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无风声
  • 鹤唳无风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万小烟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0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绝不背离
继续看书
晋轩原本生活在凡间,为了追求真爱,她抛弃一切,跟随凌霄来到九重天上。在这里,她就像一个局外人,无法适应天界的生活,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凌霄。然而,男人辜负了她的期待,没有给她独宠,反而害苦了她。失去骨肉至亲后,晋轩终于醒悟了,她以性命做赌,换来一个复仇的机会,那一天,她亲手将将剑刺入男人的心脏……

《鹤唳无风声》精彩片段

仙雾弥漫,夜幕笼罩了整个浮云殿。

晋轩像往常一样点燃蜡烛,留了一丝亮光在夜色之中,等她夫君凌霄归来。

凌霄是东华帝君之子,司夜之神,掌夜幕星象,昼伏夜出,极少能陪晋轩一道入眠,但她还是会夜夜留灯待君归。

毕竟在这九重天上,她唯一能自由出入的地方只有这浮云殿。

因为,她是个凡间女子。

若不是凌霄下凡历劫与她相识相爱,再不顾世俗将她带上天界,她也不会机缘巧合以凡人的身份直接在天界修仙,再生儿育女。

“咯吱”门开,透着一丝寒夜中的凉风。

身穿墨蓝袍子的凌霄走了进来,手中提着用夜明珠制成的灯盏。

“凌霄,今日这么早就布完星宿了?”晋轩连忙迎上前去,替他摘了身上的黑锦云肩。

“嗯。”凌霄轻抿薄唇,狭长的眸子淡淡扫了一眼内殿的门帘,“孩子睡了?”

晋轩点头:“洛儿吃了养神丹,抱着你给她刻的小桃木剑刚睡不久。”

凌霄未再接话,而是将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以后莫再给我留灯了,你要休息好才有精力修炼仙术照顾孩子。”

晋轩刚要开口回应,余光瞟到面前男人腰间挂着一只孔雀尾纹的香囊,顿觉心头一窒。

早就听宫中仙娥说凌霄布星挂夜时身边都有佳人相伴,之前她半信半疑,可如今看着那刺眼的香囊,她再也没法自欺欺人。

“好。”晋轩强迫自己稳住嗓音中的情绪。

凌霄看着她眼尾的皱纹,微微拧了拧眉,想起正事,他从袖中幻出一个檀木药盒,放至桌上。

“这里的养神丹够洛儿一年的食用,明日你带她搬去桃林小筑,那里清净适合她养病也适合你修炼。”

桃林小筑曾是凌霄在凡间和晋轩的居处,自升天后便被凌霄用法术搬到了仙界北边的云林中。

可桃林小筑在北边,浮云殿却在南边,他为何要安排他们母女去那么远的地方清净?

“明日太仓促,殿中还有好些东西需要整理……”

晋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凌霄略微不耐烦打断:“桃林那边我全都安顿好了一切,你只要带着孩子过去即可。”

说罢,他便负手转身朝殿外走,没有去看那个女人苍白的脸色。

“凌霄,你今夜又不留下吗?”晋轩看着他的背影,嗓音中透着一丝卑微。

“下次吧,今日累了。”凌霄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徒留清冷声音尚在回荡。

每次都是这句话,晋轩又何其不知,那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

彻夜未眠。

翌日清早便有仙仆前来敲门,说要护送晋轩母女一同前去云林。

“娘,我们为什么要搬走?”洛儿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怀中的小桃木剑不解问道。

晋轩心底的苦断然不会告诉孩子,她揉着洛儿的头轻声道:“洛儿喜欢吃桃子,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桃林呢!”

洛儿眨着清澈明亮的眸子欢喜点头,病态的脸上透着一丝兴奋。

一行人出了宫门,晋轩看着宫中上下四处挂满红绸灯笼,问向仙仆:“宫中可有喜事?”

仙仆低头回应:“只是装饰罢了,还请夫人尽快上云轿,莫耽误时辰。”

耽误时辰……

晋轩拧了拧眉,未再继续追问。

上了云轿,天马刚驾云奔走,洛儿却忽的叫出了声:“呀!爹给我的小桃木剑忘了拿!”

轿外的仙娥小雪听闻,正要请命去拿,晋轩已经从轿中走出。

“你照顾好洛儿,我回去拿。”

旁边的仙仆一听,脸色变了变:“夫人不可,殿下特意交代……”

晋轩未再听他言,直接御风往回飞。

天界修炼虽只有短短六年,但简单的御风术她还是已经掌握。

刚到浮云殿前,晋轩尚未落地便看到殿前停着一顶大红轿子,一个头戴红盖头身穿孔雀图腾华袍的妙曼女子从轿中出来,女子的手被一个身形挺拔的红衣男子牵着。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凌霄。

眼前的一幕,刺得晋轩两眼发涩。

早些日子凌霄不说破,她也继续装糊涂。

可如今这般撞见,倒是谁都没法再继续装下去了。

凌霄远远的也看到了晋轩,本还挂着淡笑的面色瞬间凝固住。

他正要稳住局面先牵着雀翎公主跨门槛进宫殿,雀翎已经掀开纱幔盖头,笑盈盈地看向走过来的晋轩。

“这便是姐姐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真凡间女子比天界仙女长得要接地气,怪不得凌霄殿下喜欢。”雀翎娇柔说道,眼底的情绪深不见底。

晋轩未回她的话,就那样直直看着他们交握的手,还有凌霄身上的喜袍。

“不介绍一下吗?”她的声音平静得连她自己都没料到。

“这是鸟族的雀翎公主。”凌霄有些不敢直视她此刻的视线,语气低沉了几分,“你先回去,我晚些时候过来看你。”

晋轩深知凌霄面薄,忍着内心翻滚的情绪率先进了宫门。

身后,凌霄不知对雀翎说着什么,两人依偎在一起,像极了天作之合的一对。

晋轩不愿再看,直接飞往了自己的寝宫中,找到洛儿不慎遗留下的小桃木剑,随后离开。

浮云殿歌热闹非凡,她的心底却是一片冷清。

凌霄说他晚些时候会来跟自己解释,她便等。

因为那个男人曾信誓旦旦说过,会与她一生相守,只此一人,绝不背离。

桃林小筑。

十里如铺的桃林如片片红云铺散,花瓣缤纷,秀美如画。

凡间的桃树到了天界,倒也沾染仙气绽放得旺盛芬芳。

仙娥小雪正带着洛儿四处熟悉环境,两人在落花中穿梭,玩得不亦乐乎。

晋轩将小桃木剑给到洛儿,她欣喜地抱着怀中亲了亲。

“爹说等我身体好些后教我习剑,这是我的第一件仙器呢!”

洛儿挥动着小胳膊小腿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忽的面色一白,跌坐在地痛苦喘气。

晋轩连忙奔过去将她抱住,随即拿出随身携带的养神丹让她咽下,再不断轻抚后背给她顺气。

“慢慢呼吸,没事的……”

洛儿刚在凡间降临便匆匆颠簸来了天界,一时间根本承受不住醇厚的仙气落下了病根,需要每日服用养神丹方能改善体质。

一晃六年过去,洛儿的身子依旧没有任何好转。

缓过气来的洛儿依偎在晋轩怀中,湿漉的睫毛不住忽闪着。

“娘,是不是洛儿身体不好,所以爹才不喜欢我,让我们住这么远的地方……”

刚才天马架着云轿行了多久,洛儿心底都清楚。

晋轩心尖一揪,连忙抚着洛儿的脸庞柔声道:“你爹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亲手给你雕刻小木剑,还要教你习剑呢?住这里只是为了让你养身体呢……”

若是没有看到殿前那顶红轿,她说不定连自己都信了这个理由。

“可是洛儿想爹,爹却不陪洛儿玩……”洛儿撅着苍白的嘴唇,字里行间透着委屈。

晋轩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色,拉着洛儿的小手指了指桃林外的天空。

“洛儿的爹是司夜之神,以后你想他了就看天上的星星。”

“可天上星星那么多,爹却只有一个。”洛儿的眼睛红彤彤的。

晋轩将洛儿抱了起来,朝北边走了几步,随后仰头看向天际。

“那就看最亮的那颗星,它是你爹派来陪伴你的守护神。”

风起,桃花飘落,一阵脚步声自身后沙沙传来。

晋轩回头,看到了凌霄,他的一身喜袍已经换成了墨蓝袍子。

“爹——!”洛儿兴奋地从晋轩怀中扑哧下地,直直朝凌霄奔去。

临到身侧,凌霄稳稳扶住洛儿,没让她扑到自己怀中来。

“外面风大,去屋里待着,我与你娘有话要讲。”凌霄淡声说着,视线一直落在晋轩身上,丝毫没有看孩子一眼。

洛儿抬起衣袖低头揉了揉眼睛,啜泣着朝屋里跑去。

晋轩看着凌霄凉薄的样神情,心了凉了半截。

“洛儿满心想你,你就不能对她稍微好点儿吗?”

凌霄蹙眉道:“我忙里抽闲来此,只是要说清我和雀翎之事。”

本来他还没想好要如何跟晋轩开这个口,但已被她撞见,倒也省了桩事。

“我和雀翎公主的婚事是天帝御赐,你要多担待和理解,毕竟我身为帝君之子,必须确保纯正仙根血统后代,等雀翎怀上子嗣你们再搬回宫殿。”

到底是对不住晋轩,凌霄解释起来也有些心怀愧疚。

“纯正仙根……早知如此,当初为何要接我和洛儿上天界?”晋轩看着他,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你明明说过……此生只我一人,绝不背离……”

“当初说那话的是凡人凌霄,本殿虽是他,但更是司夜之神,若此生只有你一个凡人妻,夜神威严何在?”凌霄看着她那模样,心情瞬间变得烦躁。

他的一句话,让晋轩一时噎住,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是啊,他现在早已不是那个满心满眼只有她一人的凡间少年,而是众星捧月高高在上的夜神殿下,又怎么会记得曾经给过的誓言?

一辈子那么长,他给到她的,却只有短短七年。

晋轩的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强忍着没让泪水淌落下来。

看着她眼底的水雾,凌霄拧眉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轻轻揽在怀中。

“放心,雀翎是我的正妃,但你也永远是我的妻子,没有人可以撼动你在我心底的位置。”

这个女人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并且在他患难之际誓死相随,过往的情分他都记得。

凌霄的话,让晋轩顿觉这个拥抱寒凉彻骨。

她推开他,清冷眸光中透着数不尽的失望:“春宵一刻值千金,夜神殿下赶紧回去和你的正宫妃子过洞房花烛夜去吧!”

凌霄怀中空空,面色瞬间变得阴沉。

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晋轩,我冒着遭天谴的危险将你们母女带回天界,让你们长生不老,你无理取闹要适可而止。”

说罢,他甩手转身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晋轩垂眸看着碎落一地的桃花瓣,心脏一抽抽地生疼。

院内忽的传来小雪的一声惊呼,晋轩连忙奔了回去。

洛儿倚靠在床榻上止不住咳嗽,嘴角满是血渍。

“怎么咳血了?”晋轩又担忧又着急。

小雪急忙拿帕子过来,慌得手足无措:“方才吃了养神丹,正要抱着桃木剑躺下就这样了……”

“娘……疼……”洛儿泪眼婆娑看着晋轩,话刚出口就虚弱闭上了眼。

“我去找殿下!”小雪急得团团转。

“去药王洞找医仙,速去速回。”晋轩吩咐道。

凌霄要和新娶的娇妻造纯正仙根后代,又怎么会有闲心来管她这个半人半仙又体弱多病的女儿?

小雪不敢怠慢,立即跑了出去。

医官匆匆赶来,查看了一番洛儿的情况,随后又检查了她常服用的养神丹,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枕头边的桃木剑上。

“养神丹中有一味药和桃木相克,若不调整药方,不出一月,必死无疑。”医官神情凝重。

晋轩手一抖,锦盒滑到地上,棕色的药丸散落一地。

养神丹和桃木剑是凌霄给的,搬来桃林小筑也是他的要求。

他这是——

要让洛儿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