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阅读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
  • 长篇小说阅读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姑娘横着走
  • 更新:2024-06-13 18:22:00
  • 最新章节:第48章
继续看书
最具实力派作家“姑娘横着走”又一新作《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楚烟李胤,小说简介:相传,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上到皇族贵亲,下到平民商户,引得所有男人折腰。可他却嗤之以鼻……他:“蛇蝎女子,只想靠美色成事,谁会心动?”他:“勾引了那么多的男人,算什么良家女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会迎娶她的!直到那天,有人看到他守在侯府,求她下嫁。她:“不嫁!”他:“让我入赘侯府,也行!”众人:“公子,脸呢!”不要了!哪有媳妇重要?...

《长篇小说阅读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精彩片段


男子闻言顿时皱眉,看着她美艳脸冷声道:“你毒发作,若非遇到我,今日必定会血液沸腾而亡。我不仅救了你的命,还留了你的清白,你便这般对待救命恩人?”

“别说的这么好听,不过是当时的情况下,你只能那般做罢了。”

楚烟用绳子捆住他的双手,淡淡道:“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又有点蠢。”

男子给气笑了:“我蠢?”

“不是么?”

楚烟看着他道:“你也不想想,你知晓我的身份,还知道了我的秘密,不管是权宜之计还是救人,你轻薄了我是真。我乃平阳王之女,保家卫国乃是刻在骨子里的,自然不可能与钦犯同流合污。”

“如此境况,你对我却半点不设防,官兵走后非但没有立刻离开,还留在船上出海,最后竟敢上我的榻,不是蠢是什么?”

男子看着她美艳却清冷出尘的小脸,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都咽了下去。

他只是嗤笑了一声:“所以你要把我丢到海里杀了?前一刻享受完我的服侍,后一刻就把我扔海里?”

享受完这三个字,让楚烟微微红了脸。

尽管那会儿她已经神志不清,但身体却的记忆却很清晰。

她,确实很享受。

楚烟侧了侧身,避开了他的目光,“你是钦犯,即便不死也难苟活,本郡主不过是帮你早日结束痛苦罢了。”

男子闻言顿时又被气笑了:“如此说来,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烟用力绑了好几个死结,有些累了。

搬他又是个体力活,她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他现在虽然中了僵直散,全身不能动,但为防止他突然嚷嚷,楚烟决定把他嘴给堵了。

她看看四周,发现只有之前被扯坏的肚兜能够一用,于是她拿起肚兜,就朝男子的嘴里塞。

男子震惊的看着她,比之前听闻她要把他丢海里,还要震惊。

楚烟却是不管。

然而男子死死咬着牙关,怎么也不张口。

楚烟皱了皱眉,忽然低头吻上了他的薄z唇。

男子微微一愣,看着她肤如凝脂的娇媚小脸,看着她如蝴蝶振翅一般的长睫,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喉结微动。

楚烟用舌尖舔了舔他的唇,而后用软香小舌,小心翼翼的探了过来。

男子心头一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牙关,汲取她的香甜。

屋内气氛暧昧纠缠,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两人的气息也开始渐渐不稳。

然而,就在男子意乱情迷之时,香甜忽然撤了出去,带着软香的布料,直直塞到了他的口中。

男子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

剩下的话都被肚兜堵了个严严实实。

楚烟抬起头来,看着他震惊的神色,挑了挑眉:“说你蠢,还不承认。色字头上一把刀,上一次当还学不乖,非要上第二次。”

男子都给气爽了。

很好!

他受教了!

楚烟无视他发黑的脸色,来到一旁坐下,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欣赏着天上的明月。

单薄的中衣勾勒出她傲人的曲线,因着没有穿肚兜,中衣之下若隐若现。

屋内没有点灯,寻常人看不真切,奈何男子习武,眼力极好,看的清清楚楚。

勾人而不自知。

男子冷眼移开目光,落在她的娇媚的小脸上。

即便见过形形色z色的美人,他也不得不承认,楚烟的美是独一无二的。

就好比现在,她随意的依靠在椅背上,娇俏媚人。

美则美矣,却是无心。

寻常女子遇到今日之事,即便不羞愤欲死,最少也该是缠着他,要他负责的。

可她倒好,不仅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还有心思一而再的算计自己。

而他,居然一连上了两次当!

男子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

楚烟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来到男子身边,无视他的冷脸,弯腰用力将他抱了起来。

好在,床榻就在窗户旁边,若是再远一点,她就搬不动了。

她连搬带拽,将僵直的男子挪到窗边,打开窗户,迎上男子冰冷的目光,抬手抚摸上他的俊脸:“别恨我好么?我只是个弱女子,若是让旁人知晓,我被你亵玩过,那我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呢?”

男子闻言,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楚烟轻咬了红唇,我见犹怜:“我的颜面,平阳王府的颜面,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般做的。”

说着,她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唇角,低低柔声道:“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会如何,她却没说。

可她那心痛内疚的模样,却深深映入了男子的眼帘。

冰冷的眼神,稍稍融化。

见他眼神转暖,楚烟收回楚楚可怜的目光,一把从窗户推了出去!

扑通!

海面溅起水花。

楚烟啧了一声,摇头:“美人计,一连上当三次,愿你来生不要再这般蠢了。”

外间侍卫听得落水声,连忙朗声道:“郡主?”

楚烟回眸,关上窗户平静开口:“无事,只是扔了件较重的秽物罢了。”

船底边沿暗处。

男子半个身子泡在海水里,用手扒着船沿,束缚双手的绳子已不见踪影。

他取出口中肚兜塞入胸口,看着紧闭的窗户,面色比那冰冷的海水还要冷冽。

一叶扁舟,以极快的速度而来,将男子接到船上,又迅速离开。

……

翌日上午,大船停靠在津门码头,楚烟改乘马车,在一众侍卫护送下,前往京城。

傍晚时分,马车抵达了此次的目的地,宁王府。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臭小子现在都喜怒不形于色了,也算是有点进步。”

宁王轻哼了一声,随即问道:“世子可遇见了郡主?那臭小子怎么解释的?”

暗卫低着头,沉声道:“属下不知,世子有没有遇到郡主,也不知二公子如何同世子解释郡主之事,但……属下知道,世子没有回来。”

“什么?!”

宁王腾的一下起了身:“你说谁没回来?”

“当然是你的好儿子。”

李胤进了屋,摆了摆手让暗卫退下,然后在桌旁落座,给自己倒了杯茶品了一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老头,你不知道,今晚是沈音初夜的唱卖吧?”

听得这话,宁王愣了,而后反应过来,指着他气的瞪大了双眼横眉倒竖:“你这个臭小子!连老子都敢算计?!”

李胤笑看他:“请注意你的措辞,你可不是我老子。”

宁王气急败坏:“老子是自称!自称!”

“好好好,自称。”李胤放下茶盏,看着他道:“别那么激动,说不定再过没多久,都要当爷爷的人了。”

听得这话,宁王险些被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指着他的手都在抖:“老子对你掏心掏肺,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即便他不是你亲大哥,那也是你哥!你怎么忍心算计我们?怎么忍心把他往火坑里推?!”

宁王痛心疾首,李胤却是神色如常:“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为了我们好?”

宁王顿时被气笑了:“老子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李胤点了点头:“不客气。”

宁王这下真的是被气的提不上气了。

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

李胤放下了茶盏,看着他正色道:“平阳王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清楚,他爱妻如命,视女如命,几十年来除了平阳王妃,身边没有任何女人。你觉得,在那样环境下长大的楚烟,会允许自己的夫君纳妾么?”

“那就不纳妾!”宁王恼道:“女人多了也烦!晗儿也不是好色之人!”

更何况,一个楚烟,足以抵得上众多绝色。

李胤摇了摇头:“你真是对你儿子一点都不了解,他是个文人,讲究的是灵魂契合,若是楚烟在沈音之前出现,与他又有足够的时间相处,他必然会对楚烟情深义重,但问题是,楚烟来的太晚,他已经找到了那个与他契合的人。”

“即便他今晚没有去怡红院,但以后肯定会因为沈音而去的,到时候两家婚事定下,你是要楚烟忍了,还是要平阳王忍了?”

宁王闻言顿时一噎,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日子长了,他就忘了。”

李胤好笑的看着他:“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宁王将头扭到一边,不说话了。

李胤淡淡开口道:“宁王妃现在将楚烟拘在王府之中,已经是犯了大忌,你不会当真以为,视女如命的平阳王,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么放心的让楚烟一个人,带着巨大的财物,无声无息的入了宁王府吧?”

自然不会。

平阳王虽然久居平阳,但他手握朝廷三分之一的兵马,靠的可不仅仅是打仗之能。

宁王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他转眸看向李胤道:“臭小子,你看上了楚烟就直说!何必折腾些有的没的?!无非就是想让楚烟彻底对晗儿死心罢了!”

“看上她?”李胤轻嗤:“我只是做该做的事情罢了,别说的那么肤浅。”

宁王皱了眉,狐疑的看着他:“当真没看上?”

“比真金还真!”李胤起了身,看着他道:“宁王妃那儿,你最好能同她谈谈,再这么关着楚烟,就不好收场了。”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声轻嘶声响起,她抬眸朝他看去。

只见他闭了眼,头微微抬起,露出好看的下颚线,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

那模样,似痛苦又似在享受,莫名让她生出一种,继续磋磨他的冲动。

凌染现在,彻彻底底理解了母妃的那句话:男色也是色,而好色乃是人之常情。

她咽了咽口水,又寻到了另一边。

就在她大摸特摸,有些乐不思蜀的时候,陆景忽然睁开眼,握住了她兴风作乱的手。

黑色眸子深深的看着她,哑声道:“再摸下去,我要提前行使赌约了。”

听得这话,凌染下意识就朝他下身看去,红着脸轻哼一声:“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陆景闻言轻哼一声,抬手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看向自己:“你之前梦到了什么,嗯?”

凌染眼神微动,咬了下唇没有说话。

陆景轻哼了一声,看着她道:“再让我听到你梦里喊什么晗哥哥,不然,我就咬你!”

说完这话,他忽然俯身在她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而后放开她的下巴,站起身来,拢了拢衣衫,纵身消失在了屋内。

凌染看了看微微晃动的窗户,又垂眸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好像,也不是很亏。

来福备的那一盆凉水,终究还是派上了用处。

过了许久,陆景带着一身凉意出了净房:“简一。”

简一应声而入:“主子。”

陆景看着他,冷声开口道:“让芸娘明日看好时机,务必在李晗回府的时候,拦下他。”

简一闻言一愣,躬身应道:“是。”

陆景惬意的躺在床上,看着外间的夜色,他已经迫不及待,等着她兑现赌约的承诺了。

翌日,凌染照旧早起去给宁王妃请安,陪着她一道用饭。

宁王妃笑着道:“晗儿还是第一次与女子一道出游,若是有什么考虑不周的地方,你别生他的气。”

若是之前,听得这话凌染还会觉得,李晗是个洁身自好的,可她亲耳听过他在床榻上动情的声音,知道他一晚要了六回水,再听这话,只觉得有些好笑。

她倒没奢望,依着她目前的处境,还能找个身心干净,又一心一意待她的,但最起码,不能明知他与旁的女子春风一度,还依旧同她说什么,除了她之外,不曾同旁的女子亲近过。

初来时的欢喜,与对母亲手帕交的那点亲昵,已经褪的干干净净。

宁王妃又说了一些,李晗对她如何如何特别的话,凌染都做出一副害羞的模样一一应了。

没办法,赌约她要赢,而且就目前而言,李晗依旧是她唯一的人选。

回到云裳苑,李晗已经在等着了。

眼下这个当口,他自然是不敢当街骑马的,借着与凌染讨论诗集的由头,两人同乘一辆马车,朝郊外而去。

一路上,李晗都在同她谈论伴山居士,谈论诗,好在凌染打小要强,什么都学的认真,虽然对伴山居士不甚了解,但也总能适时的抛出话头,一路上两人也算是相谈甚欢。

外间的元喜听得谈话声,笑的见牙不见眼,香怡却黑着一张脸,对他的几次搭话视而不见。

元喜委屈巴巴,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前两日还好好的。

庄子离城里并不远,出了城没一会儿就到了。

李晗率先下了马车,而后回过身来,朝凌染伸出手,眉目含情温柔的看着她。

香怡见状皱了眉,正准备将李晗挤到一边去,凌染却不动神色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羞涩的朝李晗伸了手。

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他们唤楚珩大哥,不考虑。

许婉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朝左前方的红玉看去。

能当花魁的,样貌自然都不错,与她张扬妩媚的样貌不同,红玉是娇弱温柔的类型,肤白貌美。

身份摆在这儿,楚珩的态度又是如此,此人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故而许婉只是好奇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一转眸,就瞧见杨益正瞪大个眼睛看着她。

不仅是他,一旁肖倓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他们实在太好奇了,旁人不了解楚珩,他们却是了解的。

他们这个大哥,看上去放z荡不羁甚是风流,可事实上这么多年,只有一个红玉能近他的身,而且是在有外人的时候。

他常年在怡红院里待着,身边又只有一个红玉,打他主意的姑娘自然不少,然而无论那些姑娘怎么勾z引,他也是不动如山,心情好的时候,会奚落的那姑娘无地自容,掩面而逃。

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滚字就将人打发了。

而现在,他不仅拥着一个姑娘过来,而且还对人家姑娘动手动脚,刚刚虽然举高了斗篷遮挡,可那动作谁都瞧的出来,他这是偷亲的。

跟个登徒子似的。

他们还在这儿,便是如此,私下里还不知道把人家姑娘欺负成啥样?

如此猴急如此孟浪,与平日里判若两人,这让他们如何不好奇?

而且,这姑娘虽然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可那饱满的额头,雪白的肌肤,灵动的眼神,一瞧就是个大美人。

他们与红玉相识也有数载,见识过楚珩对待二人的差别,如何不明白楚珩的意思。

二人看了看许婉又看了看红玉,心头一阵唏嘘。

许婉瞧见二人的眼神,便知他们是在拿她与红玉对比,心头顿时有些不满。

不过很快又释然了,他们不知晓她的身份,如此对比也是正常,再者,依着她现在的处境,虽不至于同一个风尘女子相比,但本质上是差不多的。

她垂了垂眼眸,眼神暗淡下来。

楚珩瞧着她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可知道,今日为何来了这么多人?”

许婉闻言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抬眸看他:“为什么呀?”

楚珩笑了笑:“你猜。”

许婉:……

好想打他!

肖倓看着两人,解释道:“姑娘可能有所不知,今儿个这个清倌有些特别,她乃前太子少傅之女,因得罪了左正一,满门抄斩唯有她一人活了下来,沦为娼妓。”

听得这话,许婉顿时心惊:“所以,今儿个这些贵公子,都是冲着她来的?”

“对。”

楚珩看着她道:“如今这个世道,女子的美貌未必会是福气。”

这才是他今日带她来的目的。

许婉闻言不说话了,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鸣鼓声,唱卖开始了。

简一在外间唤了一声,楚珩淡淡道:“开门吧。”

房门被打开,他们的房间正对楼下的高台,大半个怡红院尽收眼底。

红玉停了抚琴,看了楚珩怀中的许婉一眼,黯然的收回目光,朝楼下看去。

芸娘风情款款的上了台,笑着宣布了唱卖开始。

这卖的,不是清倌,而是她们的初夜。

虽说如今这个世道的风气,对女子的清白看的并不重,但男人的劣根性摆在那儿,还是有很多人一掷千金,只为一个初夜的。

最先上台的,都是些寻常清倌,唱价声此起彼伏。

楚烟跟着大丫鬟走了。

大丫鬟名为翠鸢,是个健谈的,一路上都在笑着说话。

“郡主可能不知,自从得了平阳王妃确切的回复之后,王妃高兴的几夜没睡,一直在念叨着,郡主小时候有多好看,说句不怕郡主见笑的话,若非王爷在一旁泼冷水,王妃连您和世子孩子的名字都要想好了。”

“您还没来,主院和世子院子里上上下下,都期待的很,其他院子里期待的人也不少。昨儿个您来的时候,好多下人寻着各种借口,在路上来来回回,就为了看您一眼。”

“但凡是昨儿个见过您的,都对您赞不绝口,说您的美貌气度,哪怕是在京城,也是独一份的。”

“大家笑着说,世子爷以前对任何女子都不假辞色,就是在等着郡主呢!”

不愧是宁王妃身边的大丫鬟,三言两语,既表达了宁王府上下对她喜爱,又不动声色的夸赞了李晗。

楚烟小时候也是来过京城的,那时候天子还年轻,没有沉迷炼丹长生之术,励精图治,对平阳王府也是信任有加。

平阳王提起当年君臣一心之时,也是唏嘘不已,只是那时候楚烟还不年幼尚不记事,无法理解平阳王的心情。

反正从她记事开始,天子就有些昏聩,平阳王就再也没敢带她和大哥入京过了。

听得翠鸢的话,楚烟面带微笑,微微垂眸。

翠鸢当她是羞涩,心头顿时更高兴了。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演武场,远远的就看见擂台上,李胤与李晗战在一处。

二人样貌都极其出色,如今穿着练武劲装,更显身姿挺拔。

精壮、有力、帅气、利落,仅是用看的,男子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这般场景,楚烟在平阳王府是瞧惯了的,但看见李晗与李胤交手,还是忍不住眼睛亮了亮。

两人交手只是切磋,不分高下也不分输赢,余光瞧见楚烟缓步而来,李晗和李胤齐齐收了手。

二人贴身小厮立刻上前,递上汗帕。

李晗擦了汗,便跃下擂台朝楚烟而来,笑着道:“烟儿妹妹怎的来的?”

楚烟抬眸朝擂台上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李胤的目光。

他率先撇了脸,垂着眼眸用汗帕擦汗。

楚烟收回目光,朝李晗笑了笑,柔声回话道:“我初来乍到,姨母让晗哥哥带我在府上逛逛。”

李晗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宁王妃的意思。

他没有拒绝,看着楚烟笑着道:“还是母亲考虑周全,我去更衣,即刻便来。”

说完这话,他转眸朝李胤道:“二弟,替我招待下烟儿妹妹,我去去便回。”

李胤站在擂台上擦着汗,眼神轻瞥,朝楚烟看了一眼,没说话。

李晗见他不答话,知晓他是默认,同楚烟说了一声便匆匆走了。

领着她过来的翠鸢,见状也告退离去。整个演武场,只剩下了楚烟、香怡、李胤,以及他的贴身小厮来福。

来福看着楚烟,笑的眉眼弯弯。

郡主长的可真好看,明艳大气娇嫩,却又偏偏透着几分媚,尤其是那双明媚的桃花眼,仿佛带着钩子,她轻飘飘的看一眼,便能将人的魂儿给勾走了。

世子洁身自好,性情温和,刚刚同郡主站在一块儿,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来福想的入神,忍不住就扬了唇角,忽然一方帕子砸了他一脸。

他连忙取下帕子,一抬头就见自家主子黑着一张脸,朝郡主走去。

香怡虽不是外人,但他们之间的事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见他快步而来,楚烟还是端出了温婉的样子,微笑着唤了他一声:“胤哥哥。”

李胤来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我同你说过什么?”

楚烟闻言,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淡了,看了他一眼道:“今儿个一早,我同姨母请安,是姨母吩咐让晗哥哥带我转转王府的。”

李胤皱了眉:“你就不能拒绝?”

楚烟觉得他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看来胤哥哥不知道客随主便的道理,再者,姨母乃是一翻好意,我不好拒绝。”

“你不过是不想拒绝罢了。”

李胤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大哥宅心仁厚,是个端正君子,不是你可以戏弄的。”

听得这话,来福傻了眼,一旁香怡心头顿时带了几分恼意。

这二公子简直莫名奇妙,什么叫做戏弄?说的好像自家小姐,不是有心同宁王府结亲似的!

香怡张了张口,正要说话,楚烟却拦住了。

她看着李胤,认真开口道:“虽然身为女子,说这话有些不妥,但此处并无外人,我便索性同胤哥哥把话说清楚。我与晗哥哥的事儿,是两家长辈默认且有意撮合的,晗哥哥都不曾说什么,我如今孤身一人寄居宁王府,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李胤拧了眉,看着娇俏艳丽的小脸:“你……”

话未说完,李晗的贴身小厮拎着一个食盒匆匆而来。

他来到楚烟身边,将食盒递了过去,笑着道:“这是樱桃,世子一直没舍得吃,特意让奴才送来给郡主尝尝,以免郡主等着烦闷。”

樱桃,春果第一枝,乃是皇家贡果。

楚烟喜爱吃,每年平阳王都会悄悄弄一些,全家人都舍不得吃,悉数留给了她。

看着手中的食盒,楚烟不由想起了远在平阳王府的父母兄长,她喉头微动,伸手接过食盒朝元喜翩然一笑:“替我谢过晗哥哥,就说,我很喜欢。”

元喜闻言咧唇一笑:“郡主喜欢就好,世子知晓,必然也是高兴的。”

说完这话,他转眸看向李胤道:“二少爷,王爷刚刚下朝,连朝服都没换,就怒气冲冲的来找您,正巧遇着奴才给郡主送樱桃,便嘱咐奴才,送完樱桃之后,务必请您即刻前去书房。”

早出晚归的李晗,自然无空无同苏颜解释,未曾赴约的原因。

而得了训诫的李媛和李馨,更无心解释。

就连苏颜旁敲侧击提起李晗的时候,二人也是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

香怡有些失望:“奴婢以为,世子就算还不曾对小姐动情,应当也是有些好感的,否则也不会又送樱桃,又陪小姐逛了那么久的府,可现在看来,是奴婢想错了。”

苏颜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香怡疑惑的看着她:“小姐好像一点都不难过?”

苏颜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笑着开口道:“因为我发现,事情好像不是我想的那么糟糕。”

“还不糟糕么?”

香怡都开始发愁了:“世子不曾赴约也就罢了,居然突然开始忙碌起来,奴婢打听过,他明明领的是个闲差,平常三五日才去一趟衙署,可自打失约之后,这几日天天早出晚归,不是避着小姐又是什么?”

说到这儿,香怡就开始叹气:“世子也定是知晓了王府两位姑娘的撮合之意,心中不喜,这才避着小姐的。”

苏颜闻言嗯了一声。

她反应太过平淡,香怡顿时愣了:“小姐就不着急么?”

苏颜放下书,转眸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我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晗哥哥对我并无男女之情,我稍稍试探,他甚至都避而不见了,我还能如何?正如杨嬷嬷所言,晗哥哥那儿行不通,就得趁早另觅人选。”

香怡皱了眉:“可宁王妃并无设宴将小姐介绍给众人的意思,即便是出门,也得经过宁王妃允许,而且现在小姐住在宁王府,总不能因着这些小事与宁王妃起了龃龉,要如何另觅人选?”

苏颜看了她一眼,试探着道:“你觉得沈曜如何?”

“二公子?!”

香怡一听连忙摇头:“不行不行!小姐虽说是要寻求助益,但也得觅得良婿,二公子不仅放浪不羁,还夜宿花柳之地寻欢作乐,若是王爷王妃知晓,小姐打算嫁的是这样一个人,那得多伤心啊!”

放浪不羁么?

想起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苏颜的脸微微泛红。

她连忙拿起书,装作认真在看的样子,开口道:“即便婚事作废,这话也不能由我来说,晗哥哥这两日的表现,姨母必然也都知道了,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们。”

天子还未表态,平阳王府还依旧是那个平阳王府,宁王妃不可能,也不敢一直这么拖着她。

苏颜猜的没错,宁王妃现在很急。

当晚,她特意留了话,让李晗不管多晚,回来之后一定要去见她。

李晗又是披星而归,宁王妃一直未曾歇下,一见到他立刻屏退左右,恼道:“你同母妃说说,你对烟儿到底有意还是无意?!李媛与李馨邀你前往,你不去也就罢了,怎的还突然忙了起来?”

“每日早出晚归,烟儿就当真这么让你看不上眼?!”

李晗闻言一愣:“母妃这话是从何说起?”

宁王妃看着他一脸茫然模样,只当他是在装傻,气的一拍桌子道:“烟儿她乃平阳郡主,平阳王唯一的女儿,你这么晾着她,怎的对得起本宫的一翻苦心?你今儿个给本宫一句实话,对她到底喜是不喜!”

李晗闻言微微红了耳根,回答道:“烟儿妹妹娇媚可人,儿子却对她确有好感,但谈喜字,为时尚早。”

对宁王妃而言,有好感就够了,她开口道:“既有好感,为何不曾赴约,还避而不见?”

李晗立刻解释道:“儿子是去了的,只是那时二弟也在,郡主那会儿穿着清凉,母妃也知道二弟是什么性子,儿子这才去而复返,此事我已告知两位妹妹,她们没有同郡主说么?”

宁王妃皱了眉:“你一句莫要引郡主做不得体之事,她们还怎么说?”

李晗闻言皱了皱眉:“此事是儿子思虑不周。”

“罢了。”

宁王妃看着他道:“撇开赴约之事不谈,这两日你怎的早出晚归,一副避而不见的样子?人人皆知你领的是闲差,你这般行事,让烟儿怎么想?”

李晗轻叹道:“儿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两日事情尤其多,许多事儿都积攒到了一处。等到忙完这一阵,儿子会亲自同烟儿妹妹解释。”

“你若当真对烟儿有好感,那就多抽空陪陪她,与她相处。不相处,又怎么喜欢呢?

宁王妃苦口婆心的劝道:“依着烟儿的身份和样貌,她并不是非你不可。两家的交情,说有自然是有的,但还剩下多少,却未可知。为娘一直拖着,未曾带她去见众人,你若不趁着这段时间与她培养感情,往后就更难了。”

听得这话,李晗皱了皱眉:“儿子知道了。”

宁王妃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两日你也累着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李晗出了主院的门,往自己的院子走去,经过路口时,他朝云裳苑看了一眼。

罢了,且忙完这两日。

苏颜一直等着沈曜兑现承诺,带她出府。然而等了两日,他都没有动静。

这家伙,不会又占了便宜之后,耍赖吧?

想到这儿,苏颜便有些咬牙切齿,他若真的骗她,那她就让他再尝尝僵直散的滋味!

就在这时,沈曜的声音在暗处响起:“你咬牙切齿的唤我的名字,是在骂我?”

苏颜闻言一惊,连忙坐起身来,否认道:“怎么会呢?我与胤哥哥已经冰释前嫌,又有求于胤哥哥,如何会在背后骂你呢?”

沈曜轻嗤了一声:“虚情假意。”

苏颜佯装未闻,笑着开口道:“胤哥哥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沈曜看着她微微敞开的领口,淡淡开口道:“不是要我带你出府么?我来兑现承诺。”

苏颜闻言愣了:“现在?出府?!”

沈曜嗯了一声:“对。就是此刻,现在。”

“沈曜!”

苏颜顿时恼了:”你不愿意带我出府,直说便是,又何必想出这种招数来恶心我?三更半夜能去何处?又能见什么人?”

沈曜从她胸前移开目光,落在她娇媚的小脸上,语声淡淡:“怡红院今晚有清倌挂牌,京城贵公子,十有六七都去凑了热闹,去不去随你。”

苏颜顿时没了声。

沈曜见状轻嗤,他就知道,她会是这般反应。

但很快,他又庆幸起来,幸好她如今在宁王府,幸好她的好现在只有他知道。

一舞结束,楚昭昭微微气喘,李晗回了神,连忙从袖中取出帕子,给她递了过去。

兰芝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有些羞涩的问道:“我是不是跳的不好?”

李晗闻言连忙道:“烟儿妹妹跳的极好,能够见过烟儿妹妹的舞姿,是我的福分。”

兰芝闻言露了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握着手中的帕子,看了他一眼。

李晗神色微动,朝她伸出手:“帕子给我便好。”

兰芝嗯了一声,将帕子递给他,李晗伸手接过,细心折好,重新放回袖中。

两人一道用了饭,休息了会儿,又去赏了花,并肩在花丛中漫步,郎才女貌岁月静好。

待到日渐西斜,两人这才坐上马车返回宁王府。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相谈甚欢,兰芝心情不错,因为李晗看她的眼神明显与从前不同,显然已经动心,如此一来,不仅婚事她有了主动权,赌约她也势在必得。

李晗的心情也极好,他已经做了决定,回去之后,便同宁王妃商议订婚之事,早早将兰芝定下,以免节外生枝。

芸娘掐着时间,带着沈音站在宁王府的门口。

元喜瞧见二人,脸色顿时一白,只恨不得将马车停下。

可香怡就在一旁,他只能硬着头皮,任由车夫将马车停在门前。

一无所知的李晗面上含笑出了车厢,一抬眸就瞧见了芸娘和沈音,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瞧见他,沈音眼睛一亮,满脸欣喜的迎了上去,柔声唤道:“晗哥哥。”

李晗身子一僵,脸上的血色褪的一干二净,下意识回眸朝车厢看去。

兰芝刚刚掀开车帘,便瞧见了这般景象,心头顿时一紧。

坏了!

这时候若是挑明她已经知晓了李晗与沈音的事儿,那她的赌约怎么办?

她是平阳郡主,代表的是平阳王府的脸面,李晗与沈音春风一度,是在明晃晃打平阳王府的脸,没挑破之前她能佯装不知,一旦挑破,她就必须摆出态度来。

婚约定下了还好说,能不能成全凭她说了算,婚约未定,身为平阳郡主,她只能同李晗翻脸。

赌约还没赢,她还没找到下家,她还需要宁王府的庇佑……

兰芝立刻做了决定,迎上李晗的目光,笑着道:“晗哥哥怎么不下车?”

沈音满目的柔情与欢喜,在瞧见她的那一霎,顿时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风中的落叶,就连红唇也白了起来。

李晗垂眸看了她一眼,心中一痛。

沈音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眼下却这般萧瑟脆弱,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

他硬了硬心肠,对她的脆弱视而不见,下了马车,朝兰芝露出一个笑容来,伸出了手。

兰芝面色如常的将手递给他,踩着马凳下了马车。

沈音看着她与李晗交握的手,整个人摇摇欲坠:“晗哥哥,你明明说过……”

兰芝心头一紧,急忙打断她的话,笑着朝李晗道:“晗哥哥既然有客,那我便先回去了。”

李晗闻言连忙道:“好,待会儿我去寻你。”

兰芝应了一声,忙不迭的走了。

待入王府,她这才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幸好她跑的快!

差点就要被迫知道李晗是个渣男了!

芸娘看着兰芝逃似的入了王府,顿时扬了唇角。

这位郡主,还真是个妙人,难怪主子那般宠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