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小说
  •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蓝青黎
  • 更新:2024-07-10 20:09:00
  • 最新章节:第34章
继续看书
很多网友对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非常感兴趣,作者“蓝青黎”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墨柔傅景珩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留学结束,她第一时间跟着闺蜜回家,想着在闺蜜这里玩几天。可不想碰上了闺蜜的禁欲二哥,国际商业巨鳄,一个人人都想染指的禁欲总裁。一开始,两人还客客气气,可没过多久,她便发现不对劲,为什么这个男人阴魂不散的!不管走到哪他都跟着,还总有独处的机会,更可怕的是,闺蜜,双方父母,竟然都在神助攻?她:“你想如何?”他:“娶你回家!”他可不是什么禁欲系,只是心里早早有了人罢了……...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墨柔依靠在书房的窗台前,怡心湖静静地躺在书房后方不远处,湖面微风轻起,让她散落在脖子上的发丝也跟着摇曳。

她很喜欢这种放松的感觉。

若不是傅樱软磨硬泡,墨柔并不打算这么早回国。

她在国外主修的专业是历史人文,也许是受家庭影响,她从小就对文字艺术类的东西很感兴趣。

她一直很庆幸,优渥的家庭条件让她无需面对生存的压力,并且还能够大胆地走出去见识世界的多姿多彩。

然而,在毕业的前一年,她和傅樱进行了长达一个月徒步旅行。

一路上她们见识了各个底层人群的生活现状,虽然艰苦至极,可当墨柔问起对未来的希望时,他们都毫无例外地展现微笑,为自己加油打气。

这次的收获让墨柔内心受到不小的震撼,甚至改变了她对未来发展的规划。

她决定要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她希望能够趁着年轻,尝试各种不一样的人生。

“先回国休息一阵子,养精蓄锐,为了更好地出发。”

墨柔不禁想起傅樱的话。

看吧,“哄骗”是她最擅长的事,墨柔时常在想,如果傅樱是个男人,那一定是个情场高手。

“骗子。”

陷入思绪的墨柔小声嘀咕了一句。

“说谁小骗子呢。”

一道热气撒向脖子,惹得墨柔痒痒的。

“啊!”

墨柔下意识转身,手紧紧地抓住了傅景珩的衣服。

傅景珩也下意识地搂住墨柔纤细的腰肢。

薄薄的衣料紧紧贴着,墨柔突然觉得整个人烫到不行。

看着怀里花容失色的小女人,傅景珩忍不住低低一笑。

“吓死我了,你进来怎么没敲门?”

墨柔立马放开傅景珩,努力往边上移了移,然而发现并没有什么用。

“哦,我进自己的地盘,还需要敲门?”

傅景珩把墨柔圈在窗台,姿势暧昧得让人上头。

淡淡的香水味引得傅景珩全身紧绷,他的宝贝长大了。

墨柔不敢看他的眼神,像深不可测的漩涡,好像一不留神就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柔儿很怕我?”

“没,没有,没什么事我先下楼去了。”

墨柔作势要逃走。

可傅景珩哪会让她如愿。

既然已经表示自己的态度,那他不介意说得更直白一点。要不然这个小女人是不会真正面对自己的。

他知道墨柔很聪明,什么都愿意尝试,但就是对待感情永远像只鸵鸟。

不主动,不问候,不负责,说的就是她吧。

傅景珩摇摇头。

“柔儿觉得,现在还走得了吗?”

他伸手将吹到墨柔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那温柔绅士的样子着实让墨柔的心跳加速。

“傅景珩,我想我们并不合适。”

墨柔鼓起勇气说出拒绝的话。

听她连名带姓地叫自己,傅景珩知道小女人这回是认真了。

“你那么优秀,有那样的地位,你找任何一个女人都比我合适,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墨柔轻皱眉头。

“对我来说,女人只分两种,一种是你,另一种是其他人。”

见男人没有任何触动,墨柔继续说出理由。

“我们年龄差太大了,我肯定不能够理解你那个阶段的想法与压力,也无法做你的灵魂伴侣,我的不成熟肯定会让你日后有加倍的烦恼顾虑。”

“我们的家世也不对等,我理解不了上流社会的那一套套规则,也不喜欢那个圈子的风气,刚开始就不对等的关系,注定走不了太远的。”

“我不是一个适合恋爱和婚姻的人,我也不想去面对日后会发生的争吵,明知道这一切都将不会顺利,我们又何必急着开始呢。”

“等你新鲜劲过了,你就会知道你现在不过是冲动使然,对不起,我想我们真的不需要更近一步。”

本以为听完她的长篇大论,傅景珩会识趣松口,想不到更让人无法招架的却是接下来的话。

“说完了?说完该我说了?”

墨柔心虚地不敢看他,天知道她手心现在紧张到冒汗。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包厢里紧紧盯着她的这五双眼睛,他恨不得把它们都挖掉。

接收到傅景珩的眼神杀,大家都敢忙转移了视线。

“小嫂子好,我叫顾震南。”

荣城珠宝世家顾氏家族的长子,为人看似吊儿郎当,实则仗义十足,外界都传他是花花公子,可唯独他自己只愿得一人心,而那个人,却没在场。

“郑书,程凉川,白靖宇,韩浩勋。”

“我们几个都是和珩哥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顾震南殷勤地为墨柔依次介绍在场的其他人,惹得那几人无一不在内心控诉。

而这四人,在荣城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你们好,我叫墨柔。”

墨柔微笑着点点头。

服务生陆续上菜,全是墨柔钟意的菜品。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指示。

“先喝汤。”

看着傅景珩这一自然温柔的举动,在场的五个人都惊呆了。

更让人刷新认知的还在后面,亲自剥虾。

几个人从小到大的关系,何时见过老大这么贴心地对待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

连那个人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见小女人低头认真地吃着碗里的食物,傅景珩的眼神越发深情,她的乖巧总是让他想要加倍呵护。

剥完虾后,傅景珩拿起手边的湿餐巾,不紧不慢地擦拭,举手投足间像极了高贵优雅的王子。

墨柔余光瞥见他的动作,不觉敛了敛眼眸。

淡定!淡定!

傅景珩早就发觉她的小动作,碍于场合,并没有揭穿,只是心里的恶趣味也慢慢油然而生。

他想要看看他的小女人能熬到什么时候。

默默吃着菜的几人虽然表面若无其事,可是心里早就被各种疑惑填满,但几人是又怕极了傅景珩的,也不敢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听说小嫂子跟傅樱是同学关系?”带头的还是顾震南。

“嗯嗯,我们是在留学时认识的。”

“她······今天怎么没有来?”

“有叫了她,但不巧和朋友有约,所以来不了了。”

墨柔有问必答。

“这样,那是真不巧。”顾震南略显失落的语气。

然而这一切却被墨柔看在眼里,她若有所思地吃着傅景珩夹过来的鱿鱼。

大家依次和墨柔敬了酒之后,接下来就是几个大男人的主场。

无非就是些商场上尔虞我诈的事情,墨柔吃饱之后想要透透气,出于礼貌,便端起红酒,起身回敬了傅景珩的几个兄弟,随即找了个理由往门外走去。

“哇塞,老大,嫂子也太牛了,酒量这么好。”

程凉川对着墨柔空空的座位竖起大拇指。

墨柔好酒这一点傅景珩是知道的,但她很少让自己喝醉,顶多是喝到微醺便作罢。

“我的女人,自然是不差。”傅景珩拿起杯中酒,也一饮而尽。

那自豪傲娇的眼神。

啧啧!

几人偷偷感叹:恋爱果然让人变得失去自我,谁能想象昔日那个冷酷魔头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铁汉柔情,形容现在的老大再合适不过了。

“大哥,有件事情我想你应该要知道。”一直沉默的郑书突然发话。

“嗯。”

郑书环视了一圈。

被吊胃口的顾震南倒是没了耐心。

“你倒是讲啊,老爷们儿磨磨唧唧。”

“晴雅快要回来了。”

“什么?她回来干嘛?”顾震南表现出厌恶。

“回来接手我二叔的公司,你知道我二叔近年来身体不好,而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郑书静静地盯着傅景珩,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墨柔和傅樱在两家人的注视下慢慢入座。

秉承着“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理,墨柔装作若无其事。

她本想挨着老妈身边坐下,结果被傅夫人捷足先登。

“年轻人凑什么热闹?不要打扰我们姐妹俩的兴致。”

当众被嫌弃,墨柔表示很受伤。

那个在电话里天天说想念自己的女人和眼前的是同一个吗?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墨柔大口吃着碗里的牛肉,当作发泄。

而这些落在身旁的傅樱眼里,倒是成了一种赏心悦目。

牛肉多吃,可以补充体力。

他刚刚抱着墨柔的时候就想过,这么软绵的触感,会不会承受不了,到时候会不会又要退缩。

所以,一切要防患于未然。

如果墨柔能够预知自己日后的婚姻生活多数发生在床上,那么她一定会后悔自己那个决定。

十分钟后。

佣人们端上醒好的红酒。

“今天,是非常值得庆祝的日子·········”

傅老爷兴致高昂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情。

所有人举杯,一饮而尽。

的确,对于两家人而言,无论是墨柔和父母团聚,还是傅老爷收到墨关山的佳作,还是傅夫人和墨夫人姐妹相聚,都是喜事一桩。

“柔儿,想不到我们两家人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真是亲上加亲呀!”

傅樱突然把话引导墨柔身上。

本来想要安静度过晚餐,这回怕是难以幸免了。

“呵呵,是啊,真是好巧啊。”墨柔干笑着敷衍。

“墨琛是我的战友。”傅樱看似无意地搭了句话。

“墨琛?是谁?”傅樱疑惑。

“我哥。”

“别看我,我也是刚刚知道。”

墨柔环视大家,一脸真诚。

“天呐!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福气什么缘分,叶菡,咱们两家不结亲真是说不过去了!”

傅夫人激动地把心里话都一股脑地说出来。

全场笑声不断,除了墨柔,保持沉默,刻意降低存在感。

她顿时觉得手里的炸地瓜条都不香了。

腰上突然附上一只大手,墨柔立马僵直了身体。

不敢明着发作,只能转头盯着傅樱,可奈何傅樱却不看她一眼。

“伯父伯母,我已经跟柔儿表过······”

“傅樱!”墨柔瞪着他小声警告。

“呵呵,害羞了?”

他明知故问。

“柔儿嫌我年纪大,认为我们并不适合交往,也觉得我们家世有差距而怕相处有负担。”

“但我依然想跟伯父伯母表个态,我傅樱的女人,不需要为我改变任何,我认定她,就只因为她是墨柔。她只要做好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就已足够。”

“傅家不是婆家,而是她的第二个娘家,傅家人永远是她的后盾,而我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是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傅樱对着墨关山和叶菡郑重承诺。

好像下一秒就要下聘定亲似的。

墨家夫妇活到这把岁数,遇到的事情也数不胜数,但是把承诺这么直接了断地摆在台面上说的,倒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和女儿的终身大事有关。

他们很欣慰的点头,为傅樱的态度感到安心和赞赏。

一个男人能够为另一半考虑得如此周全,属实难得又珍贵。

而且又是如此地位高贵的男人。

听完儿子一番话,傅夫人忍不住在心里为他鼓掌。

真不愧是我苏玉的儿子,太厉害了!!

这些话换做是别人,可能像是吹牛说大话,但傅家人明白,从傅樱嘴里说出来就是不可能会改变的金规铁律。

“景珩,伯父很开心能够听到你对柔儿这般的宠爱,虽说儿女情长自有定数,我们作为长辈本不应该干涉,但是,能遇到你如此优秀的人,柔儿若是嫌弃你,这是伯父教女无方。”

什么?

“爸~”

墨柔以为墨关山会帮助自己推拒,这不知不觉中反而还被他卖了。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蓝青黎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这本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现代言情、甜宠、霸总、佚名现代言情、甜宠、霸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甜宠、霸总、并且是现代言情、甜宠、霸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86章 我也爱你,写了111812字!

书友评价

就是少了点后续,应该有些婚后的生活就完美了

是很甜,也无虐,剧情一开始就很有让人看下去的欲望,但是,后边就有点潦草了,有点 高开低走 的趋势

好短,但是就像人生一样很短,后面那个男主前女友结局是什么啊!我想知道,作者能告诉不,很甜,喜欢看甜甜的文的人可以看看,还有男主女主都有嘴有事会说才80几章,很短,还有男二那个什么谁谁谁的结局都没有说就完结了

太好看了,好甜啊,看到最后还有点意犹未尽,有没有番外啊想看

男女主都有嘴!!!! 还是感觉分给高了[重拳出击]

?为什么没有后续!!!为什么啊!!!

墨柔@傅景珩:走不完的路永远是老公的套路

很甜,甜到我心里,超级推荐的一本书呢。作者大大不要断更哪,希望继续更新啦[爱慕][爱慕][爱慕]

热门章节

第59章 你更深得我心

第59章 何德何能呢

第61章 舍不得

第62章 泛恶心

第63章《白氏医书》

作品试读


他抱着墨柔进入淋浴区,让小女人站在自己的脚背上,左手搂着她的细腰,右手快速打开花洒,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温热的水打湿在两人的衣服上,将两人的好身材显现得一览无余,并且多了几分暧昧。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过,他带她来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宣布她的身份。

今日是好友程凉川的母亲所创办的珠宝会所30周年纪念日,来此晚宴的都是整个荣城的上流人士。

都是一群精明而识货的人,因此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需让众人见到手镯,便一目了然。

而这些,身边的小女人并不知情。

墨柔只知道这只手镯绝对价值连城,仅仅是把它当作富人们的奢侈品,却还不清楚它的另一个含义。

所以下午在拒绝数次无果后,还是被傅景珩连哄带骗给戴上了。

“樱樱,这手镯来头很大吧?”

墨柔站在甜品区挑选糕点时,朝好闺蜜晃了晃手腕。

难得一见的傅景珩被众人围住后,墨柔便被傅樱从人群中解救了出来。

“二哥还没告诉你吗?”

“他只说是傅妈妈首饰太多,放着也是放着,便将其赠予了我,可这也太贵重了。”

傅莹明白,二哥肯定是怕柔儿知道真相后,心里有负担,更不会戴,这就与二哥的计划相悖。

饶是如此,傅樱却还是忍不住跟好闺蜜说了手镯的缘由。

果然。

“当家主母?”

傅樱点了点头。

“你在开什么玩笑?”

傅樱摊了摊手,表示自己说得绝无半点虚假。

围绕着傅景珩的那帮人突然噤声往边上挪了挪,周边聊得起劲的贵妇们也一个个看八卦的表情。

墨柔和傅樱也停止了话题,朝那边看去。

“景珩,好久不见。”

一个妖娆身段的女子,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傅景珩面前。

郑晴雅肯定,自己在傅景珩心里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她的心高气傲不允许自己就这么败下阵来。特别是在看到墨柔出现的那一刻,看到主母手镯的那一刻。

昔日的金童玉女,曾是上流社会的一段佳话。

如今前任现任相遇,堂堂傅爷会如何表态,看热闹的这些人倒是比主角还激动。只是明面上没表现出来。

“傅某不记得和郑大小姐有如此熟络。”

傅景珩对于她的到来并不意外,毕竟不重要的人,他本就没有期待。

“你还在生我的气,是吗?”

郑晴雅面对他的冷漠,表现出些许受伤。

“生气?”

“呵,我想你还不够资格。”

傅景珩不想和她多说一句,侧身往墨柔方向径直走去。

从一开始他就一直盯着墨柔的方向,确保她在自己的视线里。

见她呆呆地望着自己,傅景珩心里那股保护欲再次升起,而且,他才刚走进她的世界,绝不允许有任何狗血的误会。

“我和他分手了。”

郑晴雅突然急了,她明显感觉到傅景珩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围着她的翩翩少年了。

要不然,高傲的她,怎么会在人前说这种话。

只是男人依旧头也不回,甚至,连一个停顿都没有。

短短两分钟,傅樱就跟墨柔交代了郑晴雅和傅景珩的那段往事。

“情敌相见,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墨柔自嘲了句。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做我们柔儿女神的情敌的。”

傅樱的神补刀都被大家听进耳里,惹来一阵哄笑。

郑晴雅的脸面荡然无存,愤愤离去。

看着男人向她越走越近,墨柔微微侧了侧身,拿着酒抿了一口。

然而,哪怕是如此几不可察的细微动作,都没能逃过傅景珩的眼睛。

“宝贝。”

他承认自己有了一丝慌乱,所以在将小女人的纤细腰肢往怀里带时,下意识地加大了手劲。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