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很腹黑小说
继续看书
回家之前,老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你先捂着你的身价,观察观察对方,如果对方图你钱,及时止损,晓得伐?」

《乖宝很腹黑小说》精彩片段

我和一个陌生男人闪婚了。

结婚后,他说他搬砖赚生活费。

我说,我卖鱼贴补家用。

两人每天,一个一身汗臭味回来,一个满身鱼腥味回家。

直到万众瞩目的拍卖会。

我和新婚丈夫面对面。

我手里拿着刚拍下的一幅画,而他,手里拿着刚拍下的钻石项链。

被老父亲催婚,一怒之下,我找了个陌生男人闪婚。

当晚,我把结婚证拍我爸面前,他老泪纵横地捧着我妈的照片:「咱们闺女总算结婚了,我赶紧去置办嫁妆。」

翌日,市郊一套价值八千万的别墅,市中心三套大平层,两套公寓以及若干无价之宝送到我跟前。

我笑眯眯道:「老爸,我想开公司。」

老爸点头如捣蒜。

回家之前,老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你先捂着你的身价,观察观察对方,如果对方图你钱,及时止损,晓得伐?」

晚上,我回到家。

一个房龄比我年龄还大的小区里。

楼道的灯一闪一闪,颇有恐怖片的效果。

刚打开门,我便闻到一股汗臭味。

定睛一看,地上扔着工地穿的工作服。

听到声音,一个男人从浴室走了出来。

他刚洗完澡,下半身裹着浴巾,露出壁垒分明的腹肌,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浑身上下,没一处多余的赘肉。

我目光往上,落在他脸上。

眉目刚毅,唇形薄而红,鼻梁是那种老天爷精心雕刻过的杰作,一张脸就足够让我春心荡漾了。

何况身材和气质。

是了,我的新婚丈夫,一点都不像在工地搬砖的工人。

「你回来了?」顾千洲望向我。

那双桃花眼似会蛊惑人心,恰到好处的卧蚕,衬得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

我压住内心的涟漪,提了提手里的鱼虾和肉:「你今天辛苦了,我给你补补身体。」

「谢谢。」

「都是夫妻,客气什么。」

他提过我手里的菜,眸子微弯:「说的也是,老婆大人,辛苦你了,我去换衣服。」

好可惜啊,换了衣服就不能看腹肌了。

我去厨房准备做菜。

跟着家里的厨师学了半个月,虽然算不上厨艺精湛,但至少能看得过去。

顾千洲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整好三菜一汤了。

胡萝卜炖牛肉,清蒸鲈鱼,清炒西蓝花,还有一道清淡的冬瓜汤。

顾千洲尝了一口,眼前一亮:「老婆,你厨艺越来越好了。」

那可不,我们刚新婚的时候,我硬着头皮给他做了顿饭。

结果那天,他喝了一缸水。

后来,我找机会就回家偷师,不枉费我在厨房抡锅铲抡得起飞。

「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交给你。」顾千帆从口袋掏出一沓钱,递给我。

我数了数,有五千多。

五千,连我买一套护肤品的零头都不够。

但我依然收下,并且从里头抽了一千块给他。

他有些诧异:「给我钱干嘛?」

我之前让助理调查过几家普通家庭,一般都是男人上交工资,女人管家,但也会给自家男人一些零花钱。

难道,我给的太少了?

于是,我又抽了五百出来:「这样够了吗?」

顾千洲笑了笑,把我手推回来:「傻瓜,工地包吃,我平时也没需要用钱的地方,你留着用,去买点衣服。」

我可感动了。

即便他这么穷,他也愿意把所有身家都给我。

这男人,我找对了。

「快吃吧。」我给他夹了一大块牛肉,「你每天干体力活,要多吃点。」

说到体力活,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还不累。」

我假装没听懂。



翌日,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床上了,不过桌子上留着豆浆肉包和油条。

顾千洲一般上工都是一天,有时候还会加个班。

所以白天,我挺自由。

我爸打电话过来:「乖宝,公司给你弄清楚了,你这个领导什么时候来上班啊?」

我喜上眉梢:「随时可以。」

我爸是水产大王,年轻的时候靠卖鱼赚了第一桶金,之后跟坐了火箭一般,生意越做越大。

要如何形容我家的生意。

打个比方吧,几乎全国的水产都被我爸垄断了,这还不包括国际业务。

我到公司的时候,总经理领着员工,夹道欢迎:「沈总好。」

我女王一般踏着高跟鞋,点头致意。

第一天上班,我先熟悉熟悉公司,不过这一忙,不知不觉也到了五点。

五点,是顾千洲下班的时间。

我正想着,顾千洲已经打电话过来了:「老婆,我今天下工比较早,你在哪儿,我去接你,我们出去吃顿饭?」

我头皮绷紧:「你现在在哪里?」

「我刚从工地出来,在等车。」

「好,那你不急,我在卖鱼呢,我直接和你见面吧,你不用特意来接我。」说完,我挂了电话。

领证前,顾千洲说自己只是一个搬砖的,他礼貌询问我在做什么。

为了能匹配他的工作,不让他有太大落差感,我说我在卖鱼。

我叫来助理:「去给我整一套带鱼腥味的衣服来。」

助理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很快准备好,顺便问我:「沈总,您是让司机送还是自己开车,要开哪一辆?」

「不用,我坐地铁。」

助理的嘴巴张成了 O 形。

吃完饭,顾千洲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地方太远,靠我们的十一路公交车抵达不了。

顾千洲看中了共享单车,挑了挑眉问我:「我载你?」

「好啊。」



这一晚上,我们过得很快乐。

不管身还是心。

顾千洲一如既往去工地,而我从一个卖鱼小妹,变成了公司的沈总。

助理汇报我的行程:「沈总,今晚七点,你和照黎集团的顾总有个饭局。」

今晚顾千洲说不回家吃饭,工地有些事情,可能得到半夜,或者太晚,他直接在工地的简易宿舍睡觉。

我说,我今晚也有事。

他问我:「什么事情?」

我满嘴跑火车:「我得去大酒店送鱼。」

晚上七点,我抵达目的地,刚下车,我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顾千洲。

他似乎变了一个人。

一袭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得他身姿修长,面若冠玉,神色肃冷,简直和我认识的顾千洲判若两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不是在工地,怎么会衣着光鲜地出现在这里?

似有感应一般,他望了过来。

我赶紧捂住脸。

见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助理一脸疑惑:「沈总,您怎么了?」

「嘘,别叫我沈总,我们从另一个门走。」

助理一脸懵逼地被我拉着走。

不过老天爷就是喜欢玩游戏,你想躲某人,偏就要你们碰到。

诶,就是玩儿。

当我和顾千洲在饭局上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我俩的表情都精彩极了。

「念念,怎么是你,你不是去送鱼了吗?」

「老公,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工地加班吗?」

我俩异口同声开口,又同时闭嘴,我在内心疯狂找借口,至少得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

比如,我一个卖鱼小妹是怎么拿着几十万的包包,全身上下上百万的装扮出现在高档饭局上?

不过,顾千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这一身行头就几十万了,更别说他手上的腕表。

至少能买下一套房。

面对我狐疑的眼神,顾千洲轻咳一声说道:「我老板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临时让我来赴约,这西装和腕表都是他的。」

就在气氛僵住的时候,服务员进来送酒。

那酒我认得,喝一口就上万。

如果我老公真的是穷人,被人赶鸭子上架,那他一定不知道这酒。

「我来吧。」我拿起酒,手一滑,酒砸地上,淌了一地。

上流社会,爱酒之人,尤其是珍藏的酒,被这么糟蹋了,铁定会心疼。

但……

他第一时间关注的并不是昂贵的红酒,而是我。

「有没有受伤?」他拉住我的手,上下检查,眼里溢满关心,「下次小心一点。」

我一脸心疼:「这酒……」

顾千洲一脸无所谓:「不就一瓶红酒,超市几十块的一大堆。」

我松了口气。

我相信他的确是来凑数的了。

不过我家老公这么深得老板的信任,我还挺意外。

顾千洲解释:「因为之前在工地,我救过老板,所以他对我比较特别。」

「哦。」我点头,「原来如此。」

「那念念,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千洲眸子清亮地看着我。

完犊子了,我理由还没编好呢。

要不要,和他一样的理由?

「其实,我有点不好意思和你说,我之前和公司老板有点交情,她今晚有相亲来不了,所以让我帮个忙。」

我指了指包包:「这个包包是她的。」

「衣服首饰也是她的。」

顾千洲笑:「那我们算是白捡了一顿好吃的,咱们敞开肚皮吃吧。」

「嗯嗯。」



我们又叫了一瓶红酒。

顾千洲阻止我:「念念,这里的酒很贵。」

我眨眨眼:「你放心,今天全程由别人买单,我们只负责吃吃喝喝酒行了。」

顾千洲跟着我调皮一眨眼:「倒也是,老婆大人说的是。」

一句老婆大人让我红了脸。

过程,我去了一趟卫生间。

我打电话给助理:「你马上给我弄一个小电驴过来,最好还是二手的,不要是刚买的,速度。」

等我交代完毕,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微笑着回到包厢。

那端,顾千洲刚好放下手机。

显然,他刚刚也打了一个电话。

是他老板打过来的吗?

顾千洲举了举手机:「我老板打来的,说合作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明天他会让人送合同过来,你让你朋友放心。」

没想到我第一单生意如此顺利丝滑。

我嘴角的笑意快压不下去了。

「嗯,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差不多了吧,我们回去吧。」

「好啊。」我点头。

到了门口,门口停着一辆粉红色的,略旧的小电驴。

助理发微信:「沈总,您要的太急,二手的小电驴太难找,这还是我从一个小姑娘那里买来的,双倍价格,比买一辆新的小电驴还贵。」

我收了手机,指了指远处的小电驴:「坐我车回去?」

「我也骑车了。」顾千洲眼角带笑,也指了指喷泉旁的一辆……自行车。

「你刚骑自行车来的?」我震惊,「穿这身西装?」

顾千洲一脸无辜:「有什么问题吗?」

我摇头。

内心默默腹诽。

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如果自行车刮蹭了你老板昂贵的西装,不知道他会不会追究。

翌日,照黎公司果然来了负责人,送了合同过来。

合同顺利签成。

我爸不知道打哪儿知道的消息,给我转了一千万过来:「闺女,庆祝你第一单生意顺利做成,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一边嘴上推脱,一边收下了这一千万。

因为和照黎集团合作,我打算先去他们工地考察考察。

而顾千洲恰好就在那个工地上。

我打算悄悄地去,给他一个惊喜。



我告诉顾千洲,因为那天我的帮忙,那么大一单子生意谈成,我朋友为了答谢我,便让我去她公司上班。

顾千洲怜惜地摸摸我:「这样也好。」

当然好了。

每天鱼腥味我也受不了。

我让助理帮我买了不少平价衣服包包,脱下手里的首饰,整一个朴素到底。

助理不明白:「沈总,人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尤其谈生意,如果你穿的不太行或者座驾不够拉风,对方都不高看你一眼,而您怎么反着来啊?」

因为我要捂好我的马甲啊。

我「警告」助理。

「待会去了工地,你别一口一个沈总叫我,你就叫我……小沈吧。」

助理疯狂摇头。

「不叫扣你奖金。」

助理一副便秘的表情。

到了工地上,烈日灼灼。

工地上灰尘漫天,即便有洒水,依然不解万分之一。

想到顾千洲都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我又十分心疼。

我嘴上说爱他,但为了考察他对我的真心,又一再欺骗和隐瞒他。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你们找谁?」一个抄着浓重口音的工人问我们。

「哦,我来找顾千洲。」

「顾千洲,没这人啊。」年纪大的工人挠挠头,一头雾水,「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我皱眉。

没错啊。

我正想询问,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工人跑了过来:「阿大,你是不是热傻了,我们工地怎么会没有一个叫顾千洲的人,喏,他不就在那。」

小工人朝我憨厚一笑:「姐姐,你要找的人在那儿。」

他往远处指了指。

走远了,我还能听到老工人的声音:「我们工地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叫顾千洲的人了?」

「嘘,闭嘴。」

我以为我会见到一个灰头土脸,浑身被汗水浇湿的顾千洲。

可他没有,戴着工帽,穿着工装,正在指挥别人做事。

他本就身材修长,面容清隽,即便穿着难看的工装,也依然让人着迷。

我松了口气。

「老公。」

顾千洲扭头望向我,眸光带着些许惊讶:「你怎么来了?」

「你忘记了吗,我老板今天有事,所以她让我过来看看工地情况,对了,这是我同事小周。」

小周接待上宾接待久了,形成了条件反射,标准鞠躬:「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我扶额。

瞥见顾千洲疑惑的眼神,我尴尬解释:「小周以前在国外待过。」

我给助理使眼色,小周点头:「沈……小沈说得对。」

「你现在升职了吗?」我问顾千洲。

「是啊,那天我本来想告诉你,不过想偷偷给你一个惊喜。」

我将保温盒递给他:「现在也是惊喜啊。」

他喃喃道:「是啊,特大的一个惊喜。」

晚上,温存过后,顾千洲搂着我说道:「念念,我们换个房子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