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总裁的逆天狂婿
  • 绝美总裁的逆天狂婿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凤夜飘尘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5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重大新闻
继续看书
三年前,苏辰遭人陷害身受重伤,从此沦为一介废物赘婿,若不是妻子叶妙言全力相护,他早已流落街头。如今他重回荣耀巅峰,恢复他神主之名,当他以强者之姿重返都市的那一刻,他发誓定会护妻子叶妙言一世安乐,许她一生荣华。曾经那些欺他辱他之人,苏辰绝不会心慈手软,定要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绝美总裁的逆天狂婿》精彩片段

“治疗已经结束,神王大人身体内的黑色血针已经取出。”

缓缓睁开眼,苏辰从沉醉中醒来过来,在他身旁放着一根两寸长的黑色血针。

当年的那一场大战,让苏辰身受重伤

黑色血针被取出那一刻,潮水般的记忆蜂拥而至。

这黑色血针让他丧失了记忆。

可是脑海里这一直出现一个模糊的女人,她那么熟悉而动人。

瞬间记忆让苏辰头痛剧烈。

“殿主,血针已经取出,护法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您,你看?”

“让他们等着!”

苏辰突然推开了一旁的医生,直奔自己的卧室。

房间内之处堆满了各大战区的战报,还有各种书籍,苏辰放了很久才找出一个黑色木盒,里面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外界接受机。

“密码是……密码是……”

苏辰不断努力回忆着,越来越多回忆涌入脑海里。

打开语音机,里面竟然有三千多条消息有语音和图片信息,全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发件人真是苏辰的老婆,叶妙言!

“妙言!”

苏辰浑身颤抖着!

“五年!整整五年!妙言!我居然忘了你整整五年!”

苏辰紧握着拳头,眼中充满无尽懊悔!

他颤抖地点开了每一条语音,将接收器贴近了自己的耳边,生怕错过每一秒的声音,他此刻满眼泪滴。

“苏辰,这是你离开家的第三天,我好想你,你要保证身体。”

“苏辰,我怀孕了,真希望我们孩子出生的时候看的第一眼是你。”

“苏辰,这是我们的女儿,我给她取了名字叫苏不悔,你看她多可爱,她的眼睛像我,鼻子多像你…………”

“女儿今年三岁了,开始上学了,我多希望去送她是你,你到底在哪里?我和女儿不能没有你………

“苏辰,今年是女儿五岁生日,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三千多条未读消息,寄托了叶妙言整整五年的思念之情!

苏辰整整看了四个小时,生怕错过每一个消息。

看着女儿慢慢长大,苏辰痛哭流涕,看着女儿的照片握在心里。

我,有女儿了,她的名字叫苏不悔。

苏辰心乱如麻,当年自己受了伤,阴差阳错做了一个女孩的上门女婿,要不是她三年的守护,自己怎么可以重新回到这里。

这个人女孩就是叶妙言!

他本来打算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她,奈何天公不作美,敌人追杀而来,他为了老婆安慰留下全部力量孤身逃亡超凡禁地,靠着不停征战和谋略,他成了一代绝世神王,威名震天动地!

可是,他居然将自己老婆孩子忘得一干二净!瞬间,懊恼,痛苦,万般情绪在心底扎起!

正当他悔恨不已之时,接收器突然响了一声,有收到了一道消息。

“是妙言的消息?”

苏辰猛地抬头,急忙点开语音。

短短几句,却让苏辰心口一震!

“苏辰,我们来世再见,你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女儿。”

短短几句话犹如绝笔语音一样,让苏辰虎躯一震,眼中爆发滔天怒意。

妙言母子有难!

何人!敢动我的老婆女儿?

找死!

苏辰的怒气,犹如天崩地裂,轰然爆发,整座宫殿都微微颤抖!

此时一位身材彪悍的男子看着坐在杂物间的苏辰,眼中充满一道迷惑的味道。

“苏神王!你好大的架子!连神皇的大人传唤都敢置之不理。

彪悍男子身上闪过一丝不满,这苏辰佣兵百万超凡禁军,拥兵自重!就连神皇大人都不放在眼里,着实狂妄!”

“滚开!”

谁知,苏辰今日完全没有把此人放在眼里,滔天的杀意震天动地,吓得男子急忙倒退,脸色惊变。

“苏神王这是何意?我就是一个通信兵,你何必人如此生气,动了杀心?”

彪悍男子几乎吓得尿了,望着苏辰的身影,一时间语无伦次!

“南宫婉!”

“北晓峰!”

“西天策!”

“东方鸿!”

苏辰走到了宫殿外,口中爆发雷鸣般怒吼,召集他手下四大武神大将军。

“神王!”

刚到门口,一名身躯如坦克版的彪悍男子出现苏辰的身后!

此人叫东方鸿,武神级别超级高手!

“召集将士,包围明珠市!”苏辰的双眼爆发出了无尽的杀意!声音震天动地!

不管对方是何人!今日动我妻儿,就算是魔鬼!我也要活劈了他!

“是!神王!”

东方鸿重重点头,没有丝毫迟疑,苏辰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上天的旨意!绝对不可以违抗,只管执行!

片刻百万大军整装待发,只等苏辰一声令下!

“出发”。

苏辰坐上了超级战舰,坐在软椅之上,脑袋陷入回忆,那是他第一次到叶家上门女婿,一切要从被妙言的老妈罚在门口下跪的开始。

第一章动我妻儿者死!

“苏辰,你这个废物,还回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我们叶家不欢迎你这样的窝囊废,今天不准吃饭,给我跪在门口。”

明珠市,一家三层顶级别墅。

苏辰刚要进门,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咒骂,气息中带着无比愤怒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王庆文没有因为苏辰是因为自己的女婿而有任何顾虑,她脸色难看,叉着腰对苏辰破口大骂,好像十分理直气壮一样。

“谁给你胆子打东方少爷,你知不知道刚才东方集团联合其他公司发了一道声明,断绝和青苗集团的一切合作,都是因为你这个废物把我们青苗集团毁了………”

丈母娘轻咬自己娇艳的红唇,愤怒瞪着苏辰,这个废物在我们叶家白吃白喝三年不说,今日又给自己惹下了如此大的祸患,早知道把这小贱人赶出家门也不会有如今的事情了。

丈母娘娇躯气的发颤,显然气的不轻,一副要杀了苏辰的样子。

苏辰眉头紧锁,在一旁解释道:“今天东方公子接着洽谈合作的事情想要轻薄妙言,所以我才出手的。”

苏辰是叶家的上门女婿,这三年一直忍气吞声伺候着叶氏家人。

今天还是因为丈母娘的一再劝说下,让自己的妻子叶妙言去找东方豪去洽谈项目的合作,谁知东方豪竟然趁机向叶妙言伸出魔爪,还好苏辰即使冲进房间阻止了他,否则后果不敢设想。

“你个废物,东方少爷年少多金,妙言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不好,难道要和你这废物窝囊地过一辈子吗?”

“你知不知东方公子的实力可不仅仅是财团这么简单,他的外公是更是守卫明珠市的一代宗师,手下有数不清高手,随便一个都可以碾死一这只臭虫。”

此时,一旁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过来,绝美的容颜展现出来,玉口轻轻咬动道:“爸妈,这件事不能怪苏辰,是东方豪太………”

她是叶妙言,苏辰的妻子,明珠市第一大美女。

“妙言,到了现在你还在为这个废物狡辩吗?”

王庆文生气地指着苏辰道:“当初我不让你和这个废物结婚,你不听我的话,这些年除了浪费白米饭以外,他有什么进步,只不过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但是东方豪少爷不一样,他的家族在明珠市可是有名的大企业,是我们叶氏家族惹不起的人,更何况这个废物还打了东方集团的小少爷,这可是把我们往绝路逼。”

“离婚必须离婚,让他在东方集团门前磕头认错。”

他们之所以是有今日的地位和舒坦的生活,是因为叶妙言在叶氏家族下面的青苗集团担任总裁。

这下好了,这一些都被苏辰破坏了,要是青苗集团没了,他们以后的锦衣玉食的生活该怎么办。

“你个混蛋、废物,今天我就打死你,省得以后给我们家惹麻烦。”

王庆文越想越气,干脆直接动起手来,抡起木棍冲着苏辰砸去。

眼看着棒子马上就要打到苏辰的身上,在一旁叶妙言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娇喝道:“你们有完没完,今天的事情不是苏辰的错,明明是东方豪想要趁机轻薄于我,苏辰才出手保护我的,这件事情和苏辰没有关系,他没有错。”

“妙言,你………”

王庆文微微张玉口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了女儿冷冰冰的脸,没有说些什么。

“妈没有别的事情,我先上楼了。”

叶妙言抬起了美眸看了苏辰一眼:“苏辰你一会跟我上楼一趟,我有事对你说。”

苏辰听到这句话猛地一惊,因为结婚三年了他都是在一楼的保姆间旁边那个十米的小房子里,而今天叶妙言竟然邀请自己去他的房间,这真的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并且连说话都是苏辰主动找叶妙言,今天你真是走了大运。

“好。

叶妙言这是为他解围,要是还在这里保不准这丈母娘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走吧。”

叶妙言曼妙的身姿转动了过去往里走去。

王庆文在一旁咬着牙,一声冷哼之后,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苏辰从叶家滚出去,不然难消她心头之怒。

苏辰跟着叶妙言来到了房间之内,房间之内飘忽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从里面拿出了一道银行卡递给了苏辰眼神沉思一会道:“苏辰你这一次打了东方豪,他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终究是因为我才得罪东方豪。”

苏辰先是一惊,然后愤怒道:“你毕竟是我的妻子,保护妻子不是丈夫的责任吗?”

叶妙言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光亮而后看了看苏辰无奈道:“苏辰这卡里有五百万,你离开明珠市,到一个谁都不认识你的地方开一家小店,够你一辈子丰衣足食的。”

“记住不要再回到明珠市,不然让东方豪找到你,他不会放过你。”

苏辰一下子愣在原地,嘴角不停抽动这,脖子的青筋暴突,他没想到叶妙言竟然这样做,让他独自离开。

要是让东方豪知道是她放走了自己,怎么会放过她。

这一刻苏辰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真正地了解叶妙言。

叶妙言不可能知道这一点,但是她还是想要让自己离开摆脱东方豪这个大麻烦,这个女人傻得有点可爱,有点让人保护的冲动。

苏辰严肃看着叶妙言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苏辰捏着银行卡,在一旁眼神死死盯着她,在等着她的回答。

叶妙言柳眉紧蹙,似乎不太习惯有人这样严肃地盯着自己,颇为生气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拿着这银行卡快走,走得远远的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我可不想到时候替人收尸。”

这话已落下,叶妙言没有给苏辰任何说话的机会,转过身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苏辰紧紧抓住了手里的银行卡,嘴角里露出了笑意。

她知道叶妙言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子,很明显刀子嘴豆腐心,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自己让她带一些公司废弃的药草,每一次都是严厉拒绝,但是每一次都是把好的药草放到自己的房间内。

这三年了要不是叶妙言一直保护自己,自己早就被赶了出去,更别说又恢复的希望。

“三年,妙言你保护了三年,如今三年已过,也是时候轮到我保护你了。”

苏辰在一旁自言自语,眼中露出了一丝杀伐之意,东方集团在明珠市可以说是家大业大,首屈一指,但是在苏辰的眼里算不了,弹指可灭。

如果叶妙言再此,她肯定不相信此时苏辰是三年了一直低声下气的丈夫,此时苏辰的气息巨变,周围的空气都爆发了一阵寒意,而后苏辰收敛了气息才恢复一切。

苏辰在一旁气势翻涌,灵力充沛,就像苏醒的神王一般,睥睨天下,不可一世。

苏辰拿出了手机进入了拨号界面,输入了一串三十个数字号码之后,按下了拨号键。

等来是手机的另一段传来了的空号的提示音,而后苏辰挂了电话,眼神俊冷看着远方,嘴角了露出了邪魅一笑。

不到三十秒,对方拨了回来。

“我尊贵的主人,终于有了您的消息,自从三年前那一次意外,属下每时每刻都在担心你的安危。”

电话一响,对面传了一道激动无比的声音。

苏辰,表面是一位上门赘婿,但是实际上他是这个世界最顶端超凡组织修罗殿的首领,外号血手神王。

超凡组织一些拥有神秘力量强大组织,实力通天,很少为人所知。

而血手神王便是超凡组织的天。

 

苏辰之所以来到叶家当上门女婿是因为三年前的那一次偷袭,而是叶妙言的哥哥叶不凡正是那一次自己的护卫队长,他欠他一条命。

当年在周围在众多高手追杀的时刻是叶不凡冒着生命危险替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才为自己逃生创造了机会,但是苏辰正在突破的关键时期,而因为自己的筋脉受到了剧烈的刺激,所以实力没有恢复。

在最后关键时刻叶不凡拜托自己照顾妹妹叶妙言,所以就成为了叶家的上门女婿。

苏辰虽然平日里不太关心家族的事情,但也知道了是青苗集团的资金出现了问题,而后直接打电话给了克林顿直接开口道:“明日让你的科林集团来华夏一趟,和青苗集团合作,明早我要看到结果,否则我亲自让科林集团消失。”

“好的主人,我马上安排。”克林顿露出了十分严肃的语气重重道。

话音落下,苏辰从怀里拿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而后眼中露出一股杀伐之意。

不管是不是因为和叶不凡的承诺,苏辰都允许叶妙言出事情,更何况现在的她还是自己的妻子,不允许任何人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叶妙言早早离开了家,连早餐都没顾得上吃。

苏辰在一旁紧紧跟在身后,同样是的前往青苗集团的方向,这一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青苗集团不会轻易放过叶妙言,自己要亲自看看才行。

大约十几分钟,叶妙言看着自己的跑车来到了青苗集团。

还未到达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被一群董事会人团团围住,他们脸色极为难看,一副要罢免叶妙言的样子。

更有甚者直接出言训斥。

“叶总昨天到底发生什么,能不能我们原因,好好的青苗集团为什么会被明珠市的东方集团攻击和挤压。”

“叶总,我听说是你的废物老公打了东方集团的小少爷,才让他们联手封杀青苗集团的,到底是是不是这个样子,真相是什么?”

“要是真的是这样,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把我们的损失一分不少赔给我们,不让我们之间事情没完。”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以前是因为叶妙言给大家带来是源源不断的利益和财富,所以对她毕恭毕敬。

现在青苗集团发生如此的的变故,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任由其发展,首先想到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人的天性,而面对明珠市第一大集团东方集团的围剿,青苗集团随时面临着破产的危险,所以他们自然不会给叶妙言什么好脸色。

“这件事情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一会在会议室开会。”

叶妙言脸色极为难看,但是十分冷静,这么多年她在这种事情上早已将看透了一切,随后一声冷哼,便在俏丽无比的脸上看到一丝表情。

众人对视一眼,虽然脸上十分难看,可还是跟随着叶妙言的身后,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很快会议召开了。

青苗集团的股东第一时间指责叶妙言,言辞激烈,丝毫不留情面。

“叶妙言,本来因为新药的研发,一些不良现象的出现,我们的声誉就受到很大的影响,而现在你的废物老公又打了东方集团小少爷东方豪,你这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你知道这会给公司带来多少利益的损失。”

“本来让你和东方豪少爷商谈合作的事情,只要他答应了我们集团的资金链紧张的现状就会得到缓解,可是最后你给我带来什么?”

“这就是处理事情解决方式吗,叶妙言叶大总裁?”此时一旁一位身宽体胖的带着墨镜的胖股东在一旁怒吼道。

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妇,脖子里带着发光的钻石在一旁不客气道:“我早就说过女人就是女人,在家里相夫教子照顾公婆就好了,经商不行的。”

几名股东对叶妙言冷嘲热风,好不热闹。

叶妙言冷艳看着贵妇,眼神闪出一道质问道:“梅姐难道你不算女人?”

贵妇柳眉倒竖,猛地站了起来,玉手往会议桌山一拍,吓得周围股东一激灵,不忿道:“叶妙言,看来你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你不要忘了我们股东可是有撤资的权利的,你马上给我道歉。”

叶妙言直接忽视一旁的贵妇在一旁眼睛里充满怒火,而后轻闭美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大家不要着急,我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地答复。”

被一旁其他股东劝阻的贵妇叶晓梅实际上是自己叶氏家族的旁系按辈分上算的上叶妙言的远方小姨,直接在一旁冷哼道。

“叶妙言,青苗集团因为新药的原因已经受到冲击,现在你拿什么满意交代,而现在因为你那废物老公又得罪了东方集团,现在可以说我们青苗集团处在深渊的边缘,你不会指着那个平日里白吃白喝,有时间就打坐的废物老公拯救你吧,要是修仙你的老公肯定行。”

叶妙言脸色极为难看,她就是有一点不明白苏辰平日里打坐的事情只有家里人知道,而且要不是自己夜里偶然之间看到了苏辰打坐,自己也不会发现。

疑问一闪而过,而后看在叶妙言在思考什么。

叶晓梅玩弄着自己手指,在一旁毫不在意道:“叶妙言,实话告诉你,早上的时候我给东方豪公子打过电话,他可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前提是必须要你那废物老公跪在他的面前磕头认错,并且,你今天晚上要陪他一晚上。”

“不可能,他痴心妄想。”

叶妙言严词拒绝,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东方豪那张恶心的脸,一想到这里她就想吐。

这也可以了解,有些人即使披上天使的圣衣,也掩盖不住他人渣的本性。

“不可能吗?”

叶晓梅在一旁冷笑一声:“如果你不去,我们就联合起来重新选举总裁,你要是想死就死远点别连累我们,我们不能看着青苗集团毁在你的手里。”

“你如果不是青苗集团的总裁,我告诉你你在叶氏家族连个屁都不是,甚至你连跑车都开不起。”

叶晓梅咄咄逼人。

叶妙言娇躯一震,绝美的俏脸露出了一丝苍白之色。

“区区一个东方集团还奈何不了青苗集团。”

这是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进来。

众人猛然抬起来头看了过去。

他们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口气这么大竟然连东方集团都不放在眼里。

叶妙言美眸看了过来,当看到了来人的面貌之时,眼神瞬间呆滞然后是震惊。

竟然是苏辰。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能这里来。

他不是应该离开明珠市的吗?

叶晓梅看到了苏辰瞬间大笑了起来:“哎呦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苏大赘婿,怎么当了三年的上门女婿,这吹牛的实力是越来越来厉害了,难道我们叶大总裁是看上了你的吹牛功夫了吗,原来我们的叶总裁喜欢这样的人。”

瞬间周围的人笑成了一片。

随后叶晓梅带着不屑眼神道:“怎么了当了叶家三年上门窝囊废,又闯出了如此大的滔天大祸来,现在口气大的几乎可以天吹破,是谁给你的勇气?”

在叶晓梅的冷嘲热风下,大家很快认出了这是苏辰。

不是因为苏辰太厉害,而是因为叶妙言的太优秀了。

明珠市第一大美女,青苗集团总裁,她的追求者数不胜数,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嫁给一个废物,这件事情轰动了整个明珠市,他们不想认识苏辰也难。

叶妙言此时才明白了过来,她看着苏辰道:“苏辰看在这些年你真心对我的份上,现在趁我没有生气,你立刻离开,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别再这里丢人显眼懂吗?”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看着苏辰眼中尽是嘲讽之意。

“叶总,别着急让你老公走呀。”

此时的叶晓梅站了起来还给苏辰让了一个位置,苏辰不客气坐了过去。

“你刚才不是说东方集团奈何不了青苗集团,不如给我们支支招如何?”

“梅姐你在开玩笑吧,他一个在叶家白吃白喝的废物,让他支招还不如直接宣布公司破产的好。”

周围的股东都明白,苏辰要是真是这么出名,就不会在明珠市这么出名了。

苏辰没有听到附近的嘲讽,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东方集团还没有这么通天的本事,我们找出一个更大的集团不就行了。”

“哈哈哈。”

此话一出,全场立刻哄堂大笑起来,在一旁的叶晓梅更是笑的花枝乱颤,胸前波涛汹涌。

每个人在一旁笑的人仰马翻,他们眼神死死盯住苏辰,就好像看一个疯子一般,要找到了一个更大的集团,那个傻子老板会对青苗出手援助,除非他的脑子和苏震一样蠢。

“叶总,看来你的绝顶聪明老公的智谋丝毫不下于当年的诸葛,要不要听取他的意见,我们青苗集团来一个咸鱼翻身。”

叶晓梅冷嘲热风的语气让一旁的叶妙言很不舒服,他那里是夸奖苏辰,这个女人是就是想借着苏辰狠狠羞辱自己一番。

而后继续说道:“如果不听取你废物老公的办法,就只能按照的我办法行事,东方豪公子年少多金,要是梅姐我在年轻十岁,我肯定去的,那还轮得到你啊,我可爱的叶总。”

叶妙言脸色极为难看,娇躯缓缓站了起来,忽略一旁的股东来到了苏辰的面前,在她看来苏辰此时肯定是在无理取闹,故意拖延时间,已经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甚至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看着叶妙言走来想要让自己离开的意思,苏辰眼神坚定看着她道:“我说的方法是真的啊!”

“哈哈,这个废物的演技堪比当红流量小生啊!”

叶晓梅冷笑着,然后讥讽道:“你要是有办法,太阳就可以从东面出来,鸭子就可以上衣架,泼出去的水就可以重新回来。”

其他的股东继续这苏辰和叶妙言,这让在一旁叶妙言十分难受,苏辰眉头紧锁微微道:“我的方法要是成功了怎么办?”

全场先是一阵嘲讽,然后那位胖胖的股东不屑开口道:“你的方法要是成功了,我们就召开股东大会分给叶妙言百分之五的股份。”

“对。”

“王总说得对。”

周围传来了一片附和的声音。

“要是不能解决这件事情,你苏辰就到了东方集团门口下跪求饶,另外让叶妙言陪东方豪少爷一晚上。”

“好,我答应你们。”叶妙言刚想阻止就被苏震抢先说出了口。

“苏辰,我的事情不要参与,你为什么要参与,你这是要逼死我吗?”

在一旁的叶妙言眼泪瞬间流泪下来,她瞬间恨透了眼前的这个无能的男人,对他没有一点好感。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众多股东一副看装孙子的表情。

“除了给叶妙言的百分之五股份,我要这个女人代替我跪在东方集团面前口头认错,并陪咱们东方豪少爷一夜。”苏辰说着眼神带着一丝阴狠看着一旁的叶晓梅。

叶晓梅在一旁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去,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这个废物上门女婿有这么大的本事。

随后苏辰露出了笑容,用手挥了挥手机道:“梅姐,我可是全程录下来了。”

在一旁叶妙言脸色铁青看着苏辰。

苏辰在一旁安慰道:“这件事情真的已经解决了。”

“别吹牛了,说一说怎么解决公司的问题。”

叶晓梅叉着腰,带这自己摘下了自己的墨镜,露出了一双美目心中暗暗嘲讽,你一个废物怎会有能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到了最后还是叶妙言还是按照她的方案解决问题。

谁知道苏落眼神略带嘲讽,环视一周,方才无比自信地说道:“你们都不看新闻的吗?”

“这……”

周围人一脸懵逼,这件事情和新闻有什么关系吗?

“苏辰赶紧说说出自己的办法,不要转移话题,不然就按照我的方法解决问题了。”

叶晓梅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快说!”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什么?”

苏辰不紧不慢走到了前面的投影仪旁边,打开了投影仪的灯光,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上面,电脑缓缓展开了画面………

“热点第一,科林集团主动宣布和青苗集团合作。”

什么,主动?

…………

周围股东有的瞪着自己的眼睛,有的张着大嘴,有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听说科林集团一直在海外经营,怎么会进军华夏市场,又怎么会和青苗集团合作。

一石激起千层浪,苏辰的一番话彻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科林集团一直是海外药草集团的龙头老大,他下面所涉猎的行业太多,房产、美容、影视、科技、医药等,但是唯独医药更是在强的离谱,就连一些隐士的高人都会给几分薄面的。

这种级别的公司竟然和青苗合作,这也太难以置信了,科林集团是青苗集团连仰视都不敢仰视的存在。

这件事就想像做梦一样。

毕竟青苗集团在明珠市也算的上一流集团,但是和人家科林集团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科林公司主动和青苗集团合作,要比一个人中了几个亿的彩票的机会还要小,中特等彩票概率大约是六十亿分之一。

这就好比巨猿和小蚂蚁合作,我们联手吧。

叶妙言的绝美俏脸上充满了疑惑和震惊,她急忙莲步微移跑到了电脑的旁边查看:“科林集团有意愿进军华夏内部市场,首选明珠市作为试验点有意向和青苗集团合作。”

看到这些,叶妙言俏脸上通红,心跳个不停,一把抓住了苏辰的手,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双玉足跳个不停激动道:“苏辰这是真的吗?”

“你看到了热搜的第一,他要是发虚假信息会被政府处罚的。”

叶妙言这才小脸一红,放开了抓住了苏辰的手,在一旁深吸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此时叶妙言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叶妙言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声音:“请问你是青苗集团的总裁叶总吗,我是科林集团总裁克林顿。”

“轰。”

叶妙言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如同遭遇雷击一样,娇躯不由自主颤抖着。

她原以为对方即使和青苗集团合作也会是其他人打电话过来,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科林集团的总裁克林顿亲自打电话给他。

“克林顿先生你真的愿意和青苗集团合作吗,我们目前公司的情况你是不是有所了解。”

叶妙言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

此时其他的股东露出了嫌弃的眼神,他们讨厌叶妙言将公司情况有意告诉对方。

因为万一克林顿总裁因为最近的青苗集团的最近的情况而改变他的想法,那么他们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害。所以有些人暗地里都在骂叶妙言愚蠢无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