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天作地后老公复活了
  • 作天作地后老公复活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自由的小海鸥作者
  • 更新:2022-07-16 15:3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如今的洛琦琦可谓风头正盛,她在两年前突然间名声大噪,以天才漫画家的身份活跃于艺术圈。这背后跟她那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有很大的关系,只不过许霆琛却突然间在一场爆炸中失踪。为了逼迫未婚夫现身,在苦苦忍耐了两年之后,洛琦琦来了一场假订婚的戏码。方法果然奏效,许大少爷终于肯出现在大众面前。这一次,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他离开……

《作天作地后老公复活了》精彩片段

“因为,她是我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

刚还咄咄逼人问出‘琦琦小姐同祁铭少爷要有婚配的消息是否属实’的记者,在看到来人后僵直了身体,一双腿颤颤巍巍的颤抖着几要站不稳。

早在心里演习过千万遍的腹稿被意料之外的波澜打破,细想过无数次的场景被门口那人粉碎的尽至淋漓,随之而来的巨大的恐惧感和诧异涌上心头。

——是他!

——那个如同神祗般的男人回来了!

踏光而来的人一袭黑色西装,脊背笔挺,修长挺拔的身躯一出现就吸引了在场全部的注意力。

他一瞬未停的走到女人身边,嘴角勾起一个极浅的弧度,眸子漆黑如墨几要将人吞噬进腹中。

“洛琦琦,两年不见,你还真是,好得很!”

众人皆知:两年前,作为商界奇迹的洛绮绮突然弃商从文凭靠一本漫画走红,而后更是以一本恋爱番成功封神成为众人心中不可多得的美女漫画家。

可少有人知的是,能让洛绮绮弃商从文的原因——A市许家大少许霆琛,俗称冷面阎王,洛绮绮的青梅竹马。

25岁仅凭着一双能手翻云覆雨接管许家掌控公司大权,血洗市商界的人物的突然离世!

是时整个A市板块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许霆琛离世的消息,就连许氏集团都由他的堂兄接管。

除了仍在江湖的神话,两年来除了茶余饭后有人会提起,许霆琛这个名字几乎是被时间掩埋。

几乎所有人都坚信许霆琛死在了那一场巨大的爆炸袭击中,唯独洛绮绮不信!

所以——

“你不就是为了逼我出来?”

“老实点。”

“再挣扎,信不信我在这睡了你!”

一句话,洛绮绮愣了神。

在她停止挣扎的平静中,许霆琛满意地勾了勾唇,环视一周,在视线扫到祁铭时眼神骤冷,随后扛着人却步离开。

休息室内。

被“放”在床上的女人忿忿的爬起,在发现男人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后理了理微凌的衣衫,抬腿就要离开。

“去哪?”

“你管我啊!”

洛绮绮颇有些闹情绪意味的将头别过,湿漉漉的眼眸有微红的痕迹。

“抱歉。”

不知何故的,许霆琛忽地无措地揉了揉头发。记忆中向来高冷霸道的人此刻竟有些意外的‘不自信’?!

他又定定的瞅了眼洛绮绮,在她鬓角落下一个极为清浅的吻后忽地转身离开,留下尚不清楚缘由的人呆愣在远处。

洛绮绮抚了下温度尚存的位置,随后想到什么般眼中浮上抹笑意。

她拢了下额边的碎发哑然笑起。

既然那人已经出现,就定不会再离开。

只是想到作为那人堂堂正正的未婚妻竟然要用转嫁他人这种方式才能将人逼出,洛绮绮的眸色黑了几度。

与此同时。

被人群围住的祁铭简直是欲哭无泪。

天知道,他有多难!

在许霆琛‘死了的时候,他一边要安慰坚信人没死的表妹演戏,把‘死了的’许霆琛引出来,记过差点被老爷子打死。

在许霆琛‘活了的时候’,他又得留下来处理剩下的烂摊子,让那两个搞事的人你侬我侬!

这都是什么命!

半晌,当许霆琛匆匆推门而进时,身着职业装的洛绮绮正优雅地坐在梳妆镜前补着妆。

此时的人早就平复好了心情,见许霆琛回来一挑秀眉,脸上多了几分意料之外的压迫。

“舍得回来了?”

久久未有回应。

感受到空气中的不寻常,她透过梳妆镜中瞥了眼许霆琛尚滴着水珠的发梢,清洗干净的脸上多了条狰狞疤痕。

看似‘冷若冰霜’的情绪,在看到他因紧张而紧握泛白的骨节时,自嘲一笑。

“脸挂了彩?”

“躲了这么久,不再躲躲?”

洛绮绮漫不经心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将视线转移到两年未见的男人身上。

男人依旧是那副通体矜贵的模样,唯独改变的恐怕只有面上多出的那道狰狞疤痕,生生破坏了曾经冰冷妖孽的美感多了几分戾气。

见洛绮绮一直看着他,许霆琛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将面具拿出,洛绮绮皱了皱眉。

思虑两秒,她熟练地走到许霆琛身后,夺过他的面具。

“许霆琛。”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末尾处的呼吸声,似叹息似感慨。

她说,她以为他不要她了......

许霆琛一愣,抬头却望进了一双沉沉黝黑的眼眸,心脏骤停。

思绪良久,他兀自说出两年前的真相。

他在最后那次出差时受到袭击,虽然侥幸活下来,但是脸上却是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即使他动了无数次手术,但效果甚微。

如果是旁人可能会就此回到家中死里逃生无限欢喜。

但他是许霆琛,爱着的是颜控洛绮绮。

对于许霆琛来说,与其用容貌不复去赌挚爱的颜控的真心,不如干脆诈死让过去活在洛绮绮心里。

见洛绮绮久为开口,许霆琛心底有些打鼓,他试探性的揉了揉眼前人的头就被那人一把将手拍开,目光灼灼直逼他心底深处。

“许霆琛,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听出洛绮绮语气不好的,许霆琛下意识就想回应,却被洛绮绮没好气的用手将嘴捂住。

她视线紧锁,眉头紧蹙,眼神里的冷色几要溢出。

“所以,在你许霆琛心里,我就是个只看脸的傻子?”

一句话,再次冷场。

在看到许霆琛面上仿佛意料之中的‘沉默’后,洛绮绮负气,直接坐到许霆琛腿上将这人的头扳起。

“我没有不要你!”

“你这辈子,下辈子,乃至所有辈子,都是我的!”

火热的唇瓣附上,许霆琛只觉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颤抖。语言能力尽失,大脑一片空白,数个日日夜夜的思念在这一刻全然被吞噬化作唇齿间的缠绵。

许霆琛瞳孔一缩,反将洛绮绮压的更近,霸道,强硬,掠夺!

洛绮绮无措地看着眼前上一秒还有些落魄,此刻却气场全开的男人,在突来的压迫感驱使下让她蓦地就想从男人腿上抽离开来。

不料——

一双大手辖制在她的腰窝处,男人目光灼灼眼里还有几分不明的威胁意味。

“我很想你。”

洛绮绮的大脑晃的一片空白。

总觉得哪里不对,她转头望向许霆琛在看到男人耳后的瞬间,嗜着水意的眸子湿漉漉的,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鹿。

对视良久,洛绮绮尽量努力不让自己多想地捋了捋鬓角的碎发,面色恢复如初,一双细白的手抚上许霆琛的脸。

“是我的霆琛。”

干涩的字句从口中吐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洛绮绮一眨不眨地盯着许霆琛勾唇,其中的温情缱绻却仿佛透过了眼前人——

“绮绮,绮绮?”

在祁铭应付完所有记者赶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

许霆琛搂着洛绮绮目光沉沉,反倒是洛绮绮神色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祁铭。”

“这边。”

看到不远处的这人,洛绮绮从许霆琛的腿上离开,快步走到祁铭面前。

“老大,你——”

有些胆寒般他向后退了几步,却见洛绮绮悄然递来几根头发,眼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祁铭,我要同霆琛出去玩两天,你自己记得处理好公司的事。”

一句话听得祁铭眉心跳了两跳。

“去哪?”

“去我最想去的地方。”

洛绮绮勾唇笑起,在望向许霆琛的背影时恍然间有暗芒略过......

A国,飞往蔷薇庄园的飞机上。

“贱人!”

身穿空姐制服的洛心怡愤恨的扬起手——要不是因为许霆琛护着洛绮绮,她怎么可能会被罚一直在这辆飞机上当空姐还债!

反正现在许霆琛已经不在了,洛绮绮竟然还敢来?!

洛绮绮一把攥住她的手臂,难以置信的眼里满是错愕。“你怎么在这?!”

洛心怡忿忿抽回手,眼底都是怒意。“少装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要不是许霆琛,我怎么会需要在这?!”

要知道数年前她洛心怡才是洛家的掌上明珠!

都是洛绮绮的突然出现夺走了一切,不仅使得她顶替的身份被公之于众,还要回归本来身世替父还债。

洛绮绮一动不动地现在原处,洛心怡恶狠狠笑道:“怕了?我看这一次有谁会来救你!”

说着,她的手厄上洛绮绮的喉咙。

“放开她——”

洛心怡一晃神,洛绮绮被一只大手顺势拉到身后。

“许霆琛?!”洛心怡满眼惊诧,这个男人,不是说死了吗。

许霆琛用手仔细抚过洛绮绮的脸庞后大步走到洛心怡面前,讥讽一笑,隐隐散发的戾气迫人:“动她?你也配!”

洛绮绮去洗手间时间过于久,他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却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话音落下,四个黑衣人从角落走出。

洛心怡双腿一软慌忙抓上许霆琛的裤脚,却不料还未碰到就被男人闪身避开,犹如不想看什么脏东西般将头转过。

“绮绮,还疼吗?”声音温柔和缓。

洛绮绮摇摇头,像是怕极了似的缩在他的胸口处,声音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我累了。放了她叭。”

许霆琛看了一眼还跪坐在地上的洛心怡,“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许霆琛带着洛琦琦离开休息室。

“在想什么?”

许霆琛仿佛能看穿人心的黑眸直直地望进洛绮绮的心底。

她垂眸掩去心下的复杂,再抬首时已换上一贯的笑靥。

“没什么。”

说着,她伸出手覆上许霆琛微皱的眉。

明明是如此相似的一张脸,耳后却少了那块火红的痕迹,就连行为举止都大不相同——许霆琛有个习惯,每当不快时总会转动手腕处的袖口,可是刚刚——

洛绮绮不敢再想,下意识的挪向旁边,却被许霆琛彻底按在了墙角。

“怕我?”许霆琛眼底波澜微动。

两人之间的距离根本不盈半尺!洛绮绮尽量平复了下思绪将两只胳膊搭在许霆琛的肩膀上。

“霆琛,我总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她清明的眸子中蕴着复杂。

“难道你怀疑我是假冒的?”

许霆琛轻佻地挑起洛绮绮的下巴,饶是洛绮绮再傻此刻也能感受到从男人身上徐徐散发出的狠戾。

“呵。”几乎是同时,他低下头恨恨地在洛绮绮唇边惩罚性的咬了一口,神色似真非假:“如果我说,我就是假冒的呢?!”

在洛绮绮惊诧到瞳孔一缩的神情下,男人将她放开,纤白的手指将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随后奋力一扯。

几道明显是数十年前的陈旧疤痕映在洛绮绮面前。

十岁时的许霆琛为了救落水的洛绮绮被礁石划伤留下的痕迹,即使后来洛绮绮曾无数次向许霆琛提起,可她单凭记忆还是能够判断出当年的伤口如果留到现在也该是这副模样。

见洛绮绮不说话,许霆琛冷哼出声,他伸出手将洛绮绮的手攥着一把抚上伤口,凹凸不平的痕迹惹得洛绮绮惊呼出声。

许霆琛却像是全然无感般再次勾唇:“这伤势假的?”

“对不起呀。霆琛,你听我说。”

“洛小姐,请自重。”许霆琛仿佛真的生气般。

洛绮绮仅是尝试着碰了下许霆琛的衣角就被许霆琛无情的拉开距离,一板一眼的话冷冰冰的,听得洛绮绮头疼。

她开始是真的以为许霆琛是被冒充的!

离奇失踪的胎记,突然截然不同的举止,改变得几乎尽数的习惯——在洛绮绮看到许霆琛伤疤的瞬间相信了大半。

毕竟,那是她和许霆琛的秘密,从哪里找一个面容几乎完全一样又有着相同伤疤的人?

洛绮绮小心翼翼地凑到许霆琛面前,撒娇般用头蹭了蹭许霆琛的肩膀。

“如果我真的是假的,你又会如何?”

许霆琛突如其来的问话引洛绮绮怔愣。

她只有想过也许面前这个许霆琛并不是真的许霆琛,也有想过也许她的霆琛已经死在了两年前的袭击中,却唯独没有想过若是假的,她又会怎么做。

世人皆知洛绮绮凭借两本少女漫爆红,却无人知晓。她画的念的始终不过一个许霆琛。

许霆琛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

她最大的遗憾莫过于两年前许霆琛受到伏击前那句她未曾答出口的愿意和厮守终生的梦想。

至于假的——

洛绮绮神色一暗。

掩饰般,她慌忙将头埋下,却不知,早在许霆琛眸光扫到她听到问话眼中一闪而过的抗拒后,眸色就已幽深一片......

佛罗左依庄园。

传说中爱情降临的地方。

遍野的粉色蔷薇花,从庄园外的小路一直蔓延到处大门。

洛绮绮困乏地揉揉眼睛,再睁开时,只见门口一道等待多时的身影,不合时宜的记忆重现,与面前的男人重合。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低咒一声。

男人显然认出了洛绮绮,朝她摆了摆手,在看到她身旁的许霆琛后挑眉却并未意外的笑了下,露出一排标准的小白牙。

“绮绮妹妹,还记得哥哥不?”云临江纨绔一笑,带着邪气的调侃将浪荡不羁的性子表现了个大概。

许霆琛的发小,她年少便认识的人,一向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

唯恐交谈中再惹得许霆琛不快的,清咳一声,微微颔首。

“云少说笑。放眼整个S市有几个不认识您。”洛绮绮几句客套话很好的拉开距离。

云临江原本还欲调侃,在听得洛绮绮的回答后倏地挑了下眉,他下意识拍了拍许霆琛的肩:“二哥,你是不是把人吓到了?还是她又做了什么事?”

许霆琛没有回答。

倒是洛绮绮,闻言,整理鬓发的手一顿。

她精准的抓住云临江口中的二哥,眼睛下意识瞥向许霆琛:“你不是排行第三?”

“嗯。”许霆琛回答道,冷冰冰的视线转移到云临江身上。

恍然知道自己似乎闯祸的云临江慌忙摆摆手:“太久没见,我忘了都。”

欲盖弥彰般他又敲了敲头望向许霆琛:“说起来,老三,你这两年都去哪了?”

洛绮绮目光灼灼地盯着许霆琛。

云临江的反应她看得真切,分明一点都没有因为许霆琛的出现而感到诧异,就连叫出的二哥都像是熟练已久。

说不出的古怪。

她敲了敲像是浆糊的脑袋,难不成她不在的时候许霆琛升了个辈分?又或者,他们究竟隐瞒了她什么?

“叮叮当,叮叮当——”

猝然响起的电话打断了洛绮绮的思绪,在看到屏幕上祁铭两字后,洛绮绮眯缝了眼。

她朝着许霆琛略顿颔首,后转身离开。

而许霆琛的眼睛则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云临江,黑眸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二?走神了?”云临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了许霆琛的身后,顺着视线望去就看到远处不知道打电话在说些什么的洛绮绮。

“喂,不是我说,你还没告诉她?”

许霆琛转头,就见云临江正用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瞅着他。

“呵。还问?”许霆琛眼中有阴云密布,不满的反问。

别人可能看不出,云临江故意在洛绮绮面前说这些——

许霆琛眯缝了眼威胁着做了个‘封口’的动作。

云临江撇撇嘴,这么久没见,脾气还是这么差!

“去喝点?”他说着,一把搂过许霆琛的肩。

有些事既然不好明着说,灌醉了,总能开口了不是!

另一边。

“你是说许霆琛的DNA同医院预留的不同?!”洛绮绮下意识的朝着许霆琛的方向望了眼。

怎么会!

遍体生寒!

仿佛被风吹进心里般,她颤抖着将领口的扣子扣满,抓着手机的指节泛白。后面祁铭说的话洛绮绮已经不甚能听清楚,大脑放空。

无限循环的是祁铭开口时说的那句话:相似,但并不相同。

轰——

晴天霹雳。

无数的线索交错纵横杂乱在一起。

是是非非洛绮绮已经无从去想。

如果眼前的许霆琛不是许霆琛,那他——又会是谁?!他的接近又有什么目的?还有云临江的二哥如果不是叫错,那他跟许霆琛又会是......

眸色微沉。

与此同时,一个鬼鬼祟祟的女人带着两个粗壮的硬汉,在看到洛绮绮后露出诡秘的笑容。

女人瞥了眼见许霆琛和云临江还在说着什么,她按了按帽沿,眼中毫不意外的有冷光闪过。

洛绮绮仍是怔愣在原地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即将逼近。

“抓住她!”洛绮绮只听见一声令下。

被某种不知名的剧烈气息猛然闯进的感官,眼前一片漆黑,她下意识试图挣扎却不想后颈处一股突如其来的剧痛袭来。

“搞快点。”故意压低的熟悉声音。

在迷糊中洛绮绮进入无边的黑暗——

“都找过了?!再找!”监控视频中,许霆琛盯着压低帽沿的女人死死地皱着眉。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洛绮绮居然失踪了!

接到消息急急赶来的祁铭整个人如同炸毛的狮子,对着许霆琛猛地就是一记勾拳。

“绮绮呢!”祁铭发狂。

云临江上前试图将祁铭抓着许霆琛衣领的手拽下反被推了个踉跄。

“是不是你把绮绮抓起来了?!”

“你说什么胡话!”一旁的云临江气极反笑,就听祁铭再次开口。

“绮绮刚知道你不是许霆琛就失踪了。不是你,还会是谁?!”

“你说什么?!”许霆琛通体的杀气迸现。

他神色一紧,他眯缝了眼视线紧锁祁铭,心口处传来的闷痛提醒着他一切均是现实。

“没话了?”祁铭讽刺勾唇:“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事,堂堂许家少爷许霆琛竟然是两个人。”

“说起来,倒是不知道眼前的许少爷会不会为了抢嫂子还是弟妹,绑架绮绮?”

“砰——”

眼见着许霆琛神色越来越古怪,云临江对着祁铭就是一拳。“够了!”

“说起来,云少不是也知情?”祁铭抹了一把嘴角。

正当他给洛绮绮打电话时,手下的人突然传来一条新的信息。看了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冷面阎王许霆琛竟然是一对双胞胎,而两年前死去的那个是弟弟,此时的许霆琛则是哥哥。

然而,正当他想跟洛绮绮说时就听得电话那头杂乱的脚步声。

心知出事急急赶来就接到洛绮绮已经失踪的消息!

“我再问一遍。绮绮呢?!”

硝烟弥漫,无声的战火悄然打响。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