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全文芸芸众生:忏悔录
  • 精选全文芸芸众生:忏悔录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素盗
  • 更新:2024-06-11 20:00:00
  • 最新章节:第 1章 浮屠塔,问灵
继续看书
《芸芸众生:忏悔录》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王雨绘王雍,《芸芸众生:忏悔录》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这方天地有三界,天界、地界、人界。天有天神,地有妖魔,人有至尊,盛世和平、三界交融之下,亦有诟病诡谲…...一梦回往世,一梦解情结。到这来,众生皆忏悔。...

《精选全文芸芸众生:忏悔录》精彩片段

(各位观众老爷,请务必要把脑子带上!

)(不是爽文!

没有系统!

没有穿越!

)(若有耐心,请发散思维,探究真相!

)天界,浮屠塔。

关押着三界仙神、妖魔、“恶人”。

夕阳透过玄铁制的窗棂,映在狰狞面具之上,面具之下,亦是他神秘的脸庞?

“不是脸庞是什么?

你个水货。”

他的眼神明亮,看不出一丝罪恶,可这样的魔却在塔内住了万年。

石魔·锋,透过小小的窗口欣赏着落日余晖,万年如一日!

犀利的眼神总会期待日出日落,万年的牢狱己将他的内心磨砺的愈发坚韧。

锋有情,有义,他在等,等他出去那天再次和她重逢!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信仰之力。

塔里虽收押三界有过之徒,但塔内静的出奇,在这没有怨声载道,没有像九零年代为床位打架斗殴。

浮屠塔从外面看虽说只是七层,但里面自是一方天地!

只是寂静,静到里面真有静静!

但当寂静被打破之时……不知多重的塔门缓缓开启,响彻全塔!

塔客们停止欣赏余晖,平静的看向塔外进来的影子。

沉默呵,沉默呵,那便继续沉默吧!

有囚犯要被问审了!

有囚犯要被问灵了!

塔客们多希望是自己!

“石魔,锋,塔号5211,魔龄???

三次问审经历,0次问灵。

罪状:灭族……”白衣少年呢喃细语,一根纤细的手弹在他的脑门。

“诶...大姐头,疼呀。”

少年哀求道。

“禁言!”

身后的红袍女子正色道。

女子挎着七彩琉璃剑-裁决,戴着红色獬豸冠(古代法官戴的帽子xie ,zhi ,guan。

颜色,这里划分等级的作用)。

塔客们看清楚后都后背发凉,嗯...?

你问为什么,红色,那代表着天界司法部门二把手,仅次于穿黄衣服戴黄帽子的神!

当然了,这白衣少年就是小趴菜了,新人!

白衣少年点点头,比了个手势☞了解,大姐头!

随后从墟鼎中拿出5211的钥匙。

啪嗒。

兹……伴着金属的摩擦声,牢门慢慢露出里面的情况。

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司法官,稍瞬即逝,回归平静,还是那么犀利明亮。

女子入内,少年紧跟其后,锋悠悠开口:“怎的?

今天需要你出手吗,我的事有那么严重?”

“严不严重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女子冷眼看着他。

“哈哈,打了几万年交道,也是哦。

诶,新徒弟?

挺忙的,干啥来了,老弟!”

突如其来的问题,少年猝不及防,支支吾吾的说“呃...那啥...呃,就是来……。”

“几万年了,上面同意问灵了。”

女子打断锋的话语。

“还是那么无趣呀。

问灵?

可以吗?

在这挺好的,既不用担心仇家……”锋淡淡地说。

随后看向墙壁上的浮屠塔律条:1.囚犯无条件服从天界司法监监禁法。

2.入塔后不得与监官之外的神仙,妖魔,人接触。

……这也是浮屠塔寂静的原因,没有接触,自然不会有打架斗殴。

吵口?

抱歉,塔内每间牢房都是隔音的,只留一小窗供囚犯沐浴阳光。

“几万年了,心境也算是过滤了呢,但这件事还请重视。

你也想早点见她吧。”

女子淡淡地说。

静默几息,锋愣愣道:“呵,该来的总会来。”

又转过头对少年说:“喂,小兄弟,多大了?”

“呃...仙龄一千有余。”

少年含糊其辞。

“翎,不错哦,这么年轻就被你看中,有意培养?”

锋大趣道。

“你的性子却是没变啊,行了,无需多言。

耀,开始吧!”

翎回身对耀说。

锋见状也不好再打趣,毕竟这英姿飒爽的翎可是天界战力榜前十的存在。

嗯,榜一?

不是啦,榜一妥妥的天帝,T0,那便是后话了。

耀从墟鼎中拿出一个灯笼----回梦灯。

灯亮,众生妄;灯灭,芸生忘。

耀小心翼翼地用灵香点亮回梦灯,翎在一旁念着:“黄昏之时,芸芸众生,沐浴余晖,回梦交心,忏悔录·启!”

西万年前……天界一隅。

鸟语花香,姹紫嫣红一片,蔷薇氏族安居于此,庇护这一方生灵。

今天是蔷薇氏族的大日子,他们的小公主还是小王子要降生了!

蔷薇主神棱在华謦宫外焦急的来回踱步。

刹那,百花齐放,香气从西面袭来,花灵汇聚,伴着阵阵啼哭。

“快看,天生异象!”

族人敬畏的看着这场景。

香气包裹,花灵轻吟,万古无前例。

咯吱……华謦宫门打开。

“恭喜主神!

是个小公主!

水灵灵的,可爱极了,这天生异象,必有大作为。”

产婆抱着孩子对棱高兴的说着。

棱轻轻接过孩子,走进华謦宫,看着满额香汗的芸。

“辛苦了,芸宝。”

棱柔和的对妻子说。

“不辛苦,棱,给宝宝取个名字吧!”

芸无力的对棱说。

“蔷薇氏族,热情自由,浪漫忠贞。

就叫她炽吧,炽热自由,浪漫无忧!”

棱眼里充满爱意。

“炽,炽,我的女儿,你就叫炽了!

如此甚好。”

芸抱着炽满身欢喜。

华謦宫外。

热闹非凡!

整个氏族沉浸在欢喜中。

天界都城:天澜城。

“主公,蔷薇氏主神的孩子今日降生了。”

一席黄衣的老者匍匐在王座之下。

王座之上,是一面镜子。

镜子里的黑影开口了:“我己知晓,可以开始那个计划了。”

“可是,锋该当如何?”

“他,现在就放任吧。”

……炽一岁时。

“小姐,快出来,该和花露咯,小姐?”

司露们(司露:蔷薇氏族掌管花露的女仆,主要工作就是为整个氏族的宝宝喂食花露。

)焦急的寻找着她们的小公主。

“嘻嘻…嘻嘻......”炽躲在门后捂着嘴嬉笑。

“哈,找到你了,小姐!”

司露·婳悄悄地靠近炽。

“啊...”炽急忙爬出来,试图换个地方。

就被一双纤细柔滑的手给抱住。

接下来就是婳和炽的时间了。

其他宝宝还在襁褓之中呢!

可见蔷薇氏族新生代小公主的灵智多高。

炽一百岁(人界5、6岁儿童。

)。

炽拥有这个年龄该拥有的快乐:上房揭瓦,下水摸鱼。

还有学习。

学习?

你在想什么呢,就冲着自由自在,炽怎么会老老实实呢。

“上古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福泽三界……”秙先生正在授课。

“婳,我要吃冰糖糖葫芦...嘻嘻……”炽正说着梦话。

“炽!”

秙先生愤愤叫着。

“呃,秙先生,我就眯了一会啊。”

炽像极了当年我们上课睡觉被提起来的样子。

“那你说说,我讲的是什么?”

秙先生死死的盯着她。

“呃……噗哧,哈哈。”

周围的同学努力憋笑。

“笑什么笑,我知道!

呃……飞龙在天!”

炽嘟着嘴。

“你,你,你个憨憨。”

秙先生对这个小姑娘无可奈何,谁让她是氏族的大小姐。

“先生,这些我都会了,你也不瞧瞧我是谁。

那我问你:为什么是盘古大帝开的天?

为什么开天前不存在三界,为什么……”炽首接化身十万个为什么。

“打住打住,这些问题还不是我这小导师可以知道的。”

秙实话实说。

“哼,先生真无聊,我要去玩了!”

一溜烟就跑了。

留下呆呆的秙先生和哄笑的学生。

……“哈哈,兄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锋悬在雷黎塔上看着塔尖上盘坐的神。

缓缓睁眼,吐出一口浊气。

“怎的?

锋兄今日居然舍得出飞燕楼了,难得难得!”

“诶,闪,怎么说话的,当初带你去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静默片刻,锋和闪相视一笑。

“哈哈,不聊这了,锋兄找我何事?”

“突破在即,需得去人界‘借’药。”

锋看似苦恼地说着。

“何药?”

“连理枝!”

锋眼里放光。

“啊?

那得去琅琊王氏咯,可是,王家不好对付啊。”

“怕啥,我是谁,天帝阎帝都不敢把我怎么样。”

锋自信地说。

“那找我干嘛?”

闪就疑惑了。

“有个伴吗~嘻嘻。

开干!”

锋贱兮兮地。

……“你们在干什么!”

王雍对着几个仆人指指点点。

“啊,家主,这些连理枝成熟了,小姐吩咐我等采上一些。”

仆人们忐忑不安。

“这孩子,一天天的不让人省心。

哎,把这根给她送去。”

王雍从怀中拿出一根连理枝。

“诺!”

此时,躲在墙后的王雨绘呼气:“呼,爹真是的,刀子嘴豆腐心。”

翌日,怡情院。

“两位公子慢走。”

老幺挥着手帕送走锋和闪。

神清气爽!

“人界还不赖吧。

哈哈”……看着远去背影。

“大姐头,那人便是锋?”

耀询问。

“是他,旁边的是如今的雷泽之神,闪。”

随后静静地看着。

……王家大门。

“闪,你在这城中随处逛逛。

我要去‘借’了。”

说完,锋便出现在王家大殿。

大殿内王雍正和几位元老商量事情,疑惑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锋。???

大眼瞪小眼。

‘此人怎会突然出现,莫不是河西马家细作?

’王雍想着,随后。

王雍率先开口:“敢问公子何许人也?”

“王家主,别来无恙,在下石锋。”

‘石锋?

莫不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魔公子?

’王雍和长老们传音。

大长老回应‘这手段,应该是,家主小心应付。

’“原来是魔公子,所为何事?”

“求药!”

“莫非是连理枝?”

王雍颤颤说道。

“是也。”

“不知魔公子在府上待上几日……连理枝还未完全成熟...爹,多亏你给的连理枝,我突破了。”

王雨绘跑进大殿。

嗯??

给长老们整无语了。

锋笑笑不说话,开口道:“记如此,石某人过几日再来,告辞。”

走后还不忘电王雨绘几眼。

王雨绘痴痴看着离去的锋,这就是心动吗?

王雍此时脸色己是铁青。

‘魔公子此番前来求药,不得不给啊,他的行迹,闻名三界啊。

糟了,女儿怕是也要赔进去了!

’“爹,那人是谁?”

王雨绘问她老爹。

怕啥来啥,王雍脸色更凝重了。

“雨绘啊,最近别出门。”

王雍缓缓说出这句话便带着众长老离开大殿。

……天上。

“大姐头,这么看下去多累啊,不是可以快进吗?”

耀无聊到摇头晃脑。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真那么无聊吗?

你仔细看看,这些都是万年前的历史,多了解了解吧!”

翎语重心长。

听完,耀也将无聊抛之脑后了。

……伴着晨曦,浮屠塔传出阵阵鼓声。

灵香熄灭,灯亦灭,翎和耀睁眼。

“翎,如何?”

锋也醒来,开口问道。

“你就在此,和锋交流交流,对你有好处。”

对耀说完,翎便离去。

“诶,翎,那么快就走?”

锋看着背影呼唤。

“锋前辈,还请安静。”

耀阻止锋继续叫嚷。

“得,小子,叫你师父就叫姐,叫我就叫前辈,我有那么老么?

你师父可是比我大一些!”

锋嗔怪道。

耀默不作声,‘啊,又知道了大姐头一个小秘密,这么老,难怪不让我问。

嘿嘿’看着木头一样的耀,锋想了想。

“小子,你修炼的法诀是寻龙诀吧?”

没有回答。

‘啊,他怎么知道?

寻龙诀只有大姐头和天帝知道啊。

’“不必担忧,寻龙诀我也会。

我教你快捷方法,翎就是因为这个才将你留下来的。”

“听好了……”……“大司卿,您可算来了,司正一大早便派人寻你。”

一个紫衣法官躬身道。

“哦?

寻我?

老糊涂了,这么没记性,你先去通报吧,我待会就去见他。”

翎说完就朝办公处走去。

司正办公室。

“司正,大司卿说待会就来。”

紫衣法官说道。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

司正揉了揉眼睛。

“诺。”

紫衣法官便离去。

咚咚...“进来吧。”

“司正,寻我何事?”

“锋的事情,尽快。”

“我尽量。”

翎说完就要走出去。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司正缓缓说出这10个字。

翎顿了顿,“想来司正的记性还不差。”

啪嗒。

“哎呀呀,这孩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真随了她父亲。”

司正盯着案台上泛黄的档案纸……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