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亦小钱
  • 更新:2024-07-04 22:44:00
  • 最新章节:第4章
继续看书
被妹妹算计,她被迫嫁给了那个传言狠辣无情,克死了五个未婚妻的残废,所有人都说她唐阮阮嫁过去活不过新婚夜......谁知道婚后她却被那男人宠上了天!“傅少,夫人将您继母打了。”“夫人手打疼没有?”“傅少,听说您护内不讲理?”“嗯,所以你们不要欺负我夫人。”晚上,唐阮阮被男人揽在怀中,“听说你今天又带着三个宝贝闯祸了?”唐阮阮:“怎么,你有意见?”傅少:“没有,只觉得三个宝贝太少了,不如我们在多生几个!”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精彩片段

    第1章

    滚!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肚子里有个野种就像来污蔑我们少爷,简直不知死活。”

    站在傅家门口,随着那扇豪华的大门被关上。

    唐父一巴掌甩在唐阮阮的脸上,“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竟然骗我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傅二少的,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唐阮阮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踉跄的后退两步,她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哭着摇头。

    “我不知道,是唐心怡,是她说那天晚上的男人是......”

    啪!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落在脸上。

    “贱人,你到这个时候还不知悔改,竟然还敢污蔑心怡,心怡单纯善良,怎么可能会骗你,明明是你自己下贱,肚子里怀了野种......”

    “呵呵......”

    听着父亲对唐心怡的维护,唐阮阮跌坐在地上,痛极的她竟然无声的笑了出来。

    唐心怡单纯善良?

    她唐阮阮就是下贱?

    唐阮阮抬头,看着面前脸色铁青,气的想杀了她的父亲,愤恨的道:“你们明明一个月前,是唐心怡算计我,我才会怀了孩子,也是她说那天晚上的人是傅二少。

    你们若是不信她,又怎么会不让我打掉孩子,非要带着我来傅家?”

    砰!

    见唐阮阮还不认错,唐父抬起脚直接踢在了唐阮阮的肚子上。

    “啊......”

    唐阮阮痛的尖叫一声,憎恨的看着唐父,“我没有错,我才是受害者,错的是唐心怡,是你们......”

    “不知廉耻的贱人,竟然还不知道悔改。”

    见唐阮阮还不知道悔改,唐父狠狠的道:“从今天开始我唐家没有你这样的不知廉耻的女儿,你就是我唐峰这辈子的耻辱,你应该去死。”

    小腹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唐阮阮倒在地上,看着唐父渐渐远去的背影,腿间一抹鲜红染红了地面,人也渐渐失去了意识......

    ......

    五年后。

    医院。

    “唐小姐,很抱歉,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合适您儿子的血源,还请您尽快联系孩子的父亲......”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唐阮阮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化验单疾步往外走!

    五年前,她被唐峰那一脚踢的差点流产,晕倒在血泊里,幸亏当时舅舅及时赶来带她去了医院,七个月后她生下三个早产的宝贝。

    虽然三个宝贝是早产,但是却十分的健康。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二宝在学校忽然晕倒。

    等唐阮阮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她,二宝血液方面出了问题,需要换血治疗。

    但是二宝血型特殊,找不到合适的血源,最大的希望是用二宝父亲的血。

    五年前,那天晚上她被唐心怡算计,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只有唐心怡,所以知道二宝父亲身份的也只有唐心怡。

    将手中的化验单放进包里,唐阮阮刚按下电梯的按键,里面忽然冲出来一个一脸是血的男人。

    不等唐阮阮反应,接着男人就从电梯里冲出来,将她拖进了一旁的检查室。

    下一秒,带着血的唇瓣的就落了下来。

    “唔......”

    唐阮阮瞪大了眼睛看着此刻将她抵在检查床是男人,男人脸上的血遮住了大半的面容让人看不清的脸。

    “不想死就给我叫出来。”

    嘶哑难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唐阮阮将看到面前的男人扯过一旁的白大褂盖在了两人身上。

    “你放开我!”

    唐阮阮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男人力气大的不行,她根本推不动身上的男人。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忽然感觉腰间一凉,吓的唐阮阮猛的僵住了身体。

    她做过战地记者,知道此刻抵在她腰间的是一把刀子,非常锋利的那种。

    唐阮阮不想死,顿时不敢在动。

    “你......你想怎么样?”

    唐阮阮看着此刻压着她的男人,紧张的问道,这男人身上很烫,有些不正常。

    男人看着唐阮阮,没有说话,直接低头吻了下去。

    “唔......”

    再次被吻住,唐阮阮下意识的想摆脱对方,发出抗议的声音。

    只是这声音被对方的唇瓣堵住,听起来“呜呜咽咽”的很是特别......

    “这边,他受了伤肯定跑不远。”

    外面,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四处散开,显然是来找自己身后这个男人的。

    听到外面的声音,唐阮阮身上的男人猛的停住亲她的动作,低着头,那双如深渊般的眸子,满是冰寒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    第2章

    幸亏唐阮阮以前做过战地记者,这样的场面曾经也见识过,不然她早就吓瘫了。

    抿了抿唇,努力的压制着心里的惊慌,唐阮阮小声的问对方。

    那些人是来找你的吧,我......我可以帮你,你别杀我,行吗?”

    你帮我?”

    男人嘶哑的声音再次传来,像是地狱来的死神,带着无尽的寒意。

    外面至少八九个人,你一个女人想怎么帮我?”

    唐阮阮咬着唇没说话,强装镇定往上拉了一下两人身的白大褂,她仔细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就在脚步声到检查室门口的时候,唐阮阮猛的捧住身上一脸是血的男人亲了上去。

    砰!

    检查室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啊......”

    不等那些人进来,唐阮阮猛的发出一声尖叫,老公你别这样,有人来了。”

    啊......老公救命啊......他们冲进来了......”

    唐阮阮紧紧的抱着身上的男人,一脸惊恐的朝门口的那几个带着黑色口罩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看去。

    对方进来找人,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在心里骂了一句,对方问唐阮阮,刚才有没有看到别的人闯进来?”

    没有,我就看到你们闯进来了,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没看我和我老公在吗?

    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就要叫人了。”

    唐阮阮一边大声的嚷着,一边紧紧的搂着怀里的男人,老公你别动,我上身没穿衣服,你一动我就被他们看到了。”

    唐阮阮的声音带着几分恼羞成怒,一听就让人觉得像是被人破坏了好事,而恼羞成怒的。

    她看似很镇定,其实搂着男人的手心里,已经起了冷汗。

    事情到了这一步,唐阮阮已经无路可退了,她必须要保住身上这男人,这样才能保住自己。

    几个带着口罩的男人看着大声喊叫的唐阮阮,气的不行。

    这娘们跟自己男人在医院干这种事,竟然还敢这么大声,还要不要脸?

    虽然生气,可是带着口罩几个男人却不敢真的在呆下去,他们的身份不能曝光,不然会把夫人牵扯进来。

    走,真晦气,人没找到,竟然遇到这种事情。”

    听着带着口罩的几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往外走,直到对方的脚步声走远,唐阮阮咬着牙,用尽全力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接着抬手给了对方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瞬间响彻整个检查室。

    男人显然没有想到唐阮阮会打自己,目光直直的看着她,冷到了极致。

    这目光让唐阮阮头皮发麻,可是她依旧梗着脖子,强装镇定的跟对方对视,是你先对我无礼的,这是你应得的。”

    听着这话,对方摸了一下自己被唐阮阮打疼的脸,冰冷的目光渐渐变的玩味。

    这目光像是暗夜中的猛兽,看到了猎物的目光,不急着吃,想要慢慢的将对方玩死。

    唐阮阮看着对方,手渐渐的朝自己的包摸去。

    下一秒,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自己的包,就被对方给按住了。

    对方低头,滚烫的唇瓣又在唐阮阮的唇瓣上碰了一些。

    小女人的唇瓣凉凉的,十分的舒服。

    叫什么名字?”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唐阮阮,高大的身体依旧压在唐阮阮身上,再次开口,声音似乎比刚才更加嘶哑了。

    刚才那些人他不是打不过,只是不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之所以将身下这个小女人拽进来,是因他中了药。

    不过这倒是给了他一个惊喜,没有想象中的厌恶和恶心,他竟然对身下这个小女人唇瓣的味道有些回味。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刚才已经帮了你,你该走了。”

    唐阮阮愤怒的瞪着对方,使劲又推了对方一下,结果还是没有推开。

    男人看着唐阮阮愤怒的样子,忽地一笑,接着唇瓣咬住了唐阮阮的耳垂。

    微痒微痛的感觉,让唐阮阮身体猛的一颤,就在他以为男人要胡来的时候,就听对方在她耳畔道:记住,我姓傅!”

    傅?

    不等唐阮阮反应过来,对方猛的松开唐阮阮,转身快速的出了检查室。

    唐阮阮反应过来瞬间追了出去,见男人去做电梯,唐阮阮瞬间大喊,来人啊,那个满脸是血的人在这儿。”

    那些带着口罩的男人不是好人,这个威胁她的男人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男人愕然的朝自己看来的时候,唐阮阮看着那边跑过来的医护人员,得意一笑快速的跑出了医院。

    自从五年前那件事情,唐阮阮就养成了眦睚必报的性子,能当场找回来的仇,绝对不留着隔夜!

    从医院出来,唐阮阮直接将医院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她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去唐家,找唐心怡。

    二宝的病不换血就不能根治,只能靠吃药维持。

    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每天呆在家里,无法向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

    她必须要尽快找到五年前那个男人才行。

    【我们美丽漂亮温柔的妈咪女王大人,你的乖宝想你喽!】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唐阮阮将车停在路边,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刚按下接通键,电话那边就传来一个软软甜甜糯糯的声音,妈咪,糖宝想你了,糖宝今天很乖,很听哥哥的话。”

    这是她的三宝,是个跟糯米团子一样甜心的女儿。

    听到糖宝的声音,唐阮阮脸上严肃的表情瞬间软了下来,糖宝这么乖,妈咪回去的时候买你最喜欢吃的提拉米苏奖励你好不好?”

    好!”

    糖宝刚说完,接着唐阮阮就听到了大宝的声音。

    妈咪,你现在已经从医院出来了吗?”大宝问道。

    三个孩子里,就属大宝的性子最活泼,性子也最跳脱,平时还是个小话痨。

    嗯,妈咪已经从医院出来了,现在要去别的地方办点事情,很快就会回家。”

:    第3章

    弟弟的血源找到了吗?”大宝再次问道。

    唐阮阮抿了抿唇,坚定的道:快了。”

    只要找到当年那个男人,她的二宝就能很快的好起来。

    快了?

    就是还没有找到喽?

    大宝拿着电话,眼睛快速的转了转,妈咪,你快去忙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挂了电话,大宝抱着自己的电脑,带着糖宝去了二宝的房间。

    二宝病了之后,身上总是没有力气,经常躺在床上。

    哥哥,你睡了吗?”

    糖宝悄悄的爬到二宝的床上,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二宝的额头。

    糖宝,摸额头是看不出人睡没睡的。”

    糖宝是摸摸哥哥有没有不舒服?”糖宝不承认自己刚才的叫人方法用错了。

    大宝抱着自己的小电脑爬到床上,看了一眼已经坐起来的二宝,无奈的道:不舒服也不是摸额头摸出来的,是要问的,你要问你二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糖宝看着两个哥哥眨了眨眼,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坐在,拉住二宝的手,二哥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二宝是三个孩子里里面,性子最沉稳的一个。

    他笑着摸了一下糖宝的头发,笑着摇了摇头,二哥今天感觉还算好,并没有哪里不舒服。”

    糖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从自己兜里拿出一颗糖放到二宝的手心里。

    二哥哥,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糖,妈咪不知道哦,你要是难受的时候就吃一颗,糖宝每当难受的时候,就会偷偷吃一颗,这样就不难受了。”

    谢谢糖宝!”二宝笑着将糖收了起来。

    糖宝喜欢吃甜食,可是她现在已经快到换牙的年龄了,吃多了甜食会牙疼,所以唐阮阮最近在限制糖宝吃糖。

    大哥你找我什么事?”

    将糖放进床头的盒子里,二宝的目光落在大宝手里的电脑上。

    嘿嘿......”

    大宝抱着电脑凑近了二宝几分,好弟弟,是这样的,刚才我给妈咪打电话,问她血源找到没,妈咪说快了。

    挂了电话,我又给医院打了个电话,医院说没有血源,暂时找不到。

    我想了想,觉得妈咪不会骗我们,你觉得呢?”

    二宝抿唇,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宝无奈的瞪了二宝一眼,你比我还聪明,会不明白我说什么吗,你的血型特殊,血源很难找,我和糖宝的血型和妈咪的一样,你的跟我们不一样,肯定是跟那个没见过面的爹地一样啊。

    妈咪说快找到血源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她快找到我们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爹地了?”

    爹地?

    听到这个称呼,二宝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要是他心里有我们,不会这么多年都对我们不闻不问,妈咪就算找到了他,他也不一定会帮我。”

    对于那个男人,他早就已经不报希望了。

    万一他要是肯帮忙呢?”

    比起二宝对爹地的失望,大宝倒是希望有个爹地,如果有个男人来照顾妈咪,妈咪就不会像个女超人一样那么累了。


说着,唐心怡手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是一根头发。

“这就是那个野男人的头发,他现在就在我手里,你想找到他救你儿子,我倒是可以成全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唐阮阮的目光从唐心怡的脸上移到她手中的袋子上,讥讽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不信你可以拿去验啊!等你看到结果,我们再谈!”

说着,唐心怡直接将袋子交给唐阮阮,“明天这个时候,我等你。”

那根头发是她在唐阮阮出事的床上发现的,肯定是那个男人留下的。

“你这次若是再敢骗我,我绝对让你不得好死。”

拿着袋子,唐阮阮转身离开。

唐心怡看着唐阮阮的背影,轻轻一笑。

她就知道唐阮阮为了她生的那几个小野种,什么都愿意做。

至于唐阮阮说的不得好死?

唐心怡嘴角的笑容渐渐变的残忍,还不知道谁不得好死呢。

……

唐阮阮拿着装有头发的袋子离开,先去家里趁着二宝睡着拿了他的头发,接着去了鉴定中心。

“唐小姐,您要的鉴定结果,明天上午九点才能出来。”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说道。

“那我明天来取,谢谢。”

签完字,唐阮阮开车去了一趟商场。

今天是礼拜天,现在时间还早,她买了些菜和做甜点的材料回去。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她好久没有给三个宝贝做好吃的了。

唐阮阮开车回到家,车子还没有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她们家门口围了很多人。

看到这么多人,唐阮阮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出事了?”

她赶紧将车子停在一边,下车跑了过去。

“阮阮舅舅,你们家阮阮这是交男朋友了吗,这么多的花还都是米其林的大师用巧克力和糖果做成的,你们家阮阮交的这男朋友也太有心了吧?

这是特意在讨好你们家阮阮和你们家的那三个孩子吧,能不嫌弃阮阮带着三个孩子还这么有心的男人现在可是不多见了。”

一个穿着名牌,稍微有些发胖的贵妇人,语气酸酸的看着面前的一车巧克力玫瑰花和糖果,别提多羡慕了。

这世道可真是变了,竟然还有男人喜欢像唐阮阮那样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的小贱人。

这男人也不怕将人娶回去,头上的绿帽子满天飞。

“我们阮阮乖巧可爱,自然有很多人追求她。”

对于贵妇人拈酸的语气,江左城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怼了回去。

“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唐阮阮跑过来,看到车上的花直接愣住了,“舅舅,你的追求者现在都这么疯狂了吗?”

江左城长的好看,又是娱乐圈有名的经纪人,很多女人都喜欢他,明里暗里的也有不少勾搭他的,可是这……这样精心准备礼物送上门的还是第一次。

唐阮阮看着那些巧克力做成的玫瑰花,这满满的一车,还是米其林的大师做的,怕是花了不少钱吧?

关键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请的动米其林的大师。

江左城无辜的耸耸肩,“这可不是送给我的。”

“嗯?”

不是送给舅舅的?

唐阮阮不解的看着江左城,“不是送给你的,怎么将车停在我们家门口?”

难不成是送给她的?

正想着,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您好,您是唐阮阮小姐吧,东西我们已经送到了,请您签个字吧!”

唐阮阮:“……”

真是送给她的?

唐阮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送货员,“你确定这是送给我的?”

快递员点头,“对方特意交代,一定要送到唐小姐手上。”

说着,送货员递给唐阮阮一张卡片。

“给你的奖励!”

简单的一句话,下面写了一个傅字。

傅?

唐阮阮猛的想起刚才她给那个男人打电话的时候,那个男人说只要她听话就会给她奖励。

苍劲有力的字体,笔锋处透着一丝凌厉,像极了那个男人的做事风格。

唐阮阮抿唇,将卡片重新塞进快递员手里,“你告诉让你送这些东西来的那人,就说这些东西我不要。”

什么奖励?

她又不是那男人养的玩物,他开心了就给她几根骨头,不开心了就开车来堵他,威胁她!

“这……”

快递员有些为难,“唐小姐,对方说了,这些您要是不喜欢,就都扔了,他在送别的来。”

“那麻烦你都扔了吧!”

那男人的东西,唐阮阮是不会 要的。

唐阮阮说完,没再理会快递员,转身进了门。

快递员为难的看向一旁的江左城,“先生,这些东西?”

江左城无奈的摇摇头,“这事情我做不了主,你就按照她说的做吧!”

不过是什么人给阮阮送的这些东西?

江左城看着那一车的巧克力花和糖果,好看的眉眼间多了一丝暗芒。

一旁的贵妇人见快递员真的要将这些巧克力花都扔进垃圾桶,赶紧将快递员拉住,“这么好的东西,她们不要也不能浪费了啊,给我们就行了。”

扔到垃圾桶多可惜啊,不知道浪费可耻吗。

屋里

糖宝见唐阮阮回来,好奇的往外看了一眼,看到那些巧克力花和糖果被人全部拿走后,她伤心的皱了皱小眉头,拉了一下唐阮阮的手。

“妈咪,那么多的巧克力和糖果,你为什么不要啊?”

就这么让人拿走了多可惜啊,要是给她,她能吃好久呢。

唐阮阮看着女儿皱起的小眉头,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因为那东西不属于妈咪,所以妈咪不能要,糖宝要是想吃,明天妈咪下班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回来好不好?”

“真的吗?”

听到妈咪会给自己买,糖宝瞬间笑了,露出两颗小奶牙,别提多可爱了。

“妈咪是不会骗我们可爱乖巧的糖宝的。”

唐阮阮说着,忍不住在糖宝粉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妈咪最好了!”

糖宝搂着唐阮阮的脖子,在她脸上蹭了蹭。

江左城进来,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糖宝,去楼上叫哥哥们下来,一会儿我们要吃饭了。”

看着糖宝听话的去了楼上,唐阮阮站在原地对上江左城那双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睛,莫名的有些心虚。

在唐阮阮的心里,除了三个孩子,舅舅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对她极好,也正是因为这样,唐阮阮很敬重江左城,同样每次看到江左城严肃的脸,她就会莫名的觉得特别紧张。

“舅舅,刚才那些巧克力花……”

唐阮阮开口,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用解释。”

江左城摆摆手,“不用解释,你都二十多岁了,有个追求者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说完,江左城问唐阮阮,“关于血源的事情,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听到不用自己解释,唐阮阮在心里瞬间松了口气,赶紧说道:“今天从医院出来,接到您的电话后,我又去了是一趟唐家……”

很快,唐阮阮将拿着头发去做DNA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觉得这次唐心怡不像是在骗我,她给我的头发应该是真的,因为她想用这件事情来威胁我,至于她想威胁我什么,我还不知道。”

唐心怡说是让她答应一件事,怕是想用孩子的父亲这件事来威胁她。

江左城听完,好看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起伏,他语气轻轻的道:“听说昨天傅总亲自找了唐峰,想让唐家的女儿嫁给已经瘫痪多年的傅锦川。”

闻言,唐阮阮猛的朝江左城看去,“唐心怡想让我替她嫁给傅锦川?”

那个传说中心狠手辣,克死了五个未婚妻的残废?

江左城点头,“京都流传着各种关于傅锦川心狠手辣的传闻,还有人说他那五个死去的未婚妻都是被他亲手折磨死的。

这样的人唐心怡当然不敢嫁,而且傅总只说要让傅锦川川娶唐家的女儿,也没有说非要唐心怡。”

虽然傅家没有指名道姓的让唐心怡嫁过去,可是明白人都知道,唐阮阮都有孩子了,肯定不会嫁给傅锦川,能嫁的只有唐心怡。

“唐心怡不想嫁,那就只能是你嫁过去,而且现在你需要血液,她们用孩子的父亲这件事情威胁你,正好可以逼你代替唐心怡嫁过去。”

听着江左城的分析,唐阮阮紧紧的抿了抿唇。

嫁给傅锦川吗?

唐阮阮想了想,问江左城,“舅舅,你能确定吗,傅锦川的血型和二宝的一样?”

江左城点头,“可以确定。”

说完,他皱了皱眉头,“你打算答应唐心怡?”

唐阮阮嘴角扯出一个苦笑,“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们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血源,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面前,我总要试一试!”

三个孩子就是她的命,缺了哪一个,唐阮阮都会活不下去。

“可是你要知道,傅锦川不是一般人,关于他的那些传闻,不能全信,但也未必是假的。”

就拿傅锦川死去的那五个未婚妻来说,里面绝对有猫腻。

“我知道。”

唐阮阮抿了抿唇,认真的对江左城道:“舅舅,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这五年前,她做记者经历了很多,尤其是做战地记者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死在国外。

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第二天唐阮阮拿到那份DNA检测报告的时候,直接去了唐家。

依旧是唐心怡在家里等着她。

见到唐阮阮来,唐心怡穿着刚买的名牌衣服,一脸高傲的走到她面前,像个胜利者一样,讥讽的问唐阮阮。

“怎么样,这次我没有骗你吧,那根头发就是五年前那天晚上我给你安排的那个男人的。”

唐阮阮不想跟唐心怡废话,她冷着脸,直接道:“说吧,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那男人在哪?”

“很简单,只要你嫁给傅锦川,我就告诉你那个男人在哪。”

唐心怡看着打扮普通的唐阮阮,讥讽的道:“唐阮阮,你能嫁给傅锦川也是你的福气,傅家可是京都第一豪门世家,有多少女人挤破了头都进不去。”

福气?

唐阮阮冷笑,“既然是福气,你自己怎么不嫁过去?”

听出唐阮阮话里的嘲讽,唐心怡笑着的脸色瞬间阴冷下来,“我不嫁自然有我不嫁的原因,我可以选择,你唐阮阮有选择的机会吗?

你要是不嫁,你就永远找不到五年前那个野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去死。”

“啪!”

唐阮阮抬起手狠狠的甩在唐心怡的脸上。

“我告诉你唐心怡,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诅咒我儿子的话,我就让你先死。”

孩子是唐阮阮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触碰。

“唐阮阮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唐心怡捂着被打疼的脸,伸手要去抓唐阮阮的头发。

唐阮阮一把将唐心怡的手腕握住,“咔擦”一声轻响,就将她的手腕给卸了下来。

“啊……”

唐心怡疼的尖叫,惊恐的看着唐阮阮。

唐阮阮这个女人这五年都学了些什么,简直就是疯了。

唐心怡倒在地上,手腕疼的让她的脸都扭曲了。

“唐阮阮你这个贱人,你今天要是打死了我,你那个短命鬼的儿子也别想活,你不嫁给傅锦川,我是死也不会告诉你那个男人在哪里的。”

听着唐心怡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唐阮阮嫌弃的掏了掏耳朵。

“你放心,我既然来了,肯定是已经答应了要嫁去傅家,不过唐心怡你也给我记住,我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任你们欺负的唐阮阮了。

我这人眦睚必报,等我嫁到傅家,你却没有交出五年前那个男人……”

说着,唐阮阮走过去,脚踩到唐心怡的手指上,用力一辗。

“啊……”

“我一定会让你还有整个唐家付出代价。”

说完,唐阮阮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其实不管今天唐心怡会不会告诉自己五年前那个男人的下落,唐阮阮都会答应唐心怡嫁到傅家去。

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能让她顺理成章接近傅锦川的机会。

唐阮阮走后,唐心怡直接将别墅的保姆喊了过来,让保姆送她去医院。

她的手指被唐阮阮那个贱人踩的都流血了,手腕也不敢动,再这样下去她怕是要死了。

“哎……”

唐峰再次叹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若是心怡真的能让唐阮阮那丫头答应,我倒是可以去和傅总说说。”

就知道这样说,这男人会答应。

方晴笑着拉起跪在地上的唐心怡,“你爸都答应了,你也别哭了,不过唐阮阮能不能答应,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我和你爸也算是尽力了。”

“我知道。”唐心怡欣喜的点点头,“我一定会让唐阮阮同意的。”

……

唐阮阮可不知道唐心怡已经想好了怎么算计她。

吃过晚饭,她快速的洗了个澡,就跑去给三个宝贝讲故事了。

每天睡觉前,她都要给三个宝贝讲两个故事,他们才会乖乖的睡觉。

坐在二宝的床上,唐阮阮看着他吃了药,拿过一旁的故事书,声音温柔的讲起了里面的内容。

“从前,有个国王,他的王后给他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

糖宝和大宝分别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盖着被子露出一个萌哒哒的小脑袋,那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两个故事讲完,唐阮阮见三个小家伙都已经闭上了眼睛,小心的给他们盖好了被子,才悄悄的出了房间。

楼下

江左城坐在客厅里,见唐阮阮下楼,开口问道。

“他们都睡着了?”

江左城是个很会养生的人,一般的情况下这个时候早就睡了,现在还在客厅里喝茶,很明显是在等她。

“嗯”

唐阮阮点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抱着杯子走到了江左城面前,没有说话。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问?”

江左城见唐阮阮站着不说话,只能先开口。

唐阮阮有些心虚,她答应过舅舅,再也不和唐家人来往,可是今天她还是去了唐家。

见她不说话,江左城再次问道,“血源还没有找到?”

唐阮阮点头,“医生说二宝的血型比较特殊,可能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血源,最大的希望是在二宝的生父身上。”

“所以你就去了唐家?”

对上舅舅失望的目光,唐阮阮抿唇,“只有唐心怡知道五年前那个男人是谁,二宝现在用药维持着身体,虽然暂时没有危险,可是我还是担心,我想快点找到血源。”

孩子就是这丫头的软肋,说到底还是这丫头不够心狠,把感情看的太重。

“她告诉你了?”江左城问道。

“嗯”

唐阮阮点头,声音有些挫败,“我去晚了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不过他有个儿子,现在是个演员,我已经让秦楚帮我找人了,最迟明天早上就会有结果。”

“呵……”

闻言,江左城直接笑了,他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唐阮阮,“你确定唐心怡告诉你的消息是真的?”

五年里,这丫头怎么还这么天真?

“是不是真的,明天找到那个人,带他去了医院就知道了。”

其实唐阮阮也并没有完全相信唐心怡,但是人活着总要有点希望不是吗?

“明天结果出来,告诉我一声。”

江左城站起来,嘱咐了唐阮阮一句,转身回了房间。

翌日

天还没有亮,唐阮阮的手机就响了。

是秦楚打过来的。

电话刚接起来,话筒里就传来了秦楚的大嗓门。

“软糖你让我给你找的人找着了,就在我的剧组里,也是巧了。”

找到了?

唐阮阮心里一喜,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秦楚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延宫拍摄城,我带着人在拍摄城门口等你,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唐阮阮赶紧穿上衣服,去了延宫拍摄城。

她走的时候才早上五点,天刚微微亮!

唐阮阮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延宫拍摄城,远远的就看了秦楚那辆装扮拉风的吉普。

秦楚就站在车边,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容貌算是中等的男人,对方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穿着一个白T恤和牛仔裤,打扮的很普通,一看就知道混的不怎么好!

唐阮阮开着车,在秦楚的车旁停下。

秦楚嘴里叼着一根烟,带着人走到唐阮阮的车边,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董奕辰。”

秦楚嘴里的烟没有点,只是这样叼着,痞痞的跟个流氓似的,一点导演 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唐阮阮已经习惯了他这德行,她的目光落在董奕辰身上,开口道:“你好,我叫唐阮阮,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可以可以。”

董奕辰赶紧点头,“秦导已经交代过了,阮阮姐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吩咐。”

他在剧组就是个群演,这次秦导忽然找到他,说请他帮一个忙,事后不管成不成,都会在这部戏里给他安排一个小角色。

对他这样样貌不出众的群演来说,能得到这样的机会,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谢谢!”

唐阮阮没有告诉董奕辰要做什么,直接开车带两人去了医院。

来之前她就已经联系好了医生。

到了医院,董奕辰被安排去抽了一管血。

“秦导,您……您到底请我帮什么忙啊?”

看到自己的那一管血被医护人员拿走,董奕辰有点慌了。

他可以为了一个小角色帮秦导的忙,可没说可以献出自己的命啊!

“别怕,就是一个小忙,一会儿出来结果我在和你说,你先去那边休息一下。”

秦楚安抚了董奕辰一句,将嘴上的烟,拿下来,朝站在窗口的唐阮阮走了过去。

唐阮阮的事情,秦楚是知道的。

唐阮阮昨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他就猜到了唐阮阮让他找人干什么了。

所以,在挂了唐阮阮的电话后,他就赶紧回剧组找人去了。

“你怎么知道那小子的血可能对二宝有用的?”走到唐阮阮身边,秦楚从兜里掏出两块糖,递给唐阮阮一块。

唐阮阮看着秦楚掌心里的糖,拿了一块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糖很甜,是糖宝最喜欢的草莓味道的。

可是再甜的糖,对于现在的唐阮阮来说都是苦的。

“我昨天去找唐心怡了。”

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朝阳,唐阮阮将心里溢出来的苦涩一点点,一点点的又收了回去。

秦楚含着嘴里的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唐阮阮,“那个贱女人的话你也信?”

唐阮阮苦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二宝不能一直这样病着,医生说拖的时间越长越有危险。”

“你知道,三个孩子就是我的命,他们有一个出事,我都会活不下去。”

秦楚没说话,看着面前明明很瘦弱却活的像个女超人一样的女孩,眼里全是心疼。

“别着急,我已经让我所有的朋友都在找了,这血型虽然特殊,也并不是没有,肯定能找到的。”

将眼泪逼回去,唐阮阮抬起头,冲秦楚笑了笑,“谢谢你,秦楚。”

“你这就没有意思了,我们什么关系,用得着说谢吗?

你要是真想谢我,改天带大宝过来,我那接了好多个广告,需要一个小演员,你家大宝最合适。”

唐阮阮:“……”这男人竟然还打着她家大宝的主意。

过了两个多小时,检验的结果才出来。

林夕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唐心怡果然没说实话。

“唐小姐,这人的血型和病人的血型完全不符。”医生认真的看着唐阮阮。

“唐小姐,我们还是觉得孩子父亲的血型很有可能适合孩子。”

将报告收起来,唐阮阮歉意的对医生道:

“我知道,我会尽快带孩子的父亲过来的。”

外面

秦楚见唐阮阮出来,带着董奕辰赶紧走了过来。

“怎么样?”秦楚急切的问道。

唐阮阮没说话,十分挫败的冲他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那个贱女人不会跟你说实话。”秦楚怒气冲冲的道:“软糖你先别急,我想办法,肯定会让那贱女人说实话的。”

什么贱女人?

董奕辰站在一旁,完全听不懂秦楚和唐阮阮在说什么。

他小心的问秦楚,“秦导,那个还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

秦楚不悦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摆摆手,“这里没你事了,你先回去吧!”

一听没有自己的事了,董奕辰心里一喜,不过他没有走,而是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秦楚,“秦导那……那个角色……”

“答应你的,我肯定不会反悔,你先回去等着,等我忙完会找你的。”

听到角色还在,董奕辰这才放下了心,“那我先走了,秦导再见,阮阮姐再见。”

看着董奕辰离开,唐阮阮狐疑的看向秦楚,“什么角色?”

秦楚不在乎的摆摆手,“没什么,这小子有点演技,之前我答应了在新剧里给他找个角色。”

“真的?”

唐阮阮明显有些不信。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秦楚说着,胳膊搭在唐阮阮的肩膀上,痞痞道:“我可是天不亮就将人给你带过来了,觉都没有睡。

让你陪我睡,你肯定不干,要不这样,你请我吃个早饭吧!”

请他吃饭是应该的。

唐阮阮将肩膀上的手臂拍开,笑着道:“走吧,我知道一家非常不错的早餐店。”

两人往医院外面走,谁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直有人拿着相机对着她们。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