只要天下雨我们就不缺水。

采购了一天,冰柜塞得满满当当一些肉类和冷冻的食材,还有一些容易保存的肉罐头,水果罐头、榨菜、干海带、干香菇之类的能放得住的。

又是累瘫的一天,这几天算是将这里面的购物欲望都给搞没了。

回到家点了个外卖,好久没吃小龙虾了,点了很多种口味的小龙虾加一些下酒菜,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的,扫去了心中的阴霾。

到了晚上,我们三人赶往爸爸公司将那些提前囤的货装上了小货车,然后停在了地下车库,我爸说等半夜人少了再搬,现在先去 19 楼看看我的婚房,收拾收拾可以放物资的地方。

当我第一次看到爸妈精心为我准备的婚房,完全是我喜欢的风格,可见他们的用心,眼中不自觉蓄满了泪水。

爸爸岔开话题跟我妈去开干,房间还没有软装,所以空间很大。

夜深了,我们一家三口开始往地下室去。

还好当初买的车位比较靠近电梯,要不然三个人搬运这么多东西不得给累垮了。

半夜电梯没人用,我们一趟一趟来回了十几次,每次都将电梯塞满,将这些吃的用的都装满了房子,才感觉到安心。

不过安心的同时也特别累,现在的生活哪有高强度奔波这么多天的。

洗个澡睡得特别舒服,人在特别累的时候,睡得也特别沉,我好久没睡这么好过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爸妈已经出门了,在桌子上给我留了早餐和字条说出去有事。

宋争则又半夜给我发了好几套市中心新开发的楼盘,都是大平层,看起来价格不菲。

他也不想想就他自己那么点工资能够买得起那些房子吗?看来是将我当冤大头了,这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十月七号。

丧尸病毒暴发前的最后一天,这个世界的早晨人们匆忙的脚步看起来多么美好。

不知道这个病毒是怎么传染出来的,我上辈子都不知道是啥原因,就被那个渣男给害死了。

吃完早餐,正准备要打电话给爸妈问他们在哪里的时候,爸妈回来了。

还带回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漫漫,这是顾霖。」

这些年经常听我爸提起顾霖,他是我爸相中的女婿人选,我们小时候住老家,两家离得近,我爸跟他爸是好友。

上辈子我对顾霖是很讨厌的,因为爸爸明里暗里想要让我跟顾霖去相亲见一见,我那时候被宋争给迷得非常叛逆,爸爸越是想要介绍我越是讨厌这个人,还说死都不会嫁给顾霖,那时候估计伤透了爸妈的心。

而最后竟是他为了保护我爸爸来救我而死,我对他心中愧疚万分。

「顾霖,你好,我是苏漫。」

我主动上前打招呼,顾霖个子很高,身形健硕,我站在他面前差了一个头。

「漫漫。」

他叫我漫漫,像是我父母叫了无数次般熟络自然。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