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沉沦畅读全文版
  • 因你沉沦畅读全文版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澜起
  • 更新:2024-07-11 16:54:00
  • 最新章节:第22章
继续看书
周凛沈叙白是《因你沉沦》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澜起”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第一次遇见她是在一片雪地中。 他向她走来,漫不经心又疏离冷漠,彼此擦肩而过,她在跳呼吸停滞。“他会为自己停留下来吗?”有些心动一但开始,便覆水难收。   而自从他从一片黑暗中救起了她,他就知道自己的心彻底沦陷了。她想,他的心落到了那个有雪花飘舞的夜间,那一晚,自己灵魂深处的光也在舞动跳跃。...

《因你沉沦畅读全文版》精彩片段


唐维州本就是佯装生气,听到此处更是心疼得厉害,“你这孩子,丢这丢那的,还差点把你自己丢了,现在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紧?”

向暖知道唐老不可能生自己的气了,笑容更甜了几分,“没事,不要紧,已经好了。”

“看你这小模样,又清减了几分,你啊,真不让人省心,先开会,一会儿带你去吃好吃的。”唐维州说着将手中的一份参会资料递给向暖,“拿好,总不能两手空空进去吧。”

向暖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唐维州的身后,还不忘从角落中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跟着唐教授进了会场后自动找寻了一个靠后方的位置坐下,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

一上午的学术交流会枯燥无趣,向暖干脆在后面继续玩儿起了自己的手机,等到中午散会唐教授拒绝了各方大佬的邀请走到最后面带着向暖那个小豆丁离开。

两人上了出租车,向暖打开了话匣子,“唐老,下午不是还有会议吗?您不去啦?”

唐维州心里一直想着向暖这几天受的罪,哪里还有别的心思,“不去了,我的汇报上午就完了,我看你也没有学习的心思,干脆都翘会吧。”

向暖听着唐维州的话心里倒是挺开心,那些会议内容都是国外两年前的,这一二年逐渐在国内推广应用起来,听来听去也是浪费时间,反正现在跟着唐教授,自己也再没有什么重要的人需要联系了,心里轻松了几分,望向窗外这才有心情第一次认真欣赏起安城的景色。

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枝干上零星挂着几片已经枯黄的叶片,阳光很暖,迎面的风也带着些许冬日里的温暖,这是一座四方四正的城市,向暖看到了其他城市罕见的城墙,出租车顺着城墙一路往前开,青石板路面上一半是城墙的倒影,一半是路旁梧桐树斑驳的投影,向暖突然很喜欢这里的感觉,古朴苍老中带着几分憨厚。

出租车由北而南穿过四方四正的城墙,停在一家饭店门前,师徒两人下了车,向暖拖着行李箱跟在唐维州身后,“唐老,您不用这么破费,这地方很贵的。”

唐维州轻哼了一声,“就你这小身板儿和刚刚好的肠胃,也吃不下去什么,这家的羊肉老鸹撒不错,我学生带我来吃过,也好消化,今天带你来尝尝。”

向暖乐呵呵地跟着唐维州往里走,昨天中午喝的粥,下午还是粥,就连今天早上黎露给自己锅里留的还是小米粥,“那可太好了,唐老,您不知道,我这几天喝粥都快喝吐了,我都感觉我现在的血液里都是流淌着白米粥,要不我怎么没力气呢。”

“我看你嘴巴利索得很。”唐维州还不忘调侃一句,“肠胃要养,你呀一天天不是吃外卖就是吃那些科技与狠活儿,肠胃能好才怪......”唐维州絮絮叨叨地说着,直到两人坐到餐桌前才换了话题,将服务员递来的菜单推到向暖的面前,“看看菜单想吃什么。”

向暖终于可以实现吃饭自由了,认真盯着菜单瞅了半天,这家是地道的安城菜,还有不少地方小吃,可惜真的和周凛说的一样,面食居多,她看来看去点了一道清淡的素菜,又点了一份甜点,唐维州接过菜单点了几道这边的招牌菜,还有一份羊肉老鸹撒。

向暖因为小姨家在安城,之前也经常来玩儿,老鸹撒自然是吃过,不过羊肉老鸹撒还是第一次见,鲜嫩的羊肉煮得软烂,鸡蛋絮黄亮亮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汤鲜味美,面疙瘩筋道,还有嚼头,向暖一口下肚感觉浑身都暖和了,口里含混不清地说着,“唐老,这个真好吃!”

唐维州笑笑,心想,这丫头真是个孩子,年轻就是好,病得快,好得也快。

吃过饭,唐维州带着向暖直接回了军区大院周凛的住处,向暖没有告诉黎露,就怕她再给贺昀通风报信,毕竟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贺昀。

唐维州路上告诉周凛自己的学生已经到了,明天他还有一个学术报告,过几天去研究所,周凛欣然答应,唐教授给他的外援终于到了,挂了电话心情也好了几分,从办公桌前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不远处的南山突然想起那个不辞而别的丫头,那个小姑娘心也太大了吧,就这样消失了,他给过那丫头自己的手机号码,可是,却从来没有打过来过,这是萍水相逢后再相忘于江湖吗?忽然间,他又想起了什么,从衬衣胸前的口袋里翻出那张身份证,放在手中摩挲着,本想着出院时交给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正想着,办公室门被敲响,周凛的思绪也被打断,重新坐到办公桌前,“请进。”

办公室门被推开,周凛抬眸,来人竟然是宋亦宁,在整个研究所宋亦宁的外貌也是出挑的,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眼睛细细长长,笑起来好似月牙,鹰钩鼻更添几分桀骜不驯,一米六五的身高穿上军装英姿飒爽,薄唇轻启,“周所,你好厉害呀,我按你的算法测试了一下,竟然通过了!”

周凛淡笑开口,“你的技术可是有些退步了,那么明显的问题都没发现吗?”

宋亦宁坐到办公桌另一边的皮椅上,抿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她心里明白这段时间自己的心思越来越不在工作上,一天见不到周凛,整颗心都是慌的,“确实,我的技术还有待进步,周所,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呀?”

周凛一时有些想不起来她说的是什么,视线从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划过,落在宋亦宁的面庞上,“什么提议?”

“就是让我参与新项目,给你当助手啊。”宋亦宁神情明显有些失落,自己的提议竟然被周凛忘了个一干二净,“你不是也说我的技术退步了嘛,刚好跟着你多学习呀。”

向暖看了一会儿又睡了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后,周凛走进卧室,看到小姑娘在床上睡得香甜,输液瓶里的液体已经快要见底,周凛按照之前向暖交代的给她换了一瓶新的挂上,向暖睡得很熟,完全没有感觉到周凛在她身边坐了好久。

等到一觉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晚,向暖看到输液瓶已经比向暖刚挂上的那个小了一圈,应该是周凛帮她换过了,今天的药和之前的一样,还是一大瓶和两小瓶,已经打了将近一半了,她已经感觉有些尿急,于是坐起身来提着输液瓶进了卫生间。

周凛想要问问向暖晚上吃什么,走进卧室时却发现床上竟然没有人,环顾四周,正想着她是不是在这里待着无聊去了别的房间,正准备转身出去时却忽然听到卫生间里窸窸窣窣的水流声,这种声音清脆悦耳,还带着好听的节奏和韵律,一瞬间他反应过来那应该是什么声响,忽而心里一股热流蔓延至四肢百骸,血液也不住上涌,这是他活了29年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心绪已经完全被拨乱,脑海中也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不一会儿,马桶抽水的声音让他回了神,周凛连忙转身出了卧室,就像是落荒而逃。

周凛回到另一间卧室,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不正常,浑身被一种有些陌生的燥热之感包围着,他清楚地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只是他从十六岁上了军校,随后又一直在部队服役,血气方刚的年纪里每天都是繁重的体能训练,再加上家庭环境的影响,他本就对男女之情看得淡漠,终归他要和家里安排的结婚对象步入婚姻,这种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生活让他对爱情也就没有了憧憬和希冀。

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却发现还是燥热得有些难受,于是转身进了卧室内的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这才将体内的那股令人发狂的燥热感压了下去。

向暖再次见到周凛时,看到他换了一身米白色的卫衣和卫裤,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洗过,他走到她的床边,看了看快要见底的药液,俯身从床头柜上拿起最后一小瓶换上。

举手投足间,向暖闻到了他头发上还残留着的洗发水香味,闻着味道应该是和她在这里用的一样,有股淡淡的薄荷味,周凛将药瓶再次挂上衣架,他的衣袖拂过向暖的鼻尖,向暖心中一颤,这个味道好熟悉,是之前房间里枕间那种清冽的清冷松木香。

周凛换好了药瓶目光正对上向暖那双黑溜溜的眸子,一颗心又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面上淡定自若实则连呼吸都乱了几分,匆匆转身离开。

向暖看着周凛离开的背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这是怎么了?

向暖来得很准时,向暖的最后一瓶吊针刚好快要见底,他帮向暖封好针,明天还有一天的吊针,后面改为口服用药,向暖终于从床上下来重获自由,两人走到客厅,一阵扑鼻的饭香让向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向暖眉梢轻挑,看向身旁的向暖,“林妹妹,你知不知道周中校做饭手艺很不错?”

向暖想说这不是废话嘛,光闻味儿就已经知道了,周凛正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腰间系着一条围裙,手中端着两盘刚炒好的菜,向暖随意地抽出椅子坐下,一副完全不见外的样子,“我今天可是放弃休假来这边加班了,周凛,你得做给做几道硬菜。”

输液室中,贺昀一直蹲在向暖面前,看着她明显清减了不少的面庞有些心疼,一开口尽是满满的关心,“小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明天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向暖摇摇头,双眼轻垂,不想面对贺昀,或者说,她不知道到底要怎样面对他。

贺昀只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再加上学校任务繁重,心情不佳,便也没有多想,语气轻柔,像是在哄小孩子,“小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的信息?”

“在执行任务,涉密的,不能联系。”向暖淡淡开口,她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贺昀身上分毫。

贺昀镜片后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失落,向暖在他的面前从来都是明媚快乐的,可是来了安城却成了这个样子,“小暖,这边太艰苦了,和我回平京吧,不要参加这些研究项目了,回学校安安稳稳等毕业好不好?”

向暖不说话,只是垂眸,贺昀看着她一副病容心里被揪痛,“你一个小女孩儿身体本来就弱,就不该来这种地方,保家卫国有男人,不缺你这么个瘦弱的小姑娘,听话,和我回去吧,爸妈还不知道你病成了这样,不然得多伤心,我让爸联系你们教授,过两天打完吊针你就跟我回平京,好好当你的向家小公主……”

“别说了,我不舒服想睡一会儿。”向暖不想再听贺昀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闭上眼睛重新靠在椅背上,完全没有察觉到不远处的门口处已经悄然站着一个人,听完了他们的所有对话。

周凛面容冷峻,他不知道向暖面前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从他的姿态中周凛敏锐察觉到他和向暖的关系应该很是亲密,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个向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昀哥。

几个小时前得知向暖就是唐教授送给自己的科研助手时,周凛的内心是无比欢悦的,只是看到这一幕后,一颗心仿佛经过了冰瀑一般,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下来,一切都没有开始她就要回去了吗?

那个男人的话语中全是对向暖的溺爱和关切,周凛看着他站起身,先是调整了一下滴液速度,然后坐在向暖的身边,侧头看着她满是病容的小脸,目光中尽是柔情,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左右,一身黑色羊绒大衣,里面是一套灰色西装,皮肤白皙,金丝边眼镜后是一双炯炯有神的杏眼,驼峰鼻更添几分傲气,斯文又不羁。

周凛默默从门口外转身离开,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失落中带着几分酸楚,他站在急诊楼外,凌晨四点的夜漆黑一片,阵阵寒风吹过,他刚才出发时怎么没有发现今晚的夜这么寒冷。

停车场中,一辆白色揽胜里依稀点着斑驳的火光,周凛坐在车上,点燃一支烟静静吸着,心里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堵着让他无法呼吸,一支燃尽,他又点了一支,平时,周凛并没有什么烟瘾,只有在熬夜赶项目的时候有时为了提神来一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只能用一支接一支的烟来麻痹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周凛有些困倦,倚靠在驾驶位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梦中那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眸光中带着水雾……

安静的车厢里,忽然传来手机不断震动的声音,周凛从睡梦中惊醒,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他感受到胸前口袋里的手机在自己心口不住地震动,恍恍惚惚中,他揉了揉眉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瞬间清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