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夫人每天都在扮猪吃虎
  • 结婚后夫人每天都在扮猪吃虎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白月光光
  • 更新:2024-05-28 20:19:00
  • 最新章节:第12章
继续看书
【1V1+双向奔赴+先婚后爱+马甲+甜宠】她柔弱?她乖巧?她温顺得像一只小猫?陆博湛扶额冷叹,说这话的人怕不是心盲眼瞎,她明明是一头母老虎!不,比老虎还要猛!“少爷,夫人又去飙车了。”“少爷,不得了啊,夫人嫌你腰板不直所以离家出走了。”陆博湛默默放下手里的文件,拿出小皮鞭,“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想打谁?”陆博湛立刻双膝跪地递上小皮鞭,“夫人,您尽管打我!”

《结婚后夫人每天都在扮猪吃虎》精彩片段

    第1章

    深秋的夜晚,那一阵凉风刮面而过,已经有了几分凌厉。

    五洲路的隧道口聚集着十来号人,全都在翘首企盼着。

    “来了来了,听到声音了。”

    人群中,有人大喊。

    随即,隧道里响起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一浪盖过一浪,突然,“咻”的一下,一抹红色的身影飞出隧道,风驰电掣般冲进了大家的眼帘。

    预期中的高氵朝没有来,众人的情绪在最高点瞬间哑火,不由得发出一片嘘声。

    “是林深,啊!”只有一少年兴奋的高呼声显得尤为突兀,他振臂高喊,成为了围观者中的异类。

    “我的深姐,我的女神,哈哈哈哈,林深,林深,赢了,赢了!!!”

    赛道上,两辆重机摩托一前一后停下,红衣女郎敏捷地一跨下车,大步流星地走向后面的人。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一身量身定制的红色机车装勾勒出修长纤细的身型,摘头盔,撩乱发,动作轻盈一气呵成,那些起哄的男人们瞬间都像被点了哑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孩看。

    夜色茫茫,路灯昏暗,女孩却笑得像个太阳。

    “俊哥,”她随意地将头盔往腋下一夹,开门见山地说道,“之前说好的,只要我赢了,你就不能再找小伍麻烦。”

    俊哥还坐在车上,斜睨着眼前的女孩,暗戳戳地咬后槽牙,是他大意了啊,一小时之前这个女孩为了救她的小弟向他发起挑战,他以为女孩只是口气大,没想到,她的胆子比她的口气还要大,飙起车来连命都不要。

    “这可是我们的赌约,现在,我赢了。”女孩张扬着笑脸,很狂很嚣张,那气势,好像身旁一圈十来个人都是她的小弟一样。

    “怎么,当着你这么多兄弟的面,还想食言?”

    俊哥黑着脸,不答反问,“你叫林深是吧?”

    “是。”

    “小丫头,飙起来挺凶,给你一次当大嫂的机会。”

    “哈?......”

    “只要你当了我的女人,你的小弟就是我的小弟,我对我唔......!!!”

    “咔”的一声,下巴受到重击,他听到了下颌骨碎裂的声音。

    女孩用头盔由下至上地重锤了这只癞蛤蟆。

    是她太天真了,还以为当头儿的人都讲信用,看来,用拳头就能解决的事情,绝对不要浪费口舌。

    夜风中,俊哥被打得高扬起头,牙齿磕着了舌头,喷血不止,身体失去重心,从车上摔了下来,下巴完全动不了,想喊也张不开嘴,痛得他满地打滚。

    一旁的小伍都吓傻了,她她她......竟然袭击了俊哥,完了!

    “俊哥......”

    “臭三八,敢对我俊哥下毒手,不想活了是吧。”

    “兄弟们,往死里揍!”

    周围的人一拥而上,密密麻麻的拳头朝林深砸去......

    半夜,已经快12点了,景江苑的大别墅里漆黑一片。

    “嘎吱”一声,一个猫腰着的黑影从大门潜入室内,正松了半口气,突然,满屋的灯统统打开,把大厅照得如同白昼。

    那个黑影一下子僵在原地,剩下的半口气没敢松出来。

    “终于回来了?”低沉的男人声悠悠响起,听不出任何情绪。

    林深本就猫腰着身子,再顺势把头一垂,卑微地解释道:“不好意思,不知道您今天回来,所以回来得晚了,下次一定不会了。”

    “您......吃饭了吗?”

    “您......要睡觉吗?”

    “还是先洗澡?”

    声音一声比一声小,语气一句比一句弱,脑袋一下比一下低。

    沙发上的男人,半张脸隐在灯光下,轮廓倒是俊,气场却很冷,沉着脸盯着人看的时候,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既视感,让屋内的人,顿感逼仄。

    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身体单薄,又瘦又呆,养了两年还跟发育不良似的,脑子似乎也不太好使,让他最不满意的是,她每每看到他都像看到了毒蛇猛兽,怕得发抖。

    他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爷爷非逼他娶她。

    没错,她是他的妻子,也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但是,她却更像仆人。

    “你很怕我?”

    本能点头,一想,不对,又赶紧摇头。

    “把头抬起来。”

    低得更低了。

    陆博湛倏地站起身来,迈开大步跨到她面前,捞起她的下巴直接一抬。

    “......”对视间,他呼吸一窒,张口结巴,“你......你怎么了?”

    以前的林深,虽然卑微无能,但好歹长得端正,唯唯诺诺的样子也不乏乖巧,可眼前的林深,鼻青、脸肿,嘴角还带着血,跟个鬼一样。

    借着明亮的灯光扫一遍全身,好家伙,发丝间夹着杂草,明亮的灯光下那头发的颜色泛着明显的蓝,衣服裤子又脏又破,脚上的鞋只剩下一只,还像掉进过泥塘里一样。

    还有,那宽大许多的外套,明显是男人的款式,上面还印有“杰达车行”的字样。

    “你被打了?”他不敢置信。

    对着他质问的双眸,林深怯弱地眨了眨眼睛,不敢说话。

    “说话!”他捏紧了她的下巴。

    “没......没有......我是不小心摔的......摔的......”没想到他会提前回来,失策啊,说谎的草稿都没来得及打,只能靠临场发挥了。

    “天黑,边看手机边走路,摔坑里去了。”怕他不相信,她又解释了一遍。

    “那么不巧,正脸着地......”

    陆博湛的眼神越发阴冷,俊逸的脸上生生露出几分阴鸷,“你当我瞎连被打和摔伤都分不清?”

    林深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是干笑,“小伤,我没事儿。”

    “说实话!”

    如雷般的吼声,吓得林深脚底一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我没有骗你......我就是运气特别不好,”她低着头,咬着嘴唇,小肩一直在抖,抽抽搭搭地要哭起来,“就是摔坑里了嘛,那坑好深,周围又没人,我......我好不容易才......才爬出来......”

    说哭,就哭。

    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垂挂下来,啪嗒啪嗒地滴着,让人看着就可怜。




但是,打折的钢刀也具有杀伤力,小平头对着陆博湛就是一通乱砍。

陆博湛连连后退。

林深一看这状况,忙都不敢过去帮,不是她不仗义,而是......

那小平头显然是冲着陆博湛而来,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冲出去也只是送命。

她肩负着民族伟大复兴的使命,怎么可以去送死?

想着,林深拔腿就跑。

“喂,李叔,你们在哪了?”

边跑边打电话,喘得不行,“快点快点,那个司机醒了,有刀,能打,陆大少赤手空拳的,肯定吃亏。”

“你们再不来,就要替他收尸了啊。”

挂了电话,林深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这条路的尽头有一个加油站,只要跑过去就安全了。

或许,还能帮陆大少去求个救。

今天气温预报有42°,午后的太阳正是最毒辣的时候,马路上的路面气温高达六七十度,她在路上跑,感觉运动鞋的底都快融化了,黏答答的脚感。

没跑几步,浑身湿透不说,还闷得很。

又饿、又累、又晒、又渴、又疼,她感觉自己的小命已经去了半条。

往前看,路面上冒着热气,往后看,那两人似乎还在打,但被两辆车子给挡住了,她看不清楚。

看不清就不看了,专心致志地跑。

“啊!”炎热的天气让她虚耗极大,体力跟不上思维,左脚绊了一下右脚,直愣愣地摔在了路面上。

“嘶......”

疼啊,裤子都磨破了,膝盖上刘出了血,双手手掌也磨烂了。

最最疼的还是下巴,磕到了地上,疼到窒息。

路面是烫的,她都分辨不出她的手掌,是磨烂的疼多一点,还是炙烤的疼多一点。

今天什么日子,倒大霉了,就不该出门!

这时,远远地,终于传来了警鸣声,她仿佛有如神助一般,不由分说地迅速站起,挥着双手大喊:“这里,这里......哦不对,那里,那里,前面一点......”

果然还是警察叔叔靠谱,李叔是怎么一回事?!

——

警局

陆博湛做完笔录出来,看到爷爷居然也来了。

老人家满脸的担忧焦急,平时健步如飞的他,这会儿都需要李叔在一旁搀着了。

“爷爷。”

“没事吧?”陆宏立刻迎了上去。

“我没事爷爷,一点伤都没有。”

陆宏不信,指指外面说:“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真没事。”陆博湛无奈地原地转了两圈,还在爷爷面前蹦了两下。

陆宏叹了口气,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警方和律师,你快带上那丫头回去休息吧。”

陆博湛这才看到林深,她坐在墙边,小小一个,很容易被忽视掉。

“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你们别出来乱跑,还是呆在家里最安全。”

“好。”

小平头被打得不轻,直接送到了医院,此刻正被押在病房里接受治疗。

根据警方回馈,小平头说在路上发生了剐蹭,陆博湛开快车跑了,他咽不下这口气就追,后来陆博湛突然刹车,他反应不及才撞了上去。

也就是说,小平头把这件事推诿成了车祸引起的纠纷。

老爷子亲自把他们送回家,他和陆博湛坐在前面的车,林深坐在后面的车,前后左右都有车队护着。

前车,老爷子发了好大一通火,“肯定是老六干的好事,除了他没谁了。”

陆博湛抿唇不语,觊觎他继承人之位的人很多,未必是六叔。

“你怎么看?”

“我和六叔无仇无怨的,也没有正面打过交道,他干嘛要我命?”

“呵,那得问他了。”

“爷爷,您消消气,我这不是没事儿么?”

难得让孙子回来一趟,遇到这种事,陆宏能不生气吗?!回想孙子这一路走来,多少次差点没命,他就自责啊。

“小湛,你可留点心,爷爷年纪大了,不能护你一辈子,有些事,有些人,你心里要有数。”

“爷爷,我明白,但你也要明白,我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我了,不会那么容易让他们得逞,谁来都一样。”

“好,好......”陆宏握着孙子的手,百感交集,“投胎在这样一个陆家,苦了你了。”

陆博湛摇摇头,他不能够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是,他绝对能掌握自己的人生。

到了分叉路,车停了,陆宏又不放心地交待一句,“那丫头怕是吓着了,你好好安慰她一下。”

“嗯。”

“不要敷衍爷爷,爷爷不会害你。”

陆博湛认真且郑重地点点头,举手发誓,“我保证好好安慰她,不让她多想。”

此时的林深正趴在车窗口看前车的情况,见前车不动,便好奇地问司机,“大哥,那边怎么了?”

司机只是司机,冷冰冰地回禀道:“大少奶奶,我只负责开车。”

“......”

忽然,前车后座的车门开了,陆博湛走下车来。

还有爷爷,探出头来朝后面挥手。

林深立刻会意,开门准备下车。

“别下车了,爷爷就是叮嘱你几句,回家好好休息,不用怕。”

林深乖巧地缩回了跨下去的脚,“哦,好,谢谢爷爷。”

陆博湛走到后车来,上了车。

前车开了,直走。

他们的车也开了,右拐。

林深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他,皮是皮,脸是脸,四肢健在,完好无损。

警察叔叔说他一点没受伤,她还不信,现在亲眼看到,不得不信。

“伤里头了?”她小声问道。

陆博湛摇摇头。

“你不会是受了什么内伤吧?”

陆博湛都给气笑了,“你就那么希望我受伤?”

“不是,那个人拿着刀啊,耍起来那么横,我看到他刀刀往你砍。”

起码刮破个皮也不辜负了那把大刀啊。

“所以你就跑了?”

“......”糟糕,要被算账了,“呵呵,我也不能给你添乱是不是?”

陆博湛朝她“呵呵”两声,转头说道:“开车,景江苑。”

“是。”

司机果然只负责开车。

林深像一只鹌鹑,安安静静地坐着,她也知道临阵脱逃不够仗义,有句话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说的好像就是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